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五岳

Mar 16 2009

记中原文化之旅 2003年十一

中原地区,古时泛指黄河中下游地区,而狭义的中原,是指河洛中原。其中,“河洛”之河,指黄河;洛,指洛水。河洛地区的范围,是以豫西为腹地,西起陕西华阴,东到豫东平原,北至豫晋交界,南达伏牛山麓。这里曾是中国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而我们的这次游历,便是在这片充满了历史印迹的土地上展开的。 第一站,中岳嵩山。 嵩山是五岳之一,但因为中国人似乎比较崇敬东方(也许是太阳从这里升起的缘故吧),历代帝王(从秦始皇开始,到清朝的n多皇帝都是如此),总是喜欢到东岳泰山,封禅,所以,尽管泰山海拔最矮,却成为了五岳之尊(恩,我去过泰山,山顶的日出,确实给人极大的震撼,“一览众山小”,有君临天下之感)。嵩山,作为中岳,却似乎成了陪衬,历史上,只有女皇武则天,动了动“封东不封中”的传统(她可是什么传统都动了),到嵩山封禅,似乎是为了稳定中原地区。 嵩山又分成两个大部分,少室山和太室山,各有什么东西咱们慢慢再说。嵩山有三个石阙:少室阙,太室阙,启母阙,都是汉代留下的,有很多精美的浮雕,其中有中国最早的女足活动记录,呵呵,是嵩山的真山之宝,但似乎是不向游人开放地。 我们是从郑州转到登封的,做旅游车,每人21元,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对了,登封这个地名还是武则天为了庆祝封禅成功而改的呢。嵩山的第一个景点是中岳庙,建筑模式是仿照紫禁城的,当然规模和豪华程度要小得多,古树参天,空气觉得格外的好。第二个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嵩阳书院了,因为它建在嵩山之阳,所以得名,当年,这可是中国的最高学府,程门立雪的典故就是在这里发生的。不过,进去一看,整个书院并不算大,给人一样深刻的是两棵大柏树,据说是有三千多年历史的……,汗。碑廊上访了不少碑刻,说起来真是汗颜,咱对这书法文学实在没什么研究,只看到黄庭坚的名字是认识的。上面提到的两个东东都是在太室山脚下的,从嵩阳书院旁边的山道,就可以登上嵩山的主峰——,本来很想爬一爬的,可是谁想天气阴沉,山雨欲来,这得抱憾而归。尽管后来,一个老家在登封的朋友告诉我,嵩山风景不是很好,不过,没能亲自去看看,还是有点不爽,毕竟,五岳归来不看山,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吧。 少室山上最有名的当然是少林寺,作为中国佛教禅宗第一寺,加上曾经参与唐朝开国战争而获得皇室垂青的千年古刹,毕竟不同凡响。但似乎没有什么真正令人震撼的东西。只是在寺庙后部山坡上的立雪亭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相传当年二祖为了拜达摩为师,曾经长跪不起,尽管天降鹅毛大雪,也正坐不动。达摩为之所感动,留了一个难题,希望他能知难而退——若要成为达摩弟子,除非天降红雪。结果二祖自断左臂,以鲜血染红白雪——导游说这体现了二祖的机智(?!这叫什么机智,FT)。结果后来少林和尚为了纪念二祖,只是右臂单臂合十。似乎在少林寺后面的山上,还有一个什么达摩洞——但我们没去。说来奇怪,可能是因为少林寺将会举行法式的缘故吧,在寺中,我们和尚没见到多少,倒是看到N多尼姑😛,还有,少林寺门口居然有一个什么女子派出所——这叫一个夸张二字!离少林寺不远,还有一个永泰寺——这是一个尼姑寺,相传有三位公主曾在此出家,寺中有一栋皇姑楼,供奉着这三位公主——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公主楼 J。 