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储蓄

Jan 11 2012

存贷比75%是问题么?

网易做了一个专题,援引央行官员的一本著作,认为存贷比上限设定为75%,是不合理的,是滞后的,导致了银行争储和贷款不足。所谓的法定存贷比真的是一个问题么?稍微看一点数据就知道似乎根本没这么回事…… 锐色齿曰:存贷比75%上限对存贷款总额变化不构成约束,外汇占款的变化趋势和存贷比变化趋势有一一对应的关系。实际上是外汇占款大幅挤占了贷款额度,与网易原文逻辑相反。 简析如下: 粗略的看一下央行的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按部门分类),统计了所有人民币的存贷款情况,使用“各项存款 Total Deposits”作为存款总额(商业银行内应不计政府存款,此处忽略),使用“各项贷款 Total Loans”作为贷款总额,可得下图:99年末贷存比是86%,之后持续减少,到2009年末是67%。从图上看,所谓75%的存贷比上限在数据区间内不构成影响要素。 什么因素可能影响存贷比的变化呢? 一个直接的想法是总体上不断提高的存款准备金率(上图右侧指标)。易见远在准备金率调整之前,存贷比已形成长期下降的趋势,而06-08年之间的准备金率调整,对这一趋势的影响微乎其微。 准备金率的调整应对的是不断增长的外汇占款,计算外汇占款和存款总额的比值(上图绿色曲线),可见外汇占款比例与存贷比变化有较强相关性,可能是主要的影响因素。 再看原文提到的发达国家经验,下图是美联储发布的美国储蓄性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不得不说人民银行的数据发布做得太烂了,提供一个下载接口很难么?)。原文引用110%存贷比数据实际上是错误引用了信贷(Credit)存款(Loan)比值(下图中蓝色曲线),这一数值在99年底和07年底(两次金融危机前夜)都超过了130%。与存贷比对应的统计口径应该是总贷款/存款比(下图红色曲线),在金融危机前夜都超过100%,而长期均衡水平应在90%甚至更低。

Continue reading »

Apr 09 2011

转载:从招商银行年报看贫富分化

发信人: tarocs (想做土豆的薯条), 信区: MyWallet 标  题: 招行年报,草履虫们还是撤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Apr  9 12:24:08 2011), 站内 招行2010年年报表示,截至去年末,该行的零售存款客户4520万,总存款6504亿元。但其金葵花客户(日均总资产超过50万元的客户)数量已经超过67万户,金葵花客户总存款2906亿元,人均存款逾43万。金葵花客户管理的总资产为11717亿元,人均资产175万元。即招行的客户中,占比仅1.48%的富裕客户,存款额占到整个零售存款的比例上升至44.68%,而这些富裕客户管理的总资产,占全行管理零售客户资产余额的67.3%。此外,招行私人银行客户(800万资产门槛)数量也大幅上升到1.26万户,增长42%;管理总资产已经达到2703亿,增长49%;人均资产超过2145万元。考虑到招行在全国业务比较普遍,且零售业务相对突出,招行的零售客户数据在分析中国人的财富分布上具有普遍意义。财新网认为,至少可得出一个大概的结论:目前中国不到1.5%的人掌握了45%左右的钱,同时他们也控制了67%左右的资产和其他有价证券。 摘要: 招行私人银行1.26万户,人均资产2145万;金葵花67万户(1.48%),人均存款43万(4 4.68%),人均资产175万(67.3%) 金葵花客户管理的总资产为11717亿元,招行私人银行管理总资产为2703亿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1.28.82.*]

Apr 07 2011

转载:到底是谁的储蓄过高引起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

到底是谁的储蓄过高引起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 Posted onApril 7, 2011by zuyeye| Leave a comment 根据定义,一个国家的经常项目平衡等于它的储蓄减去投资。国民储蓄有三个来源:企业,家庭和政府。给定投资,储蓄越高一个国家的经常项目顺差越大。所以说中国的经常项目不平衡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总体储蓄率过高。这就是为什么目前有很多关于中国储蓄的研究。 但目前所有的研究都集中在家庭和私营企业的储蓄。这些研究认为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主要是因为家庭和私营企业存款过高引起。这些部门高存款的原因有不同解释,比如金融部门的低效率或者企业和家庭防范风险性的储蓄。比较有名的一些研究可以看宋铮和他合作者在AER上的文章,康奈呢大学的Prasad和他合作者的一系列文章,以及圣路易斯联储文一最近的文章。哥伦比亚大学的魏尚进和IMF的童晖也有一篇实证文章比较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间储蓄率的问题。另外,魏尚进和他的合作者有文章用中国的性别不平衡解释中国家庭的储蓄率以及经常项目不平衡。 这些文章对理解中国的高储蓄率很有帮助,但是他们没有抓住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本质。我在以前的几篇文章中讨论过(链接,以及里面提到的其他文章),真正引起中国从2005以来飞速上涨的经常项目顺差的是国有企业和政府储蓄过高的原因,而不是私营企业和家庭储蓄。中国的经常项目真正快速增长是从2005年开始 。 在上面图中,从2004年到2007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从3.5%上升到10%,增加了6.5个百分点。而在这个时期中国家庭储蓄和企业储蓄率没什么增长,尽管这些储蓄率和其他国家的储蓄率相比偏高。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黄毅(音译Huang, Yi)最近发给我他的一篇关于中国储蓄的文章(文章链接尽管有些文章结论和我的不一致,但我仍然认为这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尤其是出自一个博士学生之手。对于希望了解中国经济的人,建议一读)。文章中的一幅图非常有意思。 在图中我们看到,从2004年以来,中国的家庭和公司储蓄占GDP的比重没有明显上升。相反,公司储蓄占GDP的比例还略有下降。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府储蓄。政府储蓄占GDP的比重从2004年的5%上升到2007年的12%,上涨了7个百分点。这和同期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重上升的幅度基本完全吻合!在这些数据面前你再说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是家庭和企业储蓄造成的,我就真的无语了。 结束语:为什么我认为黄毅的文章很优秀?他的文章并没有用什么很复杂和花里胡哨的模型和工具。但做的是非常踏实的数据工作,这些数据对于我们认识中国经济的帮助要远远高于一个什么花里胡哨的模型。 源文档 <http://zuyeye.wordpress.com/2011/04/07/%e5%88%b0%e5%ba%95%e6%98%af%e8%b0%81%e7%9a%84%e5%82%a8%e8%93%84%e8%bf%87%e9%ab%98%e5%bc%95%e8%b5%b7%e4%b8%ad%e5%9b%bd%e7%9a%84%e7%bb%8f%e5%b8%b8%e9%a1%b9%e7%9b%ae%e9%a1%ba%e5%b7%ae/>

