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出国

Aug 31 2010

拥抱矛盾的美洲文明 (五)

第5日 尤卡坦半岛(墨西哥城--梅里达 Mérida -- 奇琴依查 Chichen Itza) 要离开墨西哥城了,前往传奇的尤卡坦半岛去拜访玛雅文化以及美丽的加勒比海。当初设计行程的时候,参考了水木上一篇2001年 Tenn的墨西哥 的游记,不过那是位猛男,直接做汽车17个小时从墨西哥城来到梅里达,用了整整一天,为了节省时间,也保持体力、斗志,我选择做飞机,墨西哥本地两大航空公司之一的 MEXICANA,下午1点半起飞,飞行时间105分钟,下午3点半到Merida。 升旗 上午最后再去Zocalo广场逛逛,9点钟有升旗仪式,不容错过。仪式开始之前,就已经有军警全副武装清理出广场,准备迎接仪式,无聊之余,看到一个墨西哥小美女,话说墨西哥城附近还真是没有美女啊……

Continue reading »

Jul 18 2010

拥抱矛盾的美洲文明 (四)

第4日提奥提华坎(Teotihuacan) 提奥提华坎文明是美洲地区最繁盛的早期文明,他位于墨西哥城东北40公里处的一处谷地中,建立于公元前2世纪,在公元2世纪达到顶峰,公元7世纪后渐渐衰败,并在10世纪后消亡。但提奥提华坎文明为人类留下的宝贵财富却没有因为文明的衰落而消失,而通过砖石堆砌的神庙区保存了下来,见证着美洲土著居民曾经繁盛的文明。 清晨离开酒店,坐地铁前往汽车北站前往古城遗址,一到汽车站就傻眼了,和国内不同,汽车站里各个不同的运输公司拍成一大排,像机场的航空公司一样,经营不同的线路。进大门一直向左走,走到大厅的尽头,才看到一个超小的门脸,写着提奥提华坎,还算顺利,买票、上车。 车同样爬着小坡,翻过墨西哥城四周的山脉前往提奥提华坎,沿途,山坡上都密密麻麻的修满了房子,显得有些拥挤。 车行45分钟,就到达了遗址区。迎面欢迎游客的就是一簇簇结满了红色、绿色果实的高大仙人掌,一丛丛剑麻,以及叫不出名字的树,结满红色的小果。 仙人掌果 门票大概50比索,相当于人民币25元,很便宜,好像基本上国家公园的票价都是统一的。穿过游客大楼,买票进场,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延伸到远方的石板大道——死亡大道,他的终点是月亮金字塔,而起点仍然未能确定,还掩埋在历史的尘埃里。死亡大道把整个主遗址区串联起来,目前的起点是神庙区,是一圈高台围起来的祭祀仪式场所。向北过一条小河,就到达了雄伟的太阳金字塔,这是世界上第三大金字塔,高71米,周长900米,游人可登顶鸟瞰遗址全景。继续向北,穿过一片高低起伏的高台建筑,就是月亮广场与月亮金字塔。这座城市在繁盛的顶峰可能有10万-20万居民,是政治、经济、宗教的中心,可惜,现在留存下来的,主要都是用石块堆砌起来的宗教建筑或者贵族官邸,普通的人的生活是如何还难以确定。 死亡大道起点,中间是太阳金字塔,远处是月亮金字塔。 世界遗产。

Continue reading »

Jun 21 2010

完全图文版 2007夏 东北游记——延吉+朝鲜

发现使用OneNote写游记可以加入图片,结合Word与Wordpress的发布功能,可以自动上传图片,于是尝试一下把游记加上图。先把某年去东北的试着加上图,顺便给大家介绍一下3年前去朝鲜边境旅游的见闻,没图没真相啊,呵呵。

Continue reading »

