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政治

Oct 05 2014

ZZ:官员提拔:选能人还是选亲信?

官员提拔:选能人还是选亲信? 马亮|2014-10-03 简言之,经济绩效对底层官员晋升影响很大,但越往上走,经济绩效在干部升迁中的作用越来越弱,而对权力中心的政治忠诚则越来越重要。他们认为,之所以经济绩效在不同级别官员晋升中的作用不同,是因为官员彰显政绩的能力和威胁上级的能力在不同层级是截然不同的。县级官员的才干与县域经济绩效之间的关联度较强,可以据此来评判其胜任力,但到了市级和省级,这种联系并不明显。相当于市县级官员来说,省级官员更可能对权力中心构成直接挑战,因此其忠诚度更显重要。 图片来源:《环球人物》   对于中国等非普选民主体制的执政者来说,遴选合适的下属和同僚,事关他们的政治前途和生死存亡。这项工作挑战重重,因为它需要在候选人的胜任力与忠诚度之间权衡——执政者为了巩固政权,倾向于选拔胜任的下属,但这些能人可能拉帮结派并挑战其政权;如果选择忠诚的追随者而不考虑其胜任力,则可能滋生腐败并动摇执政基础。另外,即便执政者想要遴选胜任的下属,他们也面临困难,因为胜任力难以观测和衡量。 究竟什么决定了中国政府官员的选任?关于这个重要的政治经济学问题,学界一直存在争议。大体来讲,其观点可以分为两派:政绩决定论(选能人)和派系决定论(选亲信)。后者认为,政治关系是影响政府官员能否升迁的关键因素,此前对中央委员的研究也的确证实了这个论点。 虽然派系和政治关联在干部升迁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惊人的经济增长成绩却说明,中共的干部管理制度的确有能力遴选和提拔能够基本胜任工作的人来担任政府要职。因此,绩效在晋升锦标赛中的作用备受关注,而经济绩效特别是财政收入和GDP的增长率,也被发现是干部晋升的关键绩效指标。 围绕上述两派观点,产生了大量实证研究,但是它们却无法取得一致结论。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吕晓波、匹兹堡大学的李磊(Pierre F. Landry)和华东政法大学的段海燕(音译)认为,对于不同级别的政府官员,经济绩效在其晋升中的作用可能不同。经济绩效在中低层政府官员晋升中发挥的作用会比其对高层政府官员晋升的影响更大,因为这样可以使执政者能够在下属的忠诚度与胜任力之间保持适度平衡,从而维系其执政基础。 简言之,经济绩效对底层官员晋升影响很大,但越往上走,经济绩效在干部升迁中的作用越来越弱,而对权力中心的政治忠诚则越来越重要。他们认为,之所以经济绩效在不同级别官员晋升中的作用不同,是因为官员彰显政绩的能力和威胁上级的能力在不同层级是截然不同的。县级官员的才干与县域经济绩效之间的关联度较强,可以据此来评判其胜任力,但到了市级和省级,这种联系并不明显。相当于市县级官员来说,省级官员更可能对权力中心构成直接挑战,因此其忠诚度更显重要。 与以往单纯关注某个行政层级的研究不同,他们首次从省级、市级和县级三个层面对经济绩效与干部升迁的关系进行研究。他们构造了1999-2007年中国所有省(直辖市、自治区)、所有地级市、以及11个省和4个直辖市的所有县(县级市、区)的党委书记和行政长官的数据库,实证分析证实了上述假设。 在排除了人口规模、农村人口比例、与上级政府的地理距离、政治竞争强度等因素的影响后,研究显示:经济绩效对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晋升产生积极作用,对市委书记(而非市长)的晋升产生正面影响,但却未对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晋升产生显著影响。在经济绩效指标中,财政收入增长率对干部晋升的影响更强也更趋一致,而GDP增长率的影响则相对较弱,表明上级政府更关心下级官员的“朝贡”能力。 有意思的一点是:因为GDP数据可能被“注水”,为了考察数据造假是否对干部升迁产生影响,他们利用卫星成像技术获得各地区夜晚亮度的指标,将其增长率作为衡量经济绩效的真实指标。用夜晚亮灯增长率同GDP增长率之间的差值作为衡量数据造假程度的指标,发现它并不影响干部升迁。这表明,即便地方官员试图在经济数字上弄虚作假,他们的晋升概率也不受影响。有趣的是,亮灯增长率也不影响干部升迁,说明官员深谙上级政府关心财税而非“亮灯工程”,因此不会在夜晚亮灯上做文章。 为了遴选贤能之人,执政者建立了一套严密的统计与报告体系,以监测地方官员的执政能力。与此同时,执政者也要防范下属可能“篡权夺位”,必须确保其亲信足够忠诚。为此,执政者采取了以汲财能力考评低层官员,而以忠诚度选择高层官员的双元机制。 虽然这种对上与对下截然不同的“双元型干部选录机制”有助于执政者遴选人才并巩固政权,但它也存在一定的弊病。因为强调忠诚度,高层官员的胜任力不足,在制定政策时容易犯错。由于关注经济绩效,低层官员往往为了短期见效而不惜代价,造成经济增长的许多负面影响。而被视为不够忠诚的下层官员,即便胜任也无法升迁,遭遇“玻璃天花板”效应而士气受挫。由此可见,如何推进干部管理制度创新,成为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期执政者面临的重要课题。 参考文献 Lü, X., Landry, P. F., & Duan, H. (2014). Does performance matter? Evaluating the institution of political selection along the Chinese administrative ladder. APSA 2014 Annual Meeting Paper. Retrieved from: http://ssrn.com/abstract=2452482