Jul 01 2010

中国银行们的垄断利润

PS: 补充刚看到的一篇文 《银行的坏账》。 《经济学家》上引述《银行家》杂志的一份对世界各大国家主要银行盈利排行,2009年,中国的大银行们大赚特赚,中国的四大国有控股银行三个位列前茅,工商银行税后利润1294亿人民币(爱存不存),与建设银行包揽前二名,而扶不起的阿斗农行也能排名14,他们凭什么?高效的管理?复杂的衍生工具?丰富的个人金融服务?恐怕都不是吧,央行规定的垄断存贷利息差是个重要的因素。 中国银行业,存贷款利息差(一年期),在1996年8月跳升到2.61%,并于1999年达到最高的3.6%,现在是3.06%,而之前则保持在1%的水平。之前的低利差水平,倒是和林毅夫的国企改革理论一致,国企尾大不掉,需要金融输血,因此银行业只能保持低利息差。而国企改革启动后,则金融信贷得以解放,而1996-1999正是国企改革、下岗的高峰期。 而今天中国各大银行的风光,其实和后来持续不断的改革与注资分不开,以下为转载的统计表。 源文档 <http://www.pbcti.cn/main/show.php?id=794011> 饮水不忘挖井人,银行赚了钱,别忘了注入血汗的纳税人。每当中国的银行们挥金如土的时候,还是多想想,你凭啥?

Continue reading »

Jun 26 2010

趣读数据

昨天在琢磨金融压抑的时候,去IMF的IFS数据库上查中国的储蓄数据,只有利率的数据,于是又转战央行的数据库,不得不说央行养的那帮人实在是太烂了,居然都没有时间序列数据的下载,只能一年一年的自己查,花了点时间。我只是看了一下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的状况,从1999年12月到2009年12月。房价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居然其中还莫名其妙少了一个月……不过,还是有几个挺有意思的现象来分享一下。 图1:企业存款、居民存款、流通货币的与上月的变化率 上图中,流通货币的增长率有着明显的周期性,每年一月流通的货币量会有大幅增长,我猜测应该和春节假期,回乡过年,以及企业的年终奖金发放有关,与而对应的居民储蓄与企业储蓄也有对应的变化趋势,居民储蓄大幅增长而企业的储蓄减少。 图2:存款变化,房屋销售价格变化,存款准备金率 企业存款在年初都要周期性的减少(年终奖金)。在2006年之前,居民储蓄增长与企业储蓄增长基本保持一致。 从2005年末到2007年末,居民存款增速显著下降,特别是定期存款增速锐减到负增长,此时,中国股市正经历从1000点疯长至6000点的大牛过程,无论何种原因导致了初始的上涨,全民炒股,存款搬家的过程无异于是对这次股市长红过程的最强有力的支撑。 同时期,企业存款的高增长,可能反映了资本市场的繁荣以及融资渠道的畅通。 全国房价在2007年的迟迟启动,也许反映了房屋销售是股市繁荣的副产品,而不是这次繁荣的主角。 央行对这次经济过热的药方是提高存款准备金,降低货币乘数。股市泡沫增速的后继乏力,在央行打压之后,终于重重的跌倒。我们看到的是,存款,特别是定期存款的高速增加。而同期,由于信贷的紧缩,企业存款与房价同时走低。 2009年春节后,紧缩的信贷使得房价跌到谷底。而央行为了配合4万个亿救市政策,在此时放弃了近3年内货币紧缩的果实,放松了信贷。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与其说是放开货币乘数,不如说是一个信号,放开了窗口指导之下的近似于行政管制的贷款配额。 企业存款在2009年三月启动的急速增长是对这次信贷大跃进的最直接的写照。而房屋价格的应声而起,也似乎表明的这部分资本所前往的目的地。房价是这次繁荣的主角,持币观望的居民闻风而动,存款再次搬家,居民储蓄增速的大幅回落与企业存款的高速增长,似乎推动了房地产泡沫的迅速膨胀。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不差钱,地王层出不穷,似乎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另外,这里使用的是全国的平均价格指数,对于部分热点地区,波动可能会更为剧烈。 数据结束于2009年,从各条曲线的走势来看,这场大战可能会继续到2010年末,2011年中。而从企业与居民储蓄率此消彼长的变化趋势来看,这次大战,应是个零和游戏,没有胜者。愚钝如我,还是租着房子,搬个小板凳,继续围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