Mar 16 2009

完全版 东北游记 2007夏

延吉进行时 美女是去重庆的 早上过于积极了,不到五点就爬起来,匆匆吃了几片面包,去西单赶机场大巴,结果六点中就到了…接着就在半睡半醒中打发掉了一个小时。排队登机的时候,发现前面不远有一PPMM,开始YY各种艳遇的可能…这时,前面空姐说,这个班机是去往延吉的,不是去重庆的…闻罢,MM黯然离队…原来,美女是去重庆的,我和美女总是南辕北辙。 一天五顿饭 今天起得早,一整天也没什么正式的行程,于是吃就变成了主题。大清早吃了四片香蕉面包,飞机上又吃了粥和三明治。11点多吃了石锅拌饭,双层的欧~下面有一层是汤,呵呵,味道有点微甜,并不怎么辣。刚刚四点又吃了延边冷面,一不小心进了冷面的老祖宗,味道没有北京的甜,我仍然不是很习惯这个味道。坐在对面的大叔吃得相当快,并给我推荐了吃狗肉的好地方,看来,今天估计要吃五顿饭了…神啊,保佑我的肠胃向我的野心一样强悍吧~ 时光倒回30年--记朝鲜边境游 无时无刻不在呼吸,你不会觉得空气的可贵,某时如果突然缺氧,你才会知道自己曾经多么幸福。而自由,有的时候就像社会人的空气,没有了就让人压抑的喘不了气。 周五早上六点半坐上旅行社的大巴,和一群大老爷们开始了此次朝鲜之旅(其实20人的团队中,还是有两位女士的,一位是来自上海的老奶奶,另一位是与男友同游的朝鲜族小姑娘)。 车行两个小时,来到中国珲春的圈河口岸,领队交代大家,出关之后,照相摄影一定要注意,不能照朝鲜人,特别是军人以及边检站附近。在中国口岸的公告栏写着:朝鲜交通情况“差”,我还有点不理解。另外,手机,收音机等电子器材都不能带入朝鲜,于是存在了中方口岸。 安检出关,算是又一次走出国门。坐上中朝两国共同管理的国境交通车,前往朝方边检站,前方一条大河--图门江划分中朝两国的国境,一座大桥飞架两岸,连接起两个既亲密又疏离的国度。 大桥的尽头就是朝方的哨兵,停车检查,身穿深黄绿色长袖军服,戴着大一号大沿帽的朝鲜小兵上车逐个查验中国出境章。然后放行通过,我们就进入了朝方的领土,车子刚一下桥,水泥路也同时终止了,车子在土坡上扬起滚滚黄沙。 下车,等待入关,一等就是半个小时,还好,后来可以进入休息室暂歇。休息厅正中是金日成和金正日同志走在火红的阳光下的绝美图画,不知能不能照相,歪歪扭扭偷拍了两张,后来发现,原来这样的画作满大街都是…墙上贴着老金同志的不同时期的靓照。其它摆了些中文杂志,介绍朝鲜取得的伟大成就,不外乎就是新建了电场、服装厂、小金同学视察某部官兵,提出同志们要多照相,并亲切关怀要为部队提供更多的胶卷以及洗相试剂等等。 好不容易到了安检,我放在包里的三脚架还被怀疑为危险品,害我遭到开包检查。出了边检楼,到停车场的路上,竟然还有一个哨所查验通关手续… 终于坐上朝鲜的旅游车。网上有人说朝鲜搞了不少日本的报废车,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坐的这个车驾驶座在右边,不过车也还是右行的…导游说我们要去的罗津、先锋市离此54公里,需要走一个半小时。我有点困惑,不过马上就释然了,因为这一路上都是土路…那叫一个黄沙滚滚! 一路上都是丘陵山地,据说是金日成与东北抗日联军的同志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路边不时有画着小红旗并标注距离的牌子,指向的丛林深处就是曾经的革命圣地。路边还不时有小纪念碑,村庄中都有大幅标语,表示金日成同志永远和朝鲜人不民在一起。导游介绍说,朝鲜是由单一的朝鲜族组成的,朝鲜半岛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目前北朝鲜与韩国的分裂只是暂时的。他同时表示日本小鬼是朝鲜的首要敌人,其次是美帝,这些敌人一但蠢蠢欲动,朝鲜就进行军力展示,还以颜色。