第二站,古都洛阳。 从登封乘车,顺利的就到了洛阳。没进洛阳城,就先看到了著名的白马寺——初建于东汉明帝永平十一年(68年)的白马寺,是佛教传入我国内地兴建的第一座寺院,被尊为“释源”和“祖庭”。寺院规模很大,门口有个算命的,拉着我同学说了半天——说他有领袖气质,美得他差点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结果在余下的几天里,老是带错路。寺中真正的古迹保留的已经不多了,到处都是精美的仿古建筑——让我唏嘘不已。值得一提的是在寺院正门外,有狄仁杰的墓——实在是意外的收获。在寺院的东侧,有一个齐云塔,年头似乎有点长,还有点声学现象,在塔下,看到一个中年妇人,虔诚的绕塔一步一叩…… 离开白马寺,就向洛阳城进发,先到真不同饭店吃著名的洛阳水席——真的很不错,色香味俱全,现在想一想,还直流口水。牡丹燕菜——菜中也开牡丹花。下午去什么王城公园——相当无聊——sigh……晚上,骑着在火车站旁租来的自行车,游历了一下洛阳城的夜景,到洛水河畔也晃了一下。 次日一早,就坐车来到洛阳城南的关林——号称是埋葬关羽首级的地方。没什么多说的,建筑上基本是寺庙的建制,在左右厢房,分别是古代雕刻博物馆和碑刻博物馆,雕刻还比较生动,可以看个大概,但后者我们就看不大懂了,而且还挺多,对有这方面兴趣的朋友,还是挺不错的。 然后,要去的就是天下闻名的龙门石窟了。为了景区环境规划保护,车站距石窟入口还有挺长一段距离,需要坐景区的电瓶车(好贵,我们去的时候就没坐,走着进去的;但回来的时候累得不成了,只好坐,但是走到半路上,为了让我们逛商业街,被扔在半路上了——十分不爽)。之所以这里被称作龙门,是因为,这个山谷位于洛阳的正南,地势关键。自晋南北朝起,据说可以守护龙脉,祈求平安之类的,所以开始开凿石窟,渐渐就形成了今天龙门石窟的规模。整个石窟气势磅礴,一张山势起伏,密布洞窟,十分壮观——不亲历体会,难以感到其恢宏的气势。 按照计划,本来还应该去城北的古墓博物馆的,但因为时间紧迫,只得忍痛放弃——反正总要留点遗憾,牡丹花不是也没有看么?于是,临时去了周公庙,了解了一下姬旦的生平,以及洛阳城的历史(这里有一处唐城墙遗址,并在举办洛阳城历史展)——此时才知道,原来今天的洛阳,与古之洛阳大大的不同,不经意中我们已经和历史擦肩而过了。 第三站,东京汴梁——开封。 到开封,当然不能错过天下第一楼的灌汤包,而且味道确实不凡——只是人也太多了些。晚上,夜市上的小吃也非常不错,没有什么精细的烹制,但味道却别具一番风味。开封剩下的古迹不多,传说中的开封铁塔是其中之一。本来呢,这不是什么铁塔,而是琉璃砖塔,只因为颜色较暗,被称作铁塔而已。另外,开封有一个延庆观——是全真教教众为了纪念在此去世的王重阳(牵扯到丘处机等人,十分有趣)而建的,当时曾繁盛一时。可惜后来被毁弃,重修后规模大不如前。 开封还有一处景点不得不提——那就是名扬海内的大相国寺——鲁智深倒拔垂杨柳 : ) 。可惜,大多数东西也都是后来重修的,宗教色彩远大于历史感。开封的龙亭公园,看起来只是两个大湖,殊不知,这里曾经是宋金时期皇城的所在地,可惜因为天灾人祸,曾经的皇家宫城,已经深埋地下了。包公祠中,比较有趣的是古人对包公的画像,以及一块纪录开封府尹(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历任的碑,包公的名字被大家摸成了一个小坑。 对了,最后临走前,我们到黄家包子铺吃了次包子,恩,也是相当不错的。 其实,早就该写完的,一直没有时间,今天,抽了点时间完成它。后面的部分,写成了流水账,也没有办法,起码是完成了。 GoFly 补完于2004年1月14日

