Category Archive: 观点 Argue

Mar 09 2017

北京到底有多少人

我有一个长久以来困惑不已的问题,那就是帝都到底有多少人?这个问题说简单也很简单,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市常住居民在2015年达到2170万人。但是认真的探究一下,发现这个数字似乎与直觉相差甚远。多年以前,知乎上就有人根据手机在网数据估计北京市人口在三千万到四千万之间,我深以为然。 今日,我再次考虑起这个问题,是因为市里出台了新的人口规划,划出了一条2300万常住人口的红线,红线一出房价大涨,因为规划红线一出,土地供给量的预期就大减,人为制造稀缺,价格必然上涨。在这其中的荒谬之处在于,给3000万人口的城市划上一条2300万的红线,就像规定姚明只能长曾志伟那么高一样荒谬。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规划的目标并不是实际有多少人,只是按照公布的统计数据2170万而做的计划,就像北京机动车不能超过600万一样(满街的河北、天津牌照车辆只是幻觉),但是荒谬感一样存在。因为人的活动不是统计口径,地铁车厢、道路资源、学校的学位、医院的床位并不按照统计口径而变化,将错就错的结果就是公共资源的稀缺、低效与浪费。 回到原问题,北京到底有多少人?有几个可以参考的统计数据。 手机数量,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2016年的电话分省数据,我们注意到,北京的移动电话有3869万,上海有3156万,而全国一共是13亿3193万。结合我国的人口统计数据,到2016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8271万人,按比例算下来,北京市常住居民的上限估计为4016.5万人。考虑到北京市人口年龄较年轻(老龄化是户籍居民,工作劳动人口为青壮年),收入水平较高,人均拥有移动电话量偏高,我们以上海常住人口2016年为2415万为参考(也存在低估可能,按照比例的上限估计在3276万),估计出北京市人口下限估计为2960.5万。 新生儿数量。2016年,北京市新生儿数量为28万人,上海市为23万人,以此估计北京市人口为2940万人。另外,由于全国的出生人口达到1846万,可见一线城市的生育率仍然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Dec 07 2015

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

120715_1550_1.png

几天前在海航官方网站上给家人定了三张机票,明天早上的。今天下午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以"尊敬的1.XX 2.XXX 3.XXX"开头,都是家人的名字,后面说航班因为机械故障取消了,需要改签或者退票,客服电话4000322396。 因为明天早上就要出发,我当时就有点着急,赶紧打客服电话,结果两次都说座席忙直接挂断了,我还很生气,心说一直觉得海航服务不错,怎么客服电话也打不通。然后我就找到订票时的海航电话95339打过去,很快就接通了,对方说航班正常,没有取消,那我就马上意识到这是收到诈骗短信了。但是发送方完全清楚旅客的个人信息,旅行时间,航班号,我估计身份证什么的也都泄露了。我马上问海航客服,我的个人信息是怎么泄露的,对方轻轻松松的说一声,这个我们不清楚。 挂断电话后,真是后怕,我估计幸好没打通诈骗电话,否则我如果改签,很有可能就会告诉对方我的信用卡信息,必然遭到盗刷(航空公司的支付方式及其弱智,需要告诉对方卡号,有效期等等),那估计这个月就白干了。也许是其他乘客正和骗子斗智斗勇中,所以我才幸免遇难,正是那句话,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 不过我还是好奇的问一声,这航班预订信息什么时候成为众所周知的秘密了?

Nov 01 2014

对北京PM2.5数据的初步分析

103114_1825_PM252.png

抛砖引玉。 ~~~~~~~~~~~~~~~~~~~~~~~~~~~~~~~~ 美国大使馆提供了自2008年4月8日以来,到2014年8月31日的中国主要城市pm2.5历史数据,包括一天24小时,365天。 数据链接:http://www.stateair.net/web/historical/1/1.html。 根据这一数据,我采用最简单的OLS回归分析方法进行了简单的计算,结果很有意思。 首先,pm2.5的统计量均值为97.7,和其他数据的估计基本吻合。 Variable Obs Mean Std. Dev. Min Max pm25 50478 97.73793 88.20039 0 994   其次,我构建了若干潜在的解释变量,比如 用白天(8~20点)来刻画一般性的人类活动; 用rush_hour(7~10以及16~19)刻画与私家车出行以及堵车的相关影响; 用冬季采暖期winter_heat来控制冬季燃煤采暖; 用春节假期(初一到初六),国庆长假(10月1到7日),和2008北京奥运会比赛日,来控制周边地区工厂生产的因素; 另外,我控制了年变量(2008年为基准)和月变量(1月为基准)。 回归结果如下: 结果表明, 高峰期变量不显著,表明堵车对污染物排放的影响也许不显著,也许在时间上有滞后。 白天的污染水平比夜晚显著偏低,且点估计超过平均污染水平的10%。这个我无法解释,也许光照对控制pm2.5有帮助。 冬季采暖的对污染物排放的贡献显著。 国庆节、春节、奥运会期间的污染排放显著偏低,特别是春节,平均可降低三分之一。 从2008年以来的污染水平没有明显的改善/恶化趋势。 以月份看,4、5、8、9四个月的污染水平相对较低。

May 13 2013

特斯拉到底环保么?

