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人口

Mar 09 2017

北京到底有多少人

我有一个长久以来困惑不已的问题,那就是帝都到底有多少人?这个问题说简单也很简单,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市常住居民在2015年达到2170万人。但是认真的探究一下,发现这个数字似乎与直觉相差甚远。多年以前,知乎上就有人根据手机在网数据估计北京市人口在三千万到四千万之间,我深以为然。 今日,我再次考虑起这个问题,是因为市里出台了新的人口规划,划出了一条2300万常住人口的红线,红线一出房价大涨,因为规划红线一出,土地供给量的预期就大减,人为制造稀缺,价格必然上涨。在这其中的荒谬之处在于,给3000万人口的城市划上一条2300万的红线,就像规定姚明只能长曾志伟那么高一样荒谬。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规划的目标并不是实际有多少人,只是按照公布的统计数据2170万而做的计划,就像北京机动车不能超过600万一样(满街的河北、天津牌照车辆只是幻觉),但是荒谬感一样存在。因为人的活动不是统计口径,地铁车厢、道路资源、学校的学位、医院的床位并不按照统计口径而变化,将错就错的结果就是公共资源的稀缺、低效与浪费。 回到原问题,北京到底有多少人?有几个可以参考的统计数据。 手机数量,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2016年的电话分省数据,我们注意到,北京的移动电话有3869万,上海有3156万,而全国一共是13亿3193万。结合我国的人口统计数据,到2016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8271万人,按比例算下来,北京市常住居民的上限估计为4016.5万人。考虑到北京市人口年龄较年轻(老龄化是户籍居民,工作劳动人口为青壮年),收入水平较高,人均拥有移动电话量偏高,我们以上海常住人口2016年为2415万为参考(也存在低估可能,按照比例的上限估计在3276万),估计出北京市人口下限估计为2960.5万。 新生儿数量。2016年,北京市新生儿数量为28万人,上海市为23万人,以此估计北京市人口为2940万人。另外,由于全国的出生人口达到1846万,可见一线城市的生育率仍然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Oct 03 2012

简单预测中国人口趋势:人口红利、老龄化、性别比和负增长

几个结论: 男女比例差没有官方数字那么夸张。 现在是男女比例最低的时期,找老婆的要抓紧。 人口红利的减少非常迅速。 中国人口距离负增长可能只有20年。 80后退休时,养老压力很大,要未雨绸缪。 从北大老校长马寅初提出《新人口理论》,到毛泽东的人多力量大,再到建议计划生育和演变成强制一胎化,中国的人口结构上印刻下了深深的"政策"烙印。本文使用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以2000年10月为基准的第五次人口普查和2010年10月为基准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简单的预测了未来半个世纪,中国人口的变化趋势和年龄结构,供诸君笑谈。 我首先假设历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是相对准确和客观的,因为全国性人口普查的规模、范围和深度,利用的资源不是其他抽样调查可比拟的。鉴于人口普查的周期为10年,本文的预测周期也为10年。 在简单整理普查数据的过程中,发现两个问题,第一是国家统计局网站上公布的第五次人口普查总人口数字和公布的年龄结构分表中总人口数字不一致。第二是,在计算十年跨度的生存率时,发现低于30岁人口的生存率多次出现高于100%的情况,而且女性高于男性,表明在普查对低龄青少年的估计有明显的漏报,且以女童的漏报更为严重。这一现象表明,官方数据的新生儿男女比例估计可能偏高,因为由于社会风俗原因,男孩上户口的比例高于女孩。 前提假设 "强制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基本国策"50年不动摇。 新生儿(0~4岁)占育龄人口(20~49)的比例保持稳定。 这一比例从1976~1985的25%减少到1991~1995的17%,而从1996~2000年以来,基本稳定在11.3%的水平上,下降的趋势已经放缓。因此,我乐观的假设这个比例将保持在这个水平上。 这个数字说明,自1976年以来,育龄人口的生育水平降低了55%。 社会风俗,婴幼儿的瞒报、漏报比例保持稳定。医疗水平没有革命性变化。 以10年为跨度,我计算了各年龄段人口的生存概率,理论上在五普中(0~4)年龄段刨去夭折的,都应该作为(10~14)年龄段出现在六普中,但实际上,数据显示六普的该年龄段人数超过五普8.6%,因此,肯定有对新生儿的瞒报和漏报,这一现象重复发生,直到超过30岁。女性的漏报比例超过男孩,表明因为户口制度和计划生育的存在,男孩更有可能被公开进入统计数据,这也说明高达120%的新生儿男女比例数据显著有偏。 10年生存率 总体 男性 女性 0-4岁 108.60% 106.96% 110.57% 5-9岁 110.80% 107.46% 114.66% 10-14岁 101.61% 97.96% 105.58% 15-19岁 98.04% 96.14% 100.05% 20-24岁 102.71% 103.30% 102.10% 25-29岁 100.36% 100.27% 100.46% 30-34岁 97.99% 97.32% 98.69% 35-39岁 96.75% 95.79% 97.76% 40-44岁 96.94% 95.55% …

Continue reading »

Mar 26 2009

消失的女人 Missing women

原谅俺标题党一把,最近着实听了不少报告,也看了些文章,不过不容易写下来,其实大家搞的研究是相当有趣的。上学期,有个家伙通过研究家谱,来分析传统中国家庭教育投资与孩子数量的关系;上周那个家伙是研究葡萄酒的定价,搞了一个不可再生资源的定价;然后今天这个报告也很有意思,是研究人口结构中男女性别差别的。 著名印度经济学家Amartya Sen在90年代初提出一个"Missing Women"的概念,就是假设发达国家作为一个基准,认为男女之间获得各种生存资源的机会均等,然后比较对应的其他国家的人口结构,来估计到底有多少女性“消失”。据今天讲Paper的人说,印度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在死亡率上有相似的曲线,而中国和发达国家的曲线相似,但是,印度和中国的男女比例都高于1.05,而发达国家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比例小于1。 对中国而言,最重要的“消失”发生在出生时,也就是说,选择性的“出现男孩”在中国非常显著,这个比例估计在1.15-1.20之间,而生育期的相对死亡比率和发达国家持平,但老年人死于心血管疾病以及呼吸系统疾病的比例高于发达国家。其实,如果能找到“B超”技术广泛使用前的数据,应该可以比较新技术的重要影响。 对印度而言,出生时没有显著的差别,但是到生育期,女性的相对死亡率远高于发达国家,老年女性的死亡率也相对较高。 对撒哈拉以南非洲,数据不够可靠,但是可以观察到,HIV/AIDS对成年女性的危害远高于男性。 总结,男人活得真短……死的真快。我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应该要改变了,否则这个男女结构太不和谐,而且未来劳动力结构也很有问题。至于某社科院研究人员严格“一胎”的理论,就让他喝西北风去吧。 2008年中国主要人口数据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信息服务部根据统计公报整理   根据国家统计局2009年2月26日发布的“200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8年年末全国总人口为13280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 673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608万人,出生率为12.14‰;死亡人口935万人,死亡率为7.06‰;自然增长率为5.08‰。出生人口性别比为 1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