Jul 07 2007

在路上(二)--韶山南岳二日游

红色故里 因为某些机缘巧合,原定计划在出发时遭到更改。第一站决定先前往湘潭,走访三位红色牛人的家乡,老毛,少奇和彭大将军。从湘潭出发到彭老总老家的路着实一般,走乡穿县,终于来到正地方,高高的台阶上是彭老总的铜像,旁边是纪念馆,老总晚年遭到的不公正待遇令人扼腕。也让人想起了另一位必将留名青史的大人物,润之兄。 润之同学出生在现在湘潭市下的韶山市,一路过去都是通途,我朝高祖地位可见一般。在景区中某小饭店被痛宰一餐之后,前往毛泽东同志纪念馆,除简单介绍老毛生平之外,还展出了许多珍贵遗物。说实话,我朝开国大佬们当年还是非常节省的,以老毛为代表,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开源比节流更重要。馆前是铜像广场,据说1993年运输安装的时候,还出来过奇观。另一侧的山坳中还有毛的故居,但已经是近代重新修善过的了,走走看看,当年在这山坡上嬉戏打闹的农家娃应该没想到自己会坐上第一人的位子吧。不过老照片上的老毛与他的两个弟弟具有明显不同的眼神,淡然与睿智,眼睛里的是未来无限的潜质。也许真的有灵魂也说不定。然后去了滴水洞,是在西面的一个山坳里,在文革最初的日子里,他曾在此住过十数天,并有一封著名的给江青的书信,他当时居住的地方就是现在的滴水洞一号别墅。在故居和滴水洞,都是由内卫部队进行管理,给这里带来不一样的感觉。滴水洞山中有毛泽东祖父和祖母的墓,有传言认为这是我朝的龙脉,因时间紧张,以及天气炎热,也没上去看,仅供参考。 少奇同志故里因时间问题而被迫割爱,只能以后有缘再去了。晚上乘车前往南岳镇。 南岳都是庙 南岳之地,乌烟瘴气,古刹野店,烟雾腾腾。山上拜佛许愿者众,而旅游者寡,很多人是专程来上香的,据说毛同学年青时也曾几步一叩的从韶山走来衡山为母亲祈福。由此,南方信佛之盛,寥寥数言难以尽之。而衡山的景区旅游车也是为上香而设计,除了在传说中的神州祖庙进行短暂停留外,三段车程见都不安排停留,于是,若要看景就要走路。衡山主峰祝融峰上云雾燎绕,西侧山坡中白云重重,而东侧则一览众山小,也算几分盛景了。我个人认为山上最重要的景点是缅怀国军抗日阵亡烈士的南岳忠烈祠,可惜旅行车过其门而不停,只能步行40分钟前往凭吊。不多言了,民族忠烈千古!

Jul 03 2007

南岳神州祖庙颂

南岳衡山山阳有名刹曰:神州祖庙,修建年代不详,钢筋水泥骨肉似隐实现。景区内专属旅行车至此必停,于庙门有妙龄妇女若干,引路人鱼贯而入。庙中贡奉三皇五帝,弥勒,观音,盘古,雷公电母等,并有百家姓始祖与三百六十行祖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贡不到。诸葛孔明作为烟业祖师,郭沫若作为郭姓祖先,想来应当开怀不矣。在观音之侧,可取签一支,庙堂之上有高僧为君解惑,言语凿凿间赠高香三支,云分别代表致父母,子女,自身,令龛前三拜,嘱收成本99元整。 天下以佛道之名骗者甚众,然骗者钓鱼,唯愿者上勾尔,切不可因骗而责。闻道者,只应听之任之,观之笑之,鄙之默之,是知也… 既走,有忠烈祠纪念抗日先烈,而车只过其门而不入,直上香火缭绕之顶峰尔,为英烈而不平,烈火肉血,不如木胎泥塑。特记之,供来者鉴。 一日不与路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