上周,有分析师Nathan Weiss写了一篇雄文,深度分析特斯拉主打车型 Tesla Model S 的实际碳排放水平,他的结论是特斯拉的实际碳排放水平远高于官方的估计值176克/英里,在考虑了待机能耗,充电转换能耗和美国的平均发电碳排放,以及生产锂电池过程中的额外碳排放之后,其实际碳排放水平甚至超过500克/英里,超过高能耗的SUV车型。其基本的计算思路如下:   英里能耗 Kw/Mile 年耗电 12KMile 年待机耗电 3.5KW/Day 实际耗电 充电效率85% 单位排放 发电575g/kw 含锂电池 153g/Mile 制造商理想水平 0.283 3400  N/A 4000 191.7 344 EPA混合估计 0.321 3849 1277.5 6031 289 442 实际估计 0.367 4404 1277.5 6684 320 473 这个计算中的来说是客观的,基本反映了特斯拉用户在当前技术和能源结构下的碳排放水平,但是直接使用这些数据和传统内燃机进行环保比较,其结论就错的离谱了。 作者混淆了直接尾气排放和全周期排放两个概念。作者直接用实际估计的全周期每英里排放数值346g和丰田3.6升SUV的312g尾气碳排放进行比较,得到后者更为环保的结论,其中,至少包含了三个逻辑错误。 Dividing this by 12,000 miles driven per year and the effective CO2 emissions …

Continue reading »