他说,朝鲜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进行战争准备,一切以军事为先,全民皆兵,18岁以后都要服役10年,如果考上大学者仍需服役5年。他又谈了一下中朝的传统友谊,从30年代抗日战争说起,还介绍朝鲜军民在解放战争中给予中国的帮助——对此我比较怀疑。然后对中国在今年朝鲜核试验之后赞同对朝鲜进行制裁表示了不满。 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要进入罗津这个位于中俄朝三国交界处于日本隔朝鲜东海相望的滨海小城,终于水泥路也再次出现了。 午餐后,先去参观罗津的海港,门口两个浓妆艳抹的朝鲜女保安站岗,港口的码头有些被中俄的公司租用了,集装箱码头上零散的堆了几箱货物,据说是朝鲜的特产品,如虎骨酒、人参、熊掌等。 接着前往一个小鱼村,号称某金同志曾来此与渔民、农民亲切交谈,并品尝了旁边的山泉。于是这两处民居就成为侧面崇敬领袖风采的场所…反正我个人对此比较无语。 其间穿插着去若干旅游商店的购物环节,邮票,布偶,虎骨酒,人参等,因为俺不懂行,而且价格不菲,我斗争了一下就啥也没买。其实有一样东西我比较有兴趣,每个朝鲜人都戴着一个有金日成头像的红色徽章,挺精致好看的,可惜人家不卖,这大概是最简单却显著的一个方式来区别游客和当地人。 然后去剧场观看儿童表演,说实话,演得真不错,动作整齐,配合熟练,表情丰富热情,富有民族特色…只可惜小朋友们实在是太小了,可爱是没说的,但是童趣与真性情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表演完了,观众就蜂拥上台,给小朋友们送上文具与糖果,并疯狂的与小演员合影,一个个小朋友被大家抱来抱去,此起彼伏。小朋友们也已经久经沙场。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一幅随君挑选的架势。据说,他们都是当地学校的文艺特长生,半天学习,半天演出。顺便大概说一下朝鲜的教育。朝鲜有三大免费系统,教育是其中之一,所有公民都可以读到高中毕业,进行高考,其中10%的可以进入大学学习,依然是完全免费。 下面是去当地的农贸市场购物,市场人很多,一部分是农牧渔产品,有海产,米面,粉条;另外一部分是日常用品,种类也挺多。价格方面,以人民币计算,米价为3元,打火机不足一元,而一般工人收入在170元每月,而导游收入在250到300元。我猜测食品供应应该主要是配额的,市场价格交易仅为补充。另外,中国人民币在此自由流通,而没有任何外汇兑换服务,据说朝鲜货币是不外流的。 晚上入住某海景别墅,其实就是建在海边的三层小楼,号称有三星,实际条件勉强能住吧,带卫生间,不过没电视,那个朝鲜只有一个台的传闻也无处验证了。不过幸好还有无敌海景,推开窗户就是沙滩与大海。罗津是天然良港,几乎没有潮汐变化,也没有大风光临,都被日本小岛挡住了——导游同志如是说。海边的夜晚很凉爽,天上繁星璀璨,这一夜安然入睡。 次日清晨,踏着朝阳在海边漫步,礁石的凹陷处有不少海星,他们恬静生活因我们的到来而被打断。还有一个朝鲜年轻人在晨读学习中文,不过与其他朝鲜人一样,都很不愿意和我们合影,担心被曝光。离开的时候,服务员们在门口与我们招手挥别——说实话,朝鲜的小朋友都是无比可爱的,不过长大了就#%!&,于是那个传说中“南男北女”的真实性,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这一日的内容就是上某个小岛,然后还有一个80大元的自费项目——去海上逗海鸥,看海狗。回来之后,就要在一个超级无聊的小岛上打发两个小时的时间。好在还有些水产可吃,比如小鲍鱼,生吃海参,海胆等等。在岛上也不是哪都能去的,我稍微望岛的顶部走了走,山顶哨所就有人跳出来大声喝斥。