Continue reading »

Oct 04 2014

新华日报

100414_0927_1.jpg

【立此存照】镜外势力|说得太好了

Continue reading »

Sep 29 2014

ZZ Q&A:香港

香港9月

《紧急上架》香港问题答客问 文/梁啟智

Continue reading »

Apr 07 2013

【转载】同人于野: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同人于野 http://www.geekonomics10000.com/712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3年3月10日)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独裁国家成功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的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民主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有人可能立即会说这是制度问题。但“制度”在这里与其说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在The Predictioneer’s Game(《预测师的博弈论》)这本书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Bruce Bueno de Mesquita指出,真正原因是在刚果,利奥波德二世只需要让少数人高兴就足以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在比利时,他必须让很多人满意才行。我认为这个答案跟“制度论”的区别在于必须让多少人满意,这个人数不是制度“规定”出来的,而是实力的体现。   Bueno de Mesquita和合作者研究多年,得出了一个能够相当完美地解释很多政治现象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三个数字来描写。以国家为例,这个“三围”就是层层嵌套的三种人的人数: 名义选民:在名义上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公民。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对谁当领导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 实际选民:那些真正对谁当领导人有影响力的人。对美国来说这相当于是选举这天出来投票的选民,对沙特这样的君主国来说这相当于是皇室成员。 胜利联盟:必须依赖他们,领导人才能维持自己权力的人。对美国总统来说这相当于是在关键选区投出关键一票让你当选的人,对独裁者来说这是你在军队和贵族内部的核心支持者。 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民主,关键并不在于是否举行选举,而在于胜利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的人数。领导人工作的本质是为联盟服务,因为联盟对领导人有推翻权— 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们有能力随时换一个。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它都是事实上的独裁国家。这个理论看似简单,其背后必须要有大量的数学模型、统计数据和案例支持,它们首先出现在政治学期刊上,然后被总结成一本学术著作The Logic of Political Survival(《政治生存的逻辑》),并在2011年形成一本通俗著作The Dictator’s Handbook(《独裁者手册》)。 在通俗史书和影视剧中人们经常研究权术,惊异于为什么像慈禧和魏忠贤这种文化水平相当低的人能够把那些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玩弄于鼓掌之间。难道政治斗争是一门需要特殊天赋的非常学问么?现在Bueno de Mesquita的“三围”理论,可以说是抓住了政治的根本。所有领导人,不论什么体制,其做事的终极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获得权力,第二是保住权力。要知道即使最厉害的独裁者也不可能按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他们必须依靠联盟才能统治。为此领导人取悦的对象不应该是全体人民,而必须是联盟。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一心为民或者能从长远筹划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即使在民主国家也常常干不长,而那些腐败透顶的独裁者却常常可以稳定在位几十年。从这个根本出发,“三围”理论可以回答我们对政治斗争的种种不解之处。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功臣?变法为什么困难?为什么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却反对给高技术移民提供特别渠道?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会推翻别人的民选政府?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越丰富,它就越不可能民主化?为什么经济发展并不一定能带来民主?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用领导人和联盟的互动来解释。三围理论能把种种帝王之术解释的明明白白,可以说是学术版的“厚黑学”和现代版的《韩非子》。 政客搞个什么政策,常常从意识形态出发来给自己找理由。比如共和党经常谈论家庭价值,什么反对同性恋和堕胎之类。这些所谓的自由或保守思想都是说给老百姓听的。真正重要的是不同政党各自代表一部分选民的利益,并都争取中间派。政客,是一种比老百姓理智得多的动物,他们并不从个人好恶出发做事,背后完全是利益计算。《独裁者手册》提出了五个通用的权力规则。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还是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要让联盟越小越好。联盟人数越少,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名义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他。 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动。萨达姆上台七年前就已经掌控了伊拉克的石油。 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是也不要过多。 