Nov 21 2012

纯YY:几个教育改革的要点

起因是这两天和同学进行了一个关于大学录取形式的大讨论,扯了很多有的没的淡,吐槽的是北大教改搞得校长推荐制度,我一点都不认可。关于教育体制改革,断断续续的有些肤浅的思考,但是觉得可以记录下来,纯娱乐,无业游民天天操着政治局常委的心,真是蛋疼。 目标:在20年左右的时间,对初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体系可行改革和整合,希望能形成一整套较为公平、有效的公立教育体系。 标准:公立教育,特别是9/12年义务教育的首要标准是实现教育机会公平,其次是效率,实现因材施教。 核心:大幅度加强9年义务制教育,这是教育回报最高的区间。逐步推进高考改革,减少地域差异。 计划纲要: 初等教育(9年义务制) 学校设置:以国家教育部牵头和监督,省一级教育部按照标准统计抽样调查方法,和统计部分协同组织对学龄儿童人数、分布、年龄结构的全面摸底调查,参考城市化进程,制定合理的学校分布,按照9年义务制教育一体化的规模,规划学校。对交通状况较差的学校,提供寄宿制学习条件,提供校车。 教学条件:按照最小300人的规模组织学校,最大则不应超过1500人。该地区的教育水平以最差的学校来衡量,以入学率来考核政府工作。 资金来源:全部资金将按照县一级教育资金+省教育经费划拨+国家教育补贴。 县一级教育经费按照当地的税收水平按比例划拨,按照学校的在读学生数量支付,这部分经费可作为教育券授予学生家长,由家长选择学校。 省教育经费按照全部学龄儿童数量划分到县,再按学校数量结合其他实际情况平均分配。 国家一级的教育补贴,主要用于落后地区学校的改建和教师交流培训项目,以及对各省教育水平和经费使用情况的评估。 师资力量:必须确保教师工资的支付,在乡村学校工作的教师收入,不得低于所在县的平均收入。 补充教育:民办学校可接受教育券,可能参与国家补贴项目,但不接受省一级的教育经费。 中等教育(3年制高中,3~5年制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高级中学(3年制)。提供寄宿条件,规模大致在1000~1500人。 教学内容:前两年进行课业学习,并通过会考结业,第三年可参加全国统一高等学校入学考试(高考),并可同时选修大学课程。 课程设置:包括,语文、数学、英语、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艺术和体育等,以公识教育为主,了解社会,培养兴趣。 中等职业技术学校(3~5年制)。 教学内容:前两年进行课业学习,并通过会考结业。第三年可选择专业科目继续1~3年学习,也可同高中毕业生一样参加全国统一高等学校入学考试(高考)。 课程设置,除去高中课程外,还根据实际情况开设对应的职业培训项目: 包括但不局限于,电工、土木、室内设计、机械、汽车、电脑、财会、美术、多媒体、烹饪、体育,等等。 包含实习内容,可与企业联合办学,但实习条件与报酬必须符合国家劳动法规定。 资金来源:中等教育需收取一定的学费,并向低收入家庭提供一定的学费减免,提供学生无息贷款。财政拨款以地方和省级为主,按照学校数量平均分配,不得划分重点中学和示范高中,可以按学力分班教学。私立学校不享受财政拨款,但可以减免部分税费。 全国标准高等学校入学考试(高考) 考试内容:2+X 自然科学:含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 社会科学:含语文、历史、哲学、经济、以及写作。 专业:根据兴趣,可选考专业知识,比如自然科学,或者艺术类,等等。 英语:考级就行了,不用特意划到高考里面。 计算机考试 题量一定要大,要给学生选择,同时考核深度与广度。 成绩分布:用贝叶斯条件概率公式,计算考生在全部样本的总体分布。算法?? 考试形式:改革可分为以下层级。 第一阶段(可行): 考试保持笔试,按省组织考试,将每年的高考次数增加到两次(同等权重),比如12月一次,次年3月一次。成绩报告按照标准分(考生结构的综合分布位点)。不用担心两次考试的水平不一致,完备信息+套利策略会达到均衡。 计算机录取,各高中有录取工作办公室,直接第一时间获得高校录取信息更新,对考生负责。 高校录取以省为单位分配录取名额,可参考诺奖得住的匹配算法,录取时间从3月到8月,尽量提高匹配的质量。 从3月底开始,考生向5所心仪学校投档,学校按照录取规模的一定比例(比如120%或150%)提档,并发出第一轮录取通知,并在4月15日(哈哈,邪恶的415),已收到录取同志的学生必须确认是否接受。之后,未录取满额的学校可继续提档并发送通知,同时锯掉所有其他申请者。而未收到录取的学生在5月初还可以在补报一次志愿。 考生手中最多同时拥有两封录取,当收到第三封的时候,必须拒掉其中之一。 第二阶段(中庸): 计算机考试,按省组织考试,可增加考试频率,但考生一年之内最多参加3次考试,且全部历史成绩都向高校公开。 高校录取,除所在地生源比例可适当提高外,在其他各地区招生将按照应届考生数量分配名额。 第三阶段(激进): 计算机随机题库考试,全国统一可行分位点测算。提高考试的区分度,比如题目按难度区分,数目不做限制,可跳过部分题目,在广度和深度上加强。 除所在地生源可适当照顾外,其他全部按照分位点排序录取,最大程度上去除地区因素。 第四阶段(理想)。 全部匿名按照计算机分布录取,在标准考试的意义上绝对公平录取。 高等教育(3~10年) 分阶段。 近期: 放松专业限制,新生第一年推行通识教育,并允许在第一年末参加转专业考试。 取消公费硕士学位(完全没用,浪费教育资源,浪费社会资源,浪费学生的时间),硕士项目全面收费,以职业培训为导向。 提高博士生和青年教师的待遇。博士生收入略低于当地平均收入,青年教师待遇应达到博士生的3倍左右。 中期: …

Continue reading »