岛边有无数海带,石缝中还有小螃蟹,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 吃过午饭就乘车返回海关,又是一路颠簸,中途休息,有一群朝鲜妇女贩卖小的人参,木耳等山货。我觉得木耳应该还不错,就买了一袋,收到钱时,老婆婆的笑容真是无比的灿烂,据说30块钱对于在农村的她们可以改善一个月的生活。回头想想,我又有点怀疑,每天这么多旅游团,她们的收入也该不菲了吧。不过我大概相信木耳应该是货真的,我相信她们没有造假的技术实力。买完东西回来上车,树阴下几双敏锐的眼睛一闪而过。 哈,那我就顺便补充几点吧,关于闪亮眼睛,要钱的小孩与交通。前几年有个游记说,街头的军人与一些蹲在路旁的人眼中都是疏离和怀疑,那些蹲着的人是便衣。我这次倒是没有看到什么蹲着的人,不过在路边商店门口,路口经常有一些晃来晃去,看似无所事事的人,警惕的看着我们。搞的我在市区根本不敢怎么照相。路边还是有小孩找我们要钱的,你给他吃的,他们还不满意,人穷则志短阿,尊严多少钱一斤。要东西的小孩也不愿意被我们拍到,见到镜头就迅速跑掉了。由于朝鲜没有石油,因此他的道路条件很差,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去的这个地方太边远了,街头除了跑来跑去的旅游车,竟然看不到什么别的车辆。明显的缺乏物流与人员流动。这应该是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与计划经济的特征吧。 然后一路无事,来到边检站。我过边检一向不顺利的传统又一次应验了,在哨卡处因为佩戴墨镜问题遭到一小卒喝斥,你就不会好好说话么?真是虎落平阳。出境安检的时候居然还要查数码相机内容,虽然我早有准备,分两张卡照的,不过还是忍痛删了些有人物的,郁闷。终于出关了,望着对面的中国边防和五星红旗,真轻松、 亲切啊。上桥之前,朝鲜小兵又上来检查,方才放行。车穿过大桥,英勇的解放军战士只是敬了一个军礼,任由汽车直接开到边检站。这就是所谓的大国气度,国家越是强大,也就越自信,无论出入境,都更宽容,更人性化,流程也更简洁。 山中二日 清晨四点半就集合从延吉出发,两百多公里的山路在半睡半醒中耗费掉了五个小时,十点左右终于来到了长白山前,门票全额100,凭学生证可半价50,另加景区环保车68,淡季45,真是不菲。 走入山门,检票上车,车子直接跳过第一站谷低森林,来到倒车站,再花80大元,换吉普车直上天文峰,一路弯急坡陡,不过也没有网上说的那么惊险。路旁植被不断的变化,从繁密的树林,到长满小花的苔原,最后只有裸露的砂粒欢迎路人,这时也就走完10.5公里,到山顶了。回眸远望,无际的山林上笼着薄薄的雾气,亦幻亦真。下车,停车场旁边一侧是气象台,另一侧的大沙坡就是天文峰了。沿山路盘旋而上,不久就看到天池一角,顺着岩石缝隙拍照,然后继续前进,登上峰顶的一刹那,天池也就呼的全部跳了出来,在阳光下,明镜般的湖水上偶见几片垂死挣扎的浮冰,装满了周围群峰的倒影。可惜咱相机的镜头太狭小,装了这个就落了那个。山顶地上都是碎石,山石的造型也极其有趣,大约是风的杰作吧。不少疑似韩国人的老人家携带着各种重型装备在各种拍摄。而我就是随便走走瞧瞧拍拍照,因为还跟着一日游的旅行团,匆匆就要坐车返回了。 下山,换环保车,下站长白瀑布。在这里,我决定按计划离队,先在路边的岳桦温泉浴场找了个房间住下,包括免费温泉,150大元也还算可以接受。放下背在身上的全部行李,小憩一下,去温泉泡了一小下,在温暖的水中仰望蓝天,缓解了浑身的困倦,决定轻装前往瀑布,并登长廊,以长白天水濯我身心。 出门,走过木桥,走入一片葱郁的树林,而来自瀑布的溪水在桥下汩汩流淌。循林中步道徐徐而上行,我50岁的心脏暴露无疑,走不多远就气喘吁吁起来。