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凯撒大帝曾经想这么做,结果遇刺身亡。历史上变法者常常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通过税收、卖资源或者外国援助拿到钱,用一部分钱把联盟喂饱,剩下的大可自己享受— 或者,如果是好的领导人的话,也可以拿来为人民某点福利。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既然联盟必须拿到回报,而警察又是一个重要的联盟力量,为什么独裁国家的警察工资反而都比较低?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对领导人来说纵容警察腐败是比直接给他们发钱更方便的回报办法。 联盟是领导人的真正支持者,但由于其掌握推翻领导人的手段,他们也是领导人的最大敌人。领导人对付联盟,除了必须收买之外,还有一个用外人替换的手段。路易十四继位初期联盟里的贵族都不是自己人,他的做法就是扩大名义选民,给外人进入政治和军事核心圈子的机会,用新贵族替代旧贵族,甚至把旧贵族关进凡尔赛宫,使这帮人的富贵只能依靠他。对领导人来说,联盟成员的能力不重要甚至反而有害,忠诚才是最重要的。朱元璋为什么要屠戮功臣?就是要削弱联盟的能力,同时证明联盟成员是可替换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中国皇帝的统治之所以稳定,一个很大原因就是通过科举制度扩大了名义选民,让功臣和贵族始终保持一定的不安全感。 联盟和名义选民的相对大小关系,是政治格局的关键。有没有投票选举,有没有自由媒体,有没有三权分立,有没有监督机制,都是细节而已。只有当联盟人数足够多,成功的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实现。如果联盟人数少,哪怕在民主国家也会发生独裁式腐败。此书中有个好例子。美国加州贝尔市人口不足四万,经济很差,然而其市长却给自己定了个78万美元的高年薪,其市政委员会成员年薪也有10万— 要知道洛杉矶市长年薪才20万,美国总统才40万,其它地方的市政委员会工资不过每年几千而已。贝尔市长能做到这些,恰恰是其成功设计了一场参加人数很少的投票,把贝尔市从普通城市变成“宪章城市”。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关起门通过少数几个联盟成员自己做。 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都是小联盟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都很腐败,而且它们的主席都能在任很长时间。国际奥委会总共只有115个委员席位,重大决定只需要赢58票。这意味着只要收买少数委员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投票结果,而众所周知奥委会委员在决定奥运举办城市时的确会接受贿赂。据BBC估计现在贿赂奥委会委员的总价码大约不过才一千万美元。国际足联更腐败,你只需要13票!所以贿赂他们一个人需要的钱就更多,据报道有一个委员的亲口开价是单人八百万美元。也只有腐败,才能解释把世界杯主办权交给卡塔尔这样的荒谬决定。其实消除腐败的办法很简单:扩大联盟人数。比如可以给全体奥运会运动员投票权,不过奥委会主席是不会赞成这个建议的。 上市公司虽然有广大的小股东(名义选民),但是董事会往往只有十几个人。联盟人数极少,对CEO来说是一个容易形成独裁的局面。一般人可能想象CEO的工资应该跟他的业绩密切相关,而据《经济学人》2012年报道的最新统计,CEO工资跟业绩根本没关系!事实上,CEO的最佳策略不是搞业绩而是搞政治。他们必须在董事会安插自己的人马,研究表明越是在董事会有亲信的CEO,他们的在位时间就越长。比如惠普女CEO Carly Fiorina因为行事高调和错误收购康柏,现在已经成了IT史上的笑话,但是她在任内做的每个动作都符合权力规则。Fiorina一上台就不断在董事会排除异己,减少联盟人数。而她不顾市场反对坚决收购康柏,正是为了扩大名义选民,进一步冲淡董事会中对自己的反对势力。然后她给新的董事会加薪,正是收买联盟。当然最后因为惠普的业绩实在太差,股价一跌再跌,Fiorina任职六年后被迫在2005年下台。就是这样她仍然得到一笔巨额遣散费。其实Fiorina被赶下台的关键还是董事们都有股票,他们对股价的关心最终胜过了对Fiorina“喜爱”。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倘若惠普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国家,也许Fiorina就会在领导人的位置上一直干下去。 那么在人民享有广泛的投票权,联盟人数理论上可以达到全体选民的一半的民主国家,权力规则是否还起作用呢?答案是民主国家领导人与独裁国家领导人并无本质区别:他们都必须优先保证自己铁杆支持者的利益。 Bueno de Mesquita提出,当我们谈论民主政治的时候必须了解一点:所谓“国家利益”,其实是个幻觉。国家作为一个抽象概念并没有自己的利益 — 是国家中的不同人群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政客们无非是代表一定的利益集团进行博弈而已。因为联盟人数太多,民主国家领导人没有办法直接用钱收买联盟,但是可以给政策。以美国大选为例,奥巴马的铁杆支持者就是穷人,以西裔和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年轻人和女人。那么他当选后就一定要把大量税收用于社会福利,加强医保和社区服务。最近罗姆尼败选后就此大大抱怨,但是罗姆尼当选也得回报自己的支持者。美国政界常见的“专项拨款(earmark)”和“猪肉桶(pork barrel)”现象,就是政客回报自己选区的特定选民的手段。《独裁者手册》列举了权力规则在民主国家美国的种种体现:搞集团投票(block voting),国会选举要划分选区,就是为了减少联盟人数;民主党倾向于增加移民并给非法移民大赦,就是要扩大名义选民;两党都特别重视税法,就是要控制钱;民主党搞福利,共和党支持把大量研究经费投入到疑难杂症等往往只对富人有利的研究,就是为了回报各自的联盟;共和党反对给富人加税和医保改革,就是因为绝对不能动自己联盟的利益。美国以外,种种选举中的政治手段也是屡见不鲜。在新加波不给李光耀的党投票的选区的住房计划会被削减;有些国家存在直接买票的情况,而更高级的做法则是哪个村子投给我的票最多,我当选之后就给哪个村修条路。 有这么一帮人,他们相信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真心热爱民主,希望能借助外国力量推动国内的民主。这帮人太天真了。民主国家领导人的确要取悦人民,但仅限于其本国的人民。事实上,民主国家领导人在国内处处受限,但在对外政策上却可以像独裁者一样行事。美国总统爱说美国要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而此书指出,这全是胡扯。美国对外政治的唯一原则是确保美国人的利益。为此美国要求外国政府施行有利于美国的政策。这有两个办法,不常见的办法是战争,常见的办法则是对外“援助”。 2010年,女经济学家Dambisa …