Sep 10 2012

转基因这个生意的性价比太低,谨慎推进为佳

"黄金大米"事件本身和转基因的关系不大(见拙作罗生门之黄金大米),不过习惯跑题的大家最后还是转到转基因的题目上来了,基于我高中水平的生物知识,班门弄斧的也聊聊转基因。欢迎专业人士批判。 我个人认为,转基因这桩生意,中国做起来要谨慎,所得不多,潜在威胁有不少,总之一句话,性价比太低了。产业化还是稳妥一点好。从三个方面来扯吧: 生态方面 转基因首先是很有价值的一项技术,为了实现不同的特征有不同的组合:甜玉米应该是为了好吃;能产生抗生素、杀虫剂的作物是为了在去除病虫害的同时,减少杀虫剂的使用;抗旱、抗倒伏也都是为了稳定产量。总而言之,转了基因,又好吃,产量有保证,种植起来还简单,多好。 对转基因作物的质疑与批评也从未停息。 引进新物种,是否会影响本地原有的生态环境。比如当年把兔子带到澳大利亚的老兄肯定没想到,可爱的兔子也能成灾。打规模引种转基因作物,本地作物的多样性如何保证。 转基因作物本身,是否容易受到其他潜在病患影响。比如,共同植入某一基因的全部作物,会不会同时具有一个共同的基因缺陷,而导致被某种病毒同时感染,导致大减产。爱尔兰大饥荒的阴霾不要散得太快。 爱尔兰大饥荒是 一场发生于1845年至1852年间的饥荒。在这7年的时间内,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人口锐减了将近四分之一;这个数目除了饿死,病死者,也包括了约一百万因灾荒而移居海外的爱尔兰人。造成饥荒的主要因素是一种称为晚疫病(Phytophthora infestans)的卵菌(Oomycete)造成马铃薯腐烂。马铃薯是当时的爱尔兰人的主要粮食来源 。 源文档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8%B1%E5%B0%94%E5%85%B0%E5%A4%A7%E9%A5%A5%E8%8D%92> 如果多种作物都加入了共同的转基因特征,比如"抗旱",那么就存在同时被感染的可能。 转基因作物的遗传结构是不是稳定,植入的基因会不会向周边环境扩散。比如能分泌杀虫剂的作物如果扩散了,会不会培养出超级病虫,就像滥用抗生素一样。 转基因作物会不会产生新的变异。比如,据美国CBS报道2012年6月,美国德克萨斯州某农场发生奶牛食用牧草后中毒死亡的案例,牧草是杂交培养的,之前已经安全使用了超过15年。当然,如果转基因作物培育过程准备足够充分,理论上稳定性应该超过杂交。 人畜使用转基因产品后,是否有副作用。比如,曾看到抹黑转基因的文章声称,食用可分泌除草剂的牧草后,牛的消化系统会有应激反应。 经济方面 中国目前不迫切需要转基因作物解决食品问题。实际上,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绿色革命,从技术上已经解决了人类的吃饭问题。农业生产问题已经转变成为能源问题,而转基因只能改善并不能进一步解决。 转基因并不适合中国农业的产业结构。转基因作物的优势在于通过植入异种基因,使得作物本身可以自动的完成诸多任务,减少人为干预,提高效率。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人均耕地少,而农村的劳动力人口还是比较多的,中国农业发展的方向在于提高单位产出,应该学习日本农业的精耕细作,以质量取胜。而且,随着收入的提高,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是生态农业与本地农业,着急上马转基因作物并不符合这一趋势。(换句话说,美国人可以种玉米炼燃料,中国人可行么?) 通过贸易,中国可以解决农产品的需求。中国不需要追求100%的粮食自给率,70~80%结合国家粮食储备足够抵御可能发生的粮食危机。美国的大豆、甜橙,加拿大的小麦,泰国的大米都比中国自产要有效率的多。 监管与发展 任何有外部性的市场都有可能出现市场失灵,需要政府或者第三方机构的监管。想依靠行业自律来保证信息公开,无意识痴人说梦。没有媒体曝光,没有饭店愿意公开市场上存在地沟油这种东西。同样,结合以上原因,对企业以及农户而言,容易打理的转基因作物显然是有利可图的。但是其潜在的威胁都由整个社会承担,这样的负外部性使得需要政府和社会机构的共同监督,以及相应的立法。 转基因作物可能会造福人类,但是这样的造福一定是在严格的监管,充分的研究,谨慎的推广之下实现的。我们对转基因作物也要逐一甄选,就像所有的事物一样,其中都有优劣之分,不可莽撞的一刀切。  

Sep 10 2012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 的数据一致性问题

西南财经大学所做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 对了解中国家庭的多项经济、社会指标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数据,但是其报告的精选版中,有多个平均值的计算相互之间矛盾,希望能稍作一下解释。 复旦陈杰老师在《合理估算中国居民资产》一文中问到:"《调查》未说明其调查的"城市居民"是指城市户籍居民,还是城市常住居民。根据测算,报告所指城市家庭应该仅限城市户籍。"这和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 微博的回应一致。但是,一系列简单的计算表明,多个平均值的计算所用的权重都相互矛盾。 平均收入。 《报告》中表4称,"家庭收入均值为 52087 元/年,其中,城镇庭和农村家庭分别为 71546 元/年 和 27606 元/年。" 按照这一数据,计算出城市家庭权重为55.7%。 家庭金融资产。 《报告》:"由图 1 可知,家庭金融资产平均为 6.38 万元,中位数为 6000 元。分城乡来看,城市家 庭金融资产平均为 11.20 万元,中位数为 1.65 万元;农村家庭金融资产平均为 3.10 万元, 中位数为 3000 元。" 按照这一数据,计算出城市家庭权重例 40.5%。同样使用这一比例的,包括家庭财富净值和总财富。 医疗支出。 《报告》中表23表明,医疗支出在农村和城市家庭分别为750.51元和1177.48元,总体平均936.56元。 城市家庭权重43.6%。 我个人没有接触过家庭抽样调查的数据整理,也许在计算子项目的时候,需要进行样本权重的调整,不过以上显著的权重变动,对《报告》中结果的可靠性带来一些疑问。

