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古巴

Apr 19 2007

古巴印象(四)

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过于懒惰了……去年底的游记都没有写完……纽约的还没有写……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最近边干活,边补上一点吧。 古巴人民都是艺术家 在游荡于古巴街头的若干个日夜,一句话总是挂在嘴边,那就是:"古巴人民都是艺术家!"挑两个话题让大家分享一下。 之一,公共交通与老爷车 古巴的交通状况是糟糕透顶的,公共交通运力严重不足,因此在路边招手搭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因此,在人来人往的路口,就有专门穿黄色制服的协管员,专门负责组织大家搭车……据说,古巴的政府车辆都是蓝色车牌,在有空座的条件下,必须搭载路人——我就想啊,如果中国也有这样的制度,多有意思,大家肯定都排队坐奥迪 :) 除了旅游的车辆还算比较不错,古巴老百姓坐的公共汽车,只能用残破不堪来形容。长途车经常就坏在路上,城里的大公交车,及其巨大,而且还拥挤不堪……似乎中国对古巴的援助之一就是提供了不少大客车~ 在哈瓦那出城的路口,路中央的隔离带,站满了各种衣着时尚的古巴美女——她们都是在路上准备搭顺风车的——也算是哈瓦那别样的一种风情了。 然而许多古巴家庭是有私家车的——虽然主要以30 年以上的老爷车为主——后来去加拿大国际车展上看的老爷车,我都不兴奋了。60 年代,美国势力退出古巴的时候,大量美国人的豪华车留在了古巴,于是,很多当时的豪华车就被精心保养、维护,使用至今。在古巴的街头,分分钟都有擦拭得锃亮,反射着阳光的老爷车冲击着我们的视野——开始还举起相机,咔咔的拍照,后来见得多了,也就懒惰了。对于古巴的工业产品,我们严重认为他们缺少玻璃——在Varadero ,一辆老爷车四个侧面的车窗都没了,是用黑色的塑料袋堵上的,车一开,两边就鼓起几个黑色的大泡泡……哈哈。这些车,不仅擦得亮,而且经常被几何线条与贴画装饰得魅力无穷。 古巴的出租车也是很有特色的。有一种三轮摩托,黄色的,敞篷,车身就像半个鸡蛋……俺没坐过,不过看起来是十分搞笑。在哈瓦那街头的出租车,更是鱼龙混杂,有宽大舒适的美式敞篷车,也有俺坐过的大概有至少 30年车龄的苏式拉达……   之二,老房子的青春 古巴的房子也是私有的,也挺紧张的,也是好坏差距甚大。有些破败的令人望而却步。不过古巴人民的乐观与幽默就偶尔在细节中体现出来了。在某个小镇,一栋青石小楼已经很有些破败了,我站在跟前,咔咔的照相。偶然间,却发现房子护坡的青石间多有罅隙,已经不够稳固了。房东在修补这些缝隙的时候,特意多糊了些水泥,把分离的线条连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骆驼的图案……这哪里是补墙,这完全就是艺术啊!  

Jan 14 2007

古巴印象(三)