还好,不久,前面就霍然开朗,一片河滩上,游人如织,而遥见瀑布挂前川,水流之下。拍照留念后继续前进,来到瀑布脚下,也是瀑布走廊的起点,25元购票,开始登山。进入走廊后,一阵阴风习习,不禁打个寒颤,里面又潮湿,又冷,即使快步前行,气喘吁吁,仍觉得寒气袭人,路上遇到不少上下山的游客,因为咱50岁心脏的缘故,还遭到了路上老人家的批评——说我喘的比她还凶——可我比她走得快很多,好不好……中途休息了两气,终于走出了通道,眼前豁然开朗,左侧是一股清水,而瀑布已在脚下。这是山间一条峡谷,沿着小溪继续前行。两旁的山上布满了碎石,据说以前这条通道就经常被落石光顾,常有步行者遇难。再往前走,谷地变得宽阔起来,散布着一些大石头,石头上一摞一摞的堆着小石头,似乎是代表着某种祝福。翻过一座小土山,天池就出现在眼前了,一剖清水掩映着周围的山峰,疲惫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休息半响,原路下山,又去泡了下温泉,随便吃了点干粮,又顺着山路往小天池方向前行。林间阴翳,蚊虫繁多,不得已,全副武装到牙齿,仍有小昆虫往眼睛上撞,实在是不能忍……爬高下低走了40分钟,才来到小天池,原来当年的雪山飞狐的药王谷就是在这里拍的。湖水其实挺脏的,虫子又多,但是映着岸边的树木与不远处的山峰,却显得异常的宁静、安逸。晚上房间的下面有温泉的管道,热得要死,一晚上翻来覆去,睡得很不爽…… 次日清晨,打点行装准备下山,先去了地下森林,林间的光影真美,又有小河流水,最后看到了谷地中的森林,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坐环保车出山门。 这时候,问题出现了,居然没有合适的车下山,厚着脸皮和同车下来的游客攀谈,打算搭车去二道白河,一问才知道,人家是包车旅行,打算去西坡的——正和我的计划不约而同,于是询问能不能搭车一起去,这一队大连的游客非常热心,就把我一同稍上了。到西坡的路正在整修,因此比较绕,路况也一般,大概走了2个多小时,才到了西坡山门。 西坡的游客明显比北坡少很多,门口显得多少有些寂寥,坐车先去了长白大峡谷,景致和上午的地下森林有点像,但是峡谷两岸被雨水冲刷如璧的岩岸,还是有几分瑰丽。然后就是继续盘山公路上山,车越往高处走,植被就变成了草甸,开着黄色的高山杜鹃,心旷神怡的美丽。到达停车场,这时距峰顶还有1236级台阶,一下车,山风习习,还颇有几分凉意,和导游说笑中开始爬山,似乎不多久也就翻越了千级台阶的障碍,天池又一次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台阶上面,右手边就是中朝五号界碑,并竖着若干牌子,告诫游人不要在边界打闹、举行宗教祭祀仪式,对界碑进行拍照摄像等。不过似乎根本没人管它,在边界处跳来跳去,摆各种姿势照相。西坡的峰顶是一个平坦的山背,远没有北坡奇峰千姿百态,不过由于背光,山坡下就是未化的积雪,右侧就是朝鲜的土地,也算是一脚踏两国,一吼震山河了。 下山,上车,出山门,继续跟车打算坐到松江河。半路上惊闻他们要在中途住店……我就郁闷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我还计划明早乘火车去沈阳,今晚就必须去松江河住店。看了看路牌,到松江河还有22公里,而当时是晚上18:10,以4km/h的速度计算,我走到午夜就可以到了,于是决定走路过去,路上还可以搭车。后面就陆续有车过来,路边拦车未果,继续走。也是我人品大爆发,刚走了500m,就有一个蓝色拉废铁的卡车停了下来,前排3个哥们,问我去哪,我说去松江河,他们说,100块钱拉你,我说,不成,我继续溜达,他们呵呵一笑,说,跟你开玩笑呢,上车!哈哈,搭车成功,于是我就钻进了后排座,坐在一堆杂物上面,一路和哥几个胡扯。没走多远,车就开锅了,呼哧带喘的爬着破。