Sep 07 2012

罗生门之黄金大米

先说结论,中方科学家可能涉嫌欺骗受试学生及家长,而美方可能涉嫌伪造试验数据,非法走私转基因农产品和对合作方欺诈。 黄金大米事件反映的不是什么转基因大米是不是安全,而是科学实验,特别是人体试验,是不是应该给受者足够的知情权。事情的过程大致如下(根据新闻摘写,难免有错误): 2008-09学年,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向部分学生提供了免费的营养餐,进行由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于2008年委托湖南省疾控中心承担的《植物中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转化成为维生素A的效率研究》的研究工作。 据人民日报报道,湖南省疾控中心的胡余明是该课题湖南方面的负责人。他说,参加试验的学生被分成三组,统一安排在学校食堂进早餐和中餐,早餐为米粉,中餐则是一荤一素一汤。 胡余明说,除了蔬菜,学生们吃的东西完全相同。而这项课题的主要目标,就是通过让学生们食用胡萝卜素含量不同的蔬菜,来测量维生素A在学生体内的吸收情况。 源文档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2/09/06/221202.html> 实验执行方表示,参与试验的学生家长充分知情并自愿参加。但部分学生家长表示,校方只提出是国家专项资助,免费向学生提供特制的"营养餐",而没说过"试验"。 81岁的衡南县江口镇农民刘桃英至今不知道他12岁的孙子4年前就读江口小学时做过啥"人体试验"。 昨日,老人回忆,2008年下半学期,江口小学召开家长会,会上时任校长贺仲秋对家长称,学校正在受国家专项资助,将免费向学生提供特制的"营养餐",早、中餐均在学校吃,营养餐可让学生"更胖、更高、更健康"。 贺仲秋称,因课题对参与试验的儿童有年龄要求(6岁-8岁),衡南县江口中心小学选择全部由二年级学生参与,试验开始前,学校组织学生家长开了第一次家长会,有180多名家长参加,会上给每位家长发了一份课题组提供的知情书,由家长自主选择。 江口小学内杂货店杨姓店主称,营养餐实行了近一年共两学期,"没见过什么知情同意书,没签过字,也不知道那是个试验,如果知道是试验我坚决不会同意"。 "家长反映不知试验,并不属实,参与试验的学生的家长均签订了知情同意书,这些文书由课题组负责方国家疾控中心回收保存,你们可以去调查",贺仲秋称。  源文档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2/09/06/221202.html>   参与试验的学生每个月要抽血3次,有家长表示学校声称是给学生定期体检。 63岁的谢菊花(音)证实了刘桃英的说法,"学校曾开了两次家长会,要求6岁到8岁的学生都要吃学校提供的营养餐。谢菊花称,江口小学一直实行学生在校吃食堂制度,每学期每名学生都要交500多元的餐费,从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上半年,学校免费提供营养餐后,许多学生家长是很高兴接受的,"学校当时并未解释为何抽血,就说是要给学生定期体检,每次抽完血后会给学生每人一盒牛奶和一个苹果"。 源文档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2/09/06/221202.html>  美国Tufts大学华裔教授在今年夏天发表论文表示在湖南小学进行了转基因大米的研究。 8月1日发表于《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的论文《黄金大米中的 -胡萝卜素与油胶囊中的 -胡萝卜素对儿童补充维生素A同样有效》称,试验选取中国湖南小学生食用转基因大米,引各方关注。 源文档 <http://news.163.com/12/0906/04/8AMLPSVU0001124J.html>  9月3日,领导该试验的美国Tufts大学华裔女教授汤光文通过校方发言人对此事给予了书面回应。Tufts大学校方回应承认进行了该项试验,在35天的时间里,一些儿童被喂以黄金大米。 源文档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2/09/06/221202.html>  中方合作单位表示未在实验中使用转基因大米。 2008年,某国际组织在美国卫生院临床试验档案中发现,当年7月,将在中国湖南省就小学生进行黄金大米营养学研究进行试验,该试验负责方为美国Tufts大学与浙江医学科学院,该组织向我国农业部发出质询请求。当时农业部回复中称,在收到来信后,即"委托浙江省农业厅就来信所称美国Tufts大学与浙江医学科学院合作,利用中国儿童做转基因水稻临床试验一事展开调查。调查表明,原定由美方提供的试验材料目前没有进口,临床试验也未开展。浙江省农业厅已要求浙江医学科学院立即停止该项试验计划。" 参与大米采购的伍剑桥说,课题所用食材来自两个渠道:米、油、调味品由衡南县疾控中心在衡阳市步步高超市采购;肉类、禽、蛋等生鲜食品由学校在江口镇采购。他给记者看了当时的超市采购发票。 伍剑桥和校方几位工作人员称,他们记得很清楚,给学生们吃的大米是湖南省金健米业的"桃花香米",不是"黄金大米"。 9月5日,人民日报等媒体发表文章,湖南衡阳依然否认进行黄金大米试验。论文所涉及的几个中方作者,也均表示自己对黄金大米试验不知情。 源文档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2/09/06/221202.html>  实际上,当时同时进行了两个试验项目,一个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儿童植物类胡萝卜素维生素A当量研究》,一个是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负责的NIH项目《菠菜中类胡萝卜素转化效率研究》。美方是否使用了转基因大米,中方研究人员表示不知情。 美国项目与中国项目什么关系?两项目合并后受试孩子一致 中国疾控中心表示,据荫士安介绍,考虑其负责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与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负责的NIH项目均有菠菜中类胡萝卜素转化效率研究内容,故将两个项目的现场工作合并在一起进行。 营养食品所在调查中经过比对,荫士安提供的受试者名单与《儿童植物类胡萝卜素维生素A当量研究》的研究对象基本一致。 记者昨天查询看到,荫士安、王茵等人有一篇联合署名的论文《学龄儿童体内植物源性胡萝卜素转化成维生素A的效率研究》,2007年发表于《卫生研究》,正是自然基金资助项目。文中介绍,试验选取浙江省某农村小学32名7-9岁的健康学生,随机分为2组,午饭和晚饭分别补充菠菜、纯品 -胡萝卜素油胶囊,计算二者的转化效率。 美国项目到底有无使用"黄金大米"?中方研究人员表示"不知情" 尽管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汤光文已在书面回应中承认让湖南儿童试吃了"黄金大米",但湖南方面却否认存在此事。 中国疾控中心昨天发布的调查称,研究中所用的稳定同位素标记的菠菜由美国塔夫茨大学提供,并由汤光文于2008年5月从美国携带到湖南衡阳现场。 但针对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汤光文负责的美国NIH项目研究中是否使用了"黄金大米",中国疾控中心表示,营养食品所与荫士安研究员作了多次沟通,他表示不知情。  源文档 <http://news.163.com/12/0906/04/8AMLPSVU0001124J.html>   总结,据以上信息表明,有两种可能性。 中美双方"科学家"之中,有一方说谎。因为中方表示全部本地采购食品原料,而美方表示使用了黄金大米并发表了论文。要么是中方说谎,欺骗受试学生和家长,要么是美方伪造数据,发表虚假的学术论文。 双方都没有说谎。则只可能是美方研究人员在中国合作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试验过程中,添加了转基因大米。如果事实如此,美方违反学术道德,涉嫌欺诈,并涉嫌走私农产品进入中国,可能危害中国的自然生态。希望中国学生家长和研究机构追究美方的法律责任。 无论是上面那种可能性,这一次科学试验都是中美两国"科学家"的耻辱。     …