喷云吐雾与无酒不欢 提起古巴,雪茄是大家首先想到的特产品,可惜我没有自我毒害的爱好,所以估计也没有机会体会瘾君子的乐趣了。不过一下飞机,就有白人大妞问,能不能吸烟,得到明确答复后便一坨人吞云吐雾起来——真是在加拿大憋坏了……不过既然慕名而来,我也买了那么十数支雪茄,以供有志者、有缘者完整一下人生。 顺便介绍一下我所购买的 Cohiba品牌雪茄,这本来是 Fidel Castro同志及古巴中央领导享用的雪茄,在 1982年首次成为公众消费品,作为一个年轻的品牌,老卡同志的代言工作做得格外成功,使其迅速成为优质的代名词。   至于酒,那就更是令人热血沸腾啦。N年前( 4<N<5)买过一本原版小说,叫做《 Treasure Island (金银岛)》,书中的各色人等,都要在酒馆点上一瓶莱姆酒( Rum/Ron),然后开始享受人生。于是呢,当然要试一试再说拉。 先来段历史,没兴趣的可以跳过: 盛产甘蔗闻名的西印度群岛正是莱姆酒( Rum)的故乡。莱姆酒之名即源自西印度群岛原住民Rumbullion语首,Rum意指兴奋或骚动之意。莱姆酒是以甘蔗为主原料制成的蒸馏酒。先将压榨出的甘蔗汁熬煮,分离出砂糖结晶,再利用制糖所产生的糖蜜加入经发酵、蒸馏程序而成、或制糖过程中剩下的残渣做为原料经发酵蒸馏过程制成。 莱姆酒因产地与制法的不同而不同,依色泽可分为透明、金黄、暗褐色三种,依糖份高低与酒精浓度不同则分为清淡、温和、厚重型三类。莱姆酒的特色在于风味醇和,适合与可乐、果汁等各式非酒精饮料搭配使用,是调制鸡尾酒的主要基酒之一。 以我的酒量,当然以辛辣、强劲著称的Rum是不能直接享用啦,在我们的腐朽生活中,每日不可或缺的是以 Rum为基酒的各种 Cocktail(鸡尾酒)。由于完全没有 common sense,每次点酒,都要费一番苦心,要么是背下旅游手册上拗口的西班牙语发音,要么是在吧台左顾右盼,学习别人点了些什么。 下面介绍一下几种我比较能搞清楚的品种,可以访问wikipeida 的海外游子,可以参考维基的相关 条目: 1. Cuba Libre (Free Cuba/自由古巴 ),据说是由在古巴的美国大兵发明的,主要的配料是可乐 +莱姆酒 +柠檬汁,非常简单,味道也不错,强劲的莱姆酒与冰凉甜腻的可乐的组合,令人欲罢不能。   2. Piña Colada 是一款无论男女都很喜欢的品种,大概是用椰奶 +菠萝汁 +莱姆酒等等配制而成,口感很温厚,容易入口,算是一个很温柔的品种。   3. Mojito 是著名作家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最爱的两种酒之一,此酒也因为这位名人而大为流行,配料是薄荷叶 + 糖粒+ 莱姆酒+ 柠檬汁+ 苏打,口味甜而不腻,清凉解暑,是在炎热的古巴阳光下享用的佳品。在哈瓦那老城区离教堂广场不远的巷子里,一家当年海明威经常光顾的酒吧,La Bodeguita del Mel,仍然生意兴隆,客似云来。 …

Continue reading »

Jan 07 2007

古巴印象(二)

