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论文赏析

Apr 08 2010

转载汇率三则

人民币汇率政策是最近国际经济中的热点问题,人民币升值与否 ,两方都有道理,得与失大家讲得太多了,我就不细说了。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升值,也就是这里最后一篇文章的观点,但是我认为前两篇文章提出的问题都是正确的,但并不足以否决汇率作为潜在价格指标的价值。 ======================= 中国邀请美国财政部长访华 从 Zuyeye's space 周末美国财政部宣布推迟出版货币报告。周三,中国出人意料地邀请美国财政部长Geithner访问中国。今天Geithner应邀到了中国。他访问的目的无疑是希望说服中国升值人民币。个人认为人民币只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的一个替罪羊。人民币升值解决不了问题。详细讨论见链接:http://zuyeyeblog.spaces.live.com/blog/cns!41919DE4E9624322!387.entry 中国提倡的缓慢升值就是一个笑话。人民币被认为低估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一直上升。缓慢升值会使外汇储备增加更快。比如人民银行让人民币每年升值5%。加上正常的利息,我拿美元在中国投资每年的收益可以有8%左右。这是个相当不错得收益率,而且风险接近于零。结果就是所有美元都往中国去,中国的外汇储备继续增加。然后就有更多的人跳出来说人民币应该升值。另外,大量美元涌进中国还会引起中国的资产泡沫。看来中国的房地产还能继续红火一段时间。 ~~~~~~~~~~~~~~~~~~~~~~~~ 货币操纵的误解 下个月15号,财政部要公布currency report。在这个报告中,财政部要决定是否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根据目前情形,财政部很可能要这么做。如果中国真被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者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中国进行制裁了。汇率操纵的定义在美国的货币报告中是,通过控制汇率来“阻碍贸易平衡的有效调整,或者在国际贸易中取得不公正的竞争优势(for the purposes of preventing effective balance of payments adjustments or gaining unfair competitive advantage in international trade).“ 这个汇率操纵本身的定义就很有问题。首先,它假定了浮动利率能达到自动调整贸易平衡的功能。在60年代的宏观经济模型中,当一个国家出现贸易顺差时,它的货币会自动升值,从而提高它的出口价格。这样,贸易就会从新达到平衡。汇率自动调节贸易平衡的功能完全是被强行加到当时的模型中的,和后来的实证研究相抵触。比如最近Menzie Chinn和魏尚进的一篇文章,发现汇率政策和贸易平衡的调节没什么很强的关系。 Chinn和Wei的发现并不是非常出人意料。在国际宏观经济学中,一个很有名的发现就是汇率和其他经济变量之间的脱节(exchange rate disconnect puzzle)。这个脱节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各种宏观经济变量,比如进出口,消费,投资等对汇率变动的反映不敏感。现在在波士顿大学的Baxter和Stockman (1989)发现大部分发达国家从固定汇率制度转入浮动汇率制度后,尽管汇率的波动变得很大,其他经济变量的波动基本维持不变。这种脱节有很多原因。一个是价格和汇率的脱节。汇率对贸易的影响主要通过价格。但在现实生活中,当一个国家的货币升值百分之一,它的出口价格上涨往往要远低于百分之一。如果汇率对价格的影响有限,那它对贸易的影响就很小。 具体为什么汇率对贸易价格的影响不大,有很多研究,这里没办法详细讨论。但从这个现象,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通过控制汇率来刺激出口的效果非常有限。这就是上面关于汇率操纵定义的第二个问题。根据上面定义,汇率操纵的目的是“在国际贸易中取得不公正的竞争优势”。这个定义已经假定了调整汇率能降低本国出口价格,从而能“在国际贸易中取得不公正的竞争优势”。这种假定是没有什么现实依据的。我以前讨论过一个原因为什么汇率对价格的影响不仅很小,而且只在短期有效(链接)。 汇率和其他经济变量之间脱节的另一个含义就是很难用经济变量来解释汇率的变化。最有名的是Meese and Rogoff puzzle。Meese和Rogoff发现用汇率模型中的经济变量去预测汇率变化时,这些变量基本没用。最近的一个解释就是汇率是一个资产变量,由人们的预期和未来的经济变量决定。所以,当前的经济变量没办法很好预测汇率。根据这种理论,汇率自动调节贸易平衡的功能就更是无中生有:进出口由目前市场上的需求和供给决定,而汇率由对未来预期决定。 