Continue reading »

Sep 05 2012

中国家庭收入的Gini系数

2012年9月8日更新。 上次的计算太粗糙了,看到这位学建筑出身的网友的计算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518/16/5759078_211912563.shtml,又大概重新计算了一遍,收入分布计算用直线进行了近似。结果更加的触目惊心,全国的Gini系数为68.9,城市68,农村66.5。 先看收入分布的估计 再看Gini 系数 最后再补充一点,西财数据和王小鲁在2007年发布的灰色收入估计中,对贫富分化以及收入分布的估计在量级上相近。 2007 年作者发表了题为《 我国的灰色收入与居民收入差距》 的研究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作者推算我国在2005 年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中,有4 . 8 万亿元没有反映在居民收入统计数据中的隐性收入,主要发生在高收入阶层。作者认为这些隐性收入的大部分属于“灰色收入”。作者通过对城镇居民分组收入数据进行校正,发现在包括了隐性收入后,城镇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各10 %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从9 倍扩大到了31 倍;全国居民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各10 %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从21 倍扩大到了55 倍。这意味着我国国民收入的分配失衡比过去所普遍了解的情况更加严重。 http://wang-xl.blog.sohu.com/157084578.html 使用西财数据,前10%收入占全部家庭可支配收入的57%,后25%分位点收入4950,全部样本平均收入52000。 R/P 10% > 52000×0.57/(4950*0.1) = 60. 这里,用25%分位点作为后10%居民平均收入,高估了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估计结果60,高于王小鲁2007年的估计值,55。 R/P 10%: The ratio of the average income of the richest 10% to the poorest 10%

Continue reading »