社会主义,理想主义革命者,加勒比海,雪茄,莱姆酒,殖民地,西班牙 ,是古巴留给世人的关键词。无论你来自世界的那一个角落,都能在这里找到你所需要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好事者可以来了解社会主义的冰山一角,反政府、反主流文化的理想主义者可以在这里找到革命先行者的足迹,冰天雪地的诸位白白胖胖可以享受加勒比海湛蓝的海水、明媚的阳光,烟鬼酒鬼们在这里吞云吐雾、无酒不欢,对欧洲文化深深向往者可以找到西班牙的影子、感受拉丁文化的慵懒与豪放,相见世界大同的人可以看到不同肤色的人手拉着手尽情欢畅……这就是古巴,加勒比海中的明珠。 关于古巴的旅游景点介绍,游记攻略,数不胜数,我辈被就是农民进城,一知半解,再加上实在懒惰,就不再详述,挑些在半个月之后,还在心头萦绕的点滴感受,与诸君分享。 Habana! Habana! 对哈瓦那的第一印象是惊艳。公路沿着海岸线延伸,长途车两边是波澜不惊的灌木、小镇、大海,突然穿过一条隧道,当视线由近及远,发现一切恍如隔世。映入眼帘的是错落有致的雕像、要塞,欧式的建筑,一切的一切,让我们这些从东方而来,在新教的大本营孤单寂寞了半年的行者,发现了来自欧洲美丽。我的语言然后就变得如此苍白,相机的镜头就变得如此狭窄,只有心中一个声音不断的呼喊, Habana! Habana! 哈瓦那的美是全方位的,宽阔的大街,气势恢宏又精雕细琢的建筑,狭窄质朴的小巷,摇摇欲坠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的危楼,各式各样的老爷车,价格不菲味道不错的古巴饮食,曾经辉煌却已落魄的总督官邸酒店,花枝招展的花篮女子,青春热情的学生,路边招手搭车的妙龄女郎,高大却有点阴森的天主教堂,繁荣的小商品市场……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让我在审美疲劳之后还能再次惊艳的,感受到历史的脚步一直就未停息的地方,却是哈瓦那的公墓。 哈瓦那的公墓 据说,哈瓦那的公墓中葬有2,000,000人,相当于现在哈瓦那市的全部人口。当初选址颇有先见之明,离老城区距离深远,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大,仍然在规划上处于一个合理的位置上。 一进墓园,除了肃穆之外,是震惊。这哪里是墓园,简直是一座雕塑的王国。沿中轴线前行,两侧都是精心设计的墓室、雕塑:金字塔、纪念碑、圣母、天使、小教堂——看的多了,就发现很多是大同小异,都是宗教题材的纪念雕塑,还有一些是模仿著名雕塑作品的"赝品",但作为没有真正去欧洲见识过的土人,还是觉得豁然开朗——原来对安息地的奢侈,西方不逊于中国。 顺便看了一下时间,奢华精美的墓大致都在20世纪中叶以前,应该还是西班牙殖民文化的主流时期;到了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墓的装饰就简单多了,大概是受到美国新教简约实用主义的影响,一般都是方方正正,有个十字架而已。 60年代以后的新墓就少多了,也许是墓园日益拥挤的缘故,革命后修建的大型墓园都是烈士的纪念碑,典型的俄式工业化建筑风格。一个墓园,不经意间就见证的社会的变迁。

Jan 02 2007

古巴印象(一)

发现自己越来越懒,完全没有写游记的动力,在加上回来在 Google Earth上一看,大多数的旅行 Features都能够轻松找到,当下写游记的动力就指数衰减了……不过既然砸了这么多钱,总要有点回声不是,于是还是随便写段文字,聊以回味。 日程如下(修改自吟欢师兄的随笔): 12 月16日 : 傍晚乘坐加航航班飞往古巴度假胜地 Varadero 12月17 日:冒雨在Varadero 半岛上探索,乘坐半岛上的旅游车到达了半岛的最东面的海角,然后又步行遍历了西面的Varadero 小镇。 12 月18日 :租用并学会驾驶小绵羊(小摩托),继续在半岛上探索,基本上还是围绕小镇进行采风,并定下去哈瓦那的路线。 12 月19日 : 清晨乘坐长途旅行车前往哈瓦那,中午到达,展开哈瓦那二日游。此日主要集中于中央城区和老城区。 12月20 日: 继续在哈瓦那旅游,集中于老城区和新城区。晚上返回 Varadero。 12 月21日: 乘坐一辆韩国现代的中巴前往古巴古镇: Trinidad。途中经过二个省会 : Cienfuegos和 Santa Clara。整个旅程700 多公里,早上六点半出发,大约九点回来,路上坐车大约坐了11个小时。 12 月22日 : 在Varadero 休息,并购买昂贵的Cohiba雪茄十只。同时买了二瓶 Rum酒,打算以后有机会表演一下调Cuba Libre(自由古巴) 鸡尾酒( 其实就是可乐+lime+Rum) 12月 23日 :继续度假,玩了一下脚踏船,被晒得晕忽忽的。傍晚前往机场,在机场遭遇黑人大妈笑里藏刀,晚上坐在飞机的最后一排返回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