如果美国财政部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从而引发两国的贸易战,那将是在错误的时间,以一个错误的概念,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 汇率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这篇文章写于10天前,发于本周的《瞭望东方》。看这个博客的人应该能够发现,我上一篇博客,只是把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一些东西展开一点讲,我至少还有一篇后续的博客会继续谈这篇文章里提到的东西。我这篇东西讲的事情很简单:汇率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有两个含义:1. 美国人最好应该闭嘴,管好自己的事情,他们的问题不是中国人导致的;2.我们应该更多的从国内的条件和老百姓福利的角度来决定汇率政策,而不能让汇率政策绑架我们的其它经济政策,更不应该让和美国人一争高下的心态来决定我们的汇率政策。至于我倾向于人民币升值利大于弊的看法,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我不认为我一定是对的。 200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奥博斯特弗尔德和哈佛大学的罗格夫两位教授发表了,那时被当作是杞人忧天,如今已成经典的《重新审视不可持续的美国经常项逆差》一文。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他们是主流经济学界为数不多的在这场危机之前对美国的经济提出预警的学者。所以命名为“重新审视”,是因为两位教授早在2000年就著文预言,美国的经常项逆差正处于一个不可持续的轨道上。 2000年美国的经常项逆差为4200亿美元,2004年扩大到6300亿美元,而中国在那两年的顺差仅为区区205亿和687亿美元,不到美国逆差的5%和11%。早在中国开始出现巨额顺差之前,美国就已经走上了“不可持续”的道路。说中国的汇率政策导致了美国的问题,是不顾基本的历史事实。但中国成为美国人的靶子,也并不奇怪:中国不仅在这几年对美国拥有巨大的贸易盈余,且是主要盈余国中为数不多不是美国盟国的国家——沙特的汇率也钉住美元且有巨大对美顺差,日本和德国同样也有巨大盈余,但很少听美国政客们攻击这些盟国。一个“中国人偷了我们的工作”的解释是能让不少人觉得更容易接受的。 美国的问题不是人民币汇率导致的,也不可能通过人民币汇率来解决。这些政治上的噪音,最终是服务于美国国内政治的。骄傲的美国政客们不可能公开地承认——我们需要管好美国自己的事情,而人民币汇率则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 但事实就是,汇率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管美国人如何错误地指责我们,我们也不应该固执地坚持“只要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的思维模式。难道升值真的就会破坏中国的发展?难道维持一个固定汇率真的就有利于中国的利益?难道我们真的相信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的水平?这三个问题的答案恐怕都是否定的。 升值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中国贸易条件的改善,就是中国出口的产品会变得更贵,而进口的产品会变得更便宜。没错,出口产品变贵会影响出口量,从而影响就业。但别忘了,出口的数量少了,未必意味着出口的收入变低,因为商品的价格也上去了。而且,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远比很多人想象的灵活,2009年出口下滑这么严重,就业状况并没有像不少人担心的那样差。 看得稍微长远一点,升值的汇率会给市场一个正确的信号,别再往那些低端行业里钻了,要往那些附加值更高的行业投资,长远看是增加就业和收入的。没有正确的信号,纯粹靠行政手段来引导投资的方向,往往是功亏一篑的。而从进口的方面讲,就拿油说吧,每升值10%,老百姓在加油站付的油费就会下降10%,升值能给中国企业和居民节省的成本,是以百亿千亿计的。 让人民币脱离目前钉住美元的状态,可以把人民银行彻底解脱出来。中国的货币政策几乎已经完全被汇率政策绑架。如果有比美国人来制定我们的汇率政策更坏的事情,那恐怕就是由美联储来决定中国货币的调子。中国的固定汇率已经越来越和独立的货币政策不和谐,人民银行虽然仍有空间腾挪,但越来越有成为美联储和财政部出纳机构的倾向。过去这几年,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在买进美元,卖出央票,维持汇率。 人民币的升值更是长期力量和短期波动的共同指向。纵向地看历史,或是横向地看世界,一个强势经济拥有强势货币是大势所趋。伴随着日渐强大的中国,人民币的逐步升值本是情理中之事。短期而言,人民币的适度升值有利于减轻总需求的压力,降低进口商品价格,从而缓解近期通货膨胀的风险。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