Jul 30 2012

既然王子如此神奇,与其排污治标,不如治污治本

摘要:江河水环境治理容易发生市场失灵,需要政府介入建立可靠的监督执行机制。放弃启东污水管不是长江的末日,利用排污预算提高上游企业污水标准反而可能改善长江水质。   赞水木好文,除了关于德先生的部分不是完全认同。 近来散步事件多发表明广大群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对公共表达的认同,当然是好事。人多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每最后以闹剧,甚至悲剧收场,需要双方去学习,去讨论,去约束,去划清规则的边界。 环境问题的讨论通常其核心在于产权的界定,无论是什邡,还是启东,隐含的假设是当地居民拥有(或者是自认为拥有)一个相对来说较安全的空气/水环境的权利,来支持目前当地的产业,比如启东的渔业。也就是在是否修建工程上,居民可以说不。 问题是不是到这里就解决了?还差得很远。每当牵扯到环境、水资源、江河湖海的利用,产权的界定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环境与河流很大程度上由不同的利益主体所共享。如果启东人民能对在家门口征地修建并排污到后院的污水管线说不,那么上海人民能不能对排入长江的污水说不?很遗憾,上海并不拥有保证长江口水质洁净的权利。如果产权得不到定义,那么上海就不能阻止南通市向长江排污,也不能干预镇江、南京等地的工业发展,更不要说中上游的武汉与重庆了。在这里,市场机制彻底的失败,需要政府的干预,而政府的环境标准就成了避免长江成为"工地悲剧"的最后一道保障。政府的策略有两种,一个是各自为战的对每个企业的排放标准进行规定,合格的才能生产,不合格的要停业整顿。另一种是建立污染物总量控制,建立污染物的交易市场来买卖排污指标。在目前的政府执行力水平下,两种办法的可行性都让人缺乏信心。 当然,政府还可以承担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角色就是进行所谓的"独裁",鼓励大家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比如说禁止新项目向长江排放污水(尽管长江上游有无限的企业在排污),而有创造性的修一条管道排污入海。作为一个外行,我考虑把同样的资金用来加强长江上游企业的污水排放,恐怕对长江水质的还会有正面影响。 在政府之上,还有国际合作,这其中的无可奈何就更多了,上游要修水库,下游担心未来会缺水之类的。 ~~~~~~~~~~~~~~~~~~~~~~~~~~~~~~~~~~ 发信人: flybox (不要), 信区: Nantong 标  题: 我来说说关于最近的启东事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l 29 15:14:07 2012), 站内 关于这两天启东的事情,随便扯几句,有些事情也许大家知道,有些小道消息也许大家不知道。大家看看就好,就别转到微博上去了。 很多人(包括李大嘴)其实对王子造纸项目和这个排海工程缺乏一些基本的背景知识,简单说一下,也纠正一些流传很广的谬传。 王子造纸项目是南通市开发区引进的项目,而排海工程的初衷是为了排放王子造纸厂处理的污水,后来也顺便把开发区其他几个化工企业的污水一并排了。排海工程就是建设一条大型排污管道,从南通开发区一直通到吕四那边的海边,把污水排进海里。王子项目是日本和中国建交后一次性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它的审批级别远超很多人的认识: 王子造纸是南通引进的项目,经过省政府审批,国家发改委审批,因为是造纸这样的可能造成污染的项目,发改委不敢定夺,交到国务院办公会议,当时会议上是温JB亲自批准的。所有的评估报告也都是相关部委(环保总局、农业部、海事局等)直属机构进行的评估。微博上有人说要告到南通市政府,有人回复说,王子就是南通的项目,去南通市政府没用,要告到省政府。如果说的是王子造纸这个项目,其实你告到温手里,恐怕也没用。 现在最大的谬传是,启东市市委书记孙建华卖启东求官,其实他真是被冤枉的。这个王子项目是05,06年时候的事情了,排海工程和王子项目的规划基本是一起的,是在当时的启东市委书记沈ZX手里批准的。不过你想找沈去讨说法的话也可以歇息一下了。沈前几天刚被shuanggui了,当然并不是因为王子排海工程的事情。 别看现在风平浪静,这事情接下来面临的问题,远远要比昨天的散步更复杂,更棘手。 排海工程取消了,王子的排水怎么办? 答案是继续排长江! 而下游几十公里远的地方,就是上海最主要的取水口:青草沙。所以前几天微博上一个流传很广的帖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说排海工程污水直排青草沙,我看了有点哭笑不得:没了排海工程,污水才是直排青草沙。可怜很多被蒙在鼓里的上海人,包括韩寒、马伊琍、六六在内,估计都被这句话激起来了,结果造成了微博上更大的声浪。可现在的结果却是,本来污水排海的工程取消了,污水真的永远"直排青草沙"了,不知道上海人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想。 而且,这次事件已经发展为一个外交事件了。在昨天之前,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已经多次致电南通政府方面沟通事件进展要求保障日企权益了。昨天朝日的记者又被打了,这下外交部和江苏省估计都很火大了,我估计温JB都知道了吧。中日关系最近很紧张,又火上浇油了。 接下来,我估计启东的孙和徐官职都很难保住了。如果他们真被撤了恐怕也会下海去吧。南通这些年很多级别不低的官员都下海了,当官现在确实是个高危行业。这事情对于孙,的确是个飞来横祸,当然他自己确实也没处理好。 关于这次的王子事件,我觉得南通的各级政府应该有以下一些反思: 第一,政府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民众的呼声? 