到前面一小河,司机小哥拿俩水桶下河边装水。这趟车搭的,真够劲 :)一路扯着淡,40分钟后到了松江河镇边上,几个哥们告诉我搭村里的小面包,2块钱就到火车站了。再三感谢,东北人都TMD是活雷锋啊!在松江镇20块钱一宿找了个挺干净的宾馆,问好了火车时间,去城里步行广场找店吃了个饭,就回来睡觉,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到市场买了点土特产——某人一直叫嚣——就上火车奔沈阳,继续俺的东北之行。 深入民间 (此游记就卡死在这里了,凭记忆把他补上吧)。 已经忘记坐的是那班车了,大概是N198次吧,从白河开往沈阳。慢车,应该说是极慢,要晃悠整整一天,12个小时的样子。车上貌似游客的人很少,主要是进城或者回乡的普通劳动者,因为火车票相对来说,非常便宜,600公里40元人民币。他们大包小包的背负着行李,但却快乐,互相攀着老乡,拉着家常。我一个学生装扮的人,他们也不过来和我闲扯,我也不知道怎么加入他们的对话,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也算是一种深入民间了吧。 大多数的对白都已经忘记了,不过有一件事却让当时的我颇为纠结。后来,也因为这一节想不清楚而使得此游记近乎夭折。2007年,应该是免除农业税的第二年,老乡的对话许多也围绕着生活上的新变化。简单总结,大概有以下几个情况: 1.种田的压力没有了:家中的耕地如果较好,就转给愿意种田的人;如果没人愿意种,那么就基本抛荒。 2.解放了劳动力:勤劳的人就去工厂做工,或者进城打工,收入有所改善;有些无所谓的就在家打牌、打麻将,赌博之风愈盛。 3.工厂的保护、培训跟不上。一个大婶说在工厂洗什么东西,对手有伤害,直掉皮,工厂发了手套,但是戴上以后不方便,跟不上流水线的速度。 当时很纠结这个政策引发的行为变化,现在想想,本来都有两面性的,这两年过去了,好像中国农业也没有垮掉。而且,当我意识到,现代农业本质上是工业之后,一切都释然了。 入夜,终于抵达了此行的最后一站,沈阳。下车打电话就被电话亭黑了……居然要价比手机还贵!不是号称一分钟3毛么…… 盛京沈阳 找了个铁路宾馆,吹了一天的火车风……那真是风尘仆仆啊,赶紧洗澡睡觉,回到文明社会,感觉还行。次日清晨,按照地图先杀奔沈阳北陵,即清太宗皇太极同学的昭陵。公园挺老大,早上雾气弥漫,晨练的人不少,有皇太极塑像一座,顶盔冠甲,也还挺威猛。不过想想中华文化一不小心就被他们几个给再次阉割了,心中实在有点不爽。皇陵本身没啥意思,因为这种仿明陵风格的墓葬形式实在是看得太多了,从北京看到南京,转一圈又来到沈阳,呵呵。 之后前往9·18纪念馆,一本日历的设计让人印象深刻,想想我还真挺革命的,在北京看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去南京看大屠杀纪念馆,去衡山看国民革命军忠烈祠,来沈阳又去看9·18事变纪念馆,在昆明还去探访了西南联大。不过过程挺郁闷的,内部的展览只照了几张万人坑的…… 下一站是张学良故居,所谓的张氏帅府,小张要不是搞了个双十二事变,被关了一辈子,他当年不抵抗的事情,也是一本烂帐。不过他和赵四小姐的爱情还是让人很感动的。张少帅小洋楼旁边的一记院落,据说就曾是赵一荻小姐的故居。另,公园的导游小姐非常漂亮,看得我很口水的说…… 马不停蹄,杀奔盛景故宫,其实挺土的……我估计多尔衮同学进了北京城,估计连北都找不找,文明总被野蛮所打败,唉,我大明真不争气,怪不得网络小说都喜欢YY一把崇祯。不过据说是因为小冰河期的问题,唉。 买不到动车组,于是来一软卧回家,好累啊~~ 我已经发现了,我所有的游记,都是被“补完”的。 晔,于2009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