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Oct 10 2010

1988

最近盗看了韩寒的新书 《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觉得韩寒同学真是越来越隐晦了,呵呵。
书写的一般,虽然有他独特的幽默,但是能够清楚的感到故事里有闭门造车的感觉。唯一让我有一丝触动的部分,竟然是那段关于校办工厂的叙述,原来中学时学校里也是有一个小小的校办工厂的,生产什么产品,记不清了,依稀记得好像和泡沫有关。工厂的平房被拆掉盖教学楼的时候,那里好像还是小情侣们幽会的乐园。另外,多年以前,我也在学校里查过眼保健操:-)
书归正传,最近的一两年,韩寒在思想上的转变,在书里隐约看得到一些端倪,很多模棱两可的叙述可以找到隐晦的象征意义。韩寒说,出了1Q84,他就不能用1988,也许他是向1984致敬吧,有或者是向一个更近的年代表示怀念,就像他记忆中泛着光辉的丁丁哥哥,他是大学里的学生会主席,他最后的一句话是要北上。有意或无意,文字里描述了一些现象,阶级的几种划分,严打,扫黄,城管,政府大楼,新闻机构,娱乐明星。这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功利时代。
真实的文艺都是当代史,我们没有当代史,所以我们也没有真文艺。韩寒聪明的在圈里跳舞,也就可以跳出几支隐晦的舞蹈吧。

pdf: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txt: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