事实上这次不管是启东市政府还是南通市政府,处理得都非常糟糕。我们且不说"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人民公仆"连一个平等对话沟通的渠道都没有创造,甚至没有给予一个这样的机会。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甚至是举手之劳的事情都没有去做。举个例子,我记得当初开建王子造纸的时候,南通电视台专门去日本的王子造纸拍摄,制作了一个专题片,介绍日本的王子造纸生产线,讲他们如何对污水进行循环处理,排放的污水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并到海边的排放口进行了实拍,同时声称王子公司保证南通项目的污水将以同样环保标准处理。这是当时为了为王子项目开建排除阻力做的工作,这样的东西都已经是现成的了,从政府方面来讲你完全可以拿来理性地和老百姓讲,王子将来的污水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是怎样怎样的,政府也会严格监测排放水的质量等等等等。理性沟通也许不一定完全解决问题,但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是这次,政府并没有提供任何沟通渠道,而得知民众要散步后,唯一采取的行动就是打压,甚至可以说是威胁。说到底,还是一个地方政府对老百姓的心态问题,像南方有些地方已经有所改观,但是南通的政府,在这方面做得很差,说难听一点就是没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所以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和民众的对立程度。顺便说一句,南通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开设一个政府官方微博。就这种比较初级的,很多西部地区都已经开始做和民众互动的渠道,南通都没有去做。 第二,这种污染项目究竟应该如何推进?有没有征求民众的意见,要不要征求民众的意见? 确实,当年引进王子的时候整个民众的公民意识和对污染工业的环境意识比现在要薄弱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反对声远没有现在那么强烈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南通市政府也没把民众的意见太当回事。所以,本着以GDP为主的发展观,就引进了。而现在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在为当年的流程不完善还债。政府不能以为现在能把事情搞定就行了。一个项目持续多少年,不完善的流程漏洞,将来很可能就会在某个时点爆发形成危机,特别是在现在民众的意识和体制都在不断增强完善的今天。像王子排海工程事件,现在去补救,根本已经没法补救了! 如果政府因为担心民众对污染项目的情绪无法接受而导致项目失败,那仍然是把老百姓摆在对立面,预设立场认为老百姓是不讲理的。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如果南通王子项目真的能达到日本王子造纸厂的处理水平,我认为是它是南通目前的经济发展程度可以接受的项目,当然你必须要说服我这个项目的污水处理水平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如果这个项目政府尽最大能力仍然无法说服民众,那就不要去做。 第三,这次事件真的推动了中国所谓的minzhu进程吗? 整个启东事件从头到尾完全不是minzhu的,甚至完全不遵从法制。我们且不说那些街头掀翻车辆的人们,冲进市政府打砸抢的人们,是不是代表了minzhu的进步。即便是这个项目被永久取消本身,宣布永久取消排海项目,是政府说取消就能取消的吗?取消走了法定程序了吗?当然,也许真的都走了法律程序,人大批准一下嘛!但是人民代表大会真的代表了人民了吗?如果真正代表了人民,当时为什么会批准排海工程?所以,人民代表大会不能代表人民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所谓minzhu就是扯淡。公知们,扒了市长的衣服不代表minzhu进步了,相反,这仍旧是一种暴政,是暴力下的政治妥协。 第四,回过头来说,启东市政府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 首先要说的是,所有解决办法的基础就是建立在第一点提到的真正和民众良好的沟通和解释上,这是最根本的。其次,启东市政府必须意识到,排海工程对吕四的经济打击是很大的。即使真的如环评报告所述,对海洋环境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排海工程对吕四海产品消费者的信心打击也是很大的。在启动排海工程的时候,启东市政府就应该对吕四的产业转型下大力气了。同在南通,不管是如东还是海门,在沿海开发战略上都已经从传统渔业向港口经济转型,如东的洋口港就不说了,海门东灶港也建起了5万吨级通用码头。但吕四从来就不是启东市政府关心的地方,启东的领导从来都是一心只想接轨上海,当"北上海""小上海"。排海工程建成后,吕四的渔业如果真的很受打击,吕四的人民怎么办?启东的市领导恐怕并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昨天,很多人都在欢呼胜利了。真的胜利了吗?谁胜利了?除了吕四的渔民,我觉得没有谁真正胜利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反而是失败了,包括公知嘴中的所谓minzhu。为什么会走到现在的地步,政府应该好好反思。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