Continue reading »

Jan 14 2013

ZZ:赵鼎新: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

赵鼎新:当今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 发布时间:2013-01-04 09:40 作者:赵鼎新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 74802次 共识网受权转载 苏振华对本文的初稿提出了中肯的批评和建议,在此致以感谢。 二十世纪中国是一个革命的世纪。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经历的主要革命运动有辛亥革命、二次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和共产主义革命。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又搞了许多具有社会革命性质的社会运动,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土地改革、人民公社运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逐渐从一个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但是中国的一些知识份子、学生和民众却从共产党手中接过“革命的旗帜”,于是就有了1989年的学生运动以及最近的“零八宪章运动”和所谓“茉莉花运动”等集体行动的事件。当然也有知识份子提出中国应该“告别革命”,应该反对激进主义。这是一种应然性吁求,但问题在于:中国是否会再发生(或者能避免)一场革命性的社会动荡? 这一问题甚至引发中国政治精英的广泛关注。最近网上有文章说中共高层有不少人在阅读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的《旧制度与大革命》(L'Ancien regime et la Revolution),幷说王岐山看完此书后曾担忧地表示:中国的现代化转型不会那么顺利;中国人自己的代价也没有付够。当然,革命一旦发生,人民将付出的代价在一定程度上是由革命性质决定。一般来说,政治革命(一场只改变政权的性质,而不改变社会经济结构的革命)给社会带来的震荡要远远低于社会革命(一场既改变政权的性质,又改变社会经济结构的革命),非暴力革命给社会带来的震荡要远远低于暴力革命。王岐山也许是在担心中国会发生一场暴力革命,甚至是暴力性的社会革命。 不管上述中共高层读书的传说可信度如何,有一点十分明确:虽然近年来中国政府在维护稳定上花了很大的力气,中国的经济在近三十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民众的生活水平在近年来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中共高层丝毫没有减轻对在中国再发生一次革命的可能性的焦虑。中共高层为甚么会如此忧虑?当前中国与政权稳定相关的根本问题是甚么?本文试图在理论的指导下对当前中国面临的困境作出分析。

Continue reading »

Feb 14 2012

转载:台湾网友分享的闽煮经验 via @中年格瓦拉

中年格瓦拉: 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 "以台湾民主转型的经验看乌崁事件的可能后续发展 --回复陈有西老师的”论维稳” 我覺得這篇比回覆韓寒的文章好很多 希望更多人看到 求轉發求評論@笑蜀@五岳散人@王海@潘欣@易鹏@火红凤凰飞@石扉客@亭林镇合唱团@王志安@封新城@袁莉wsj@易鹏@胡紫微@侯虹斌@阿年导演@林楚方@李承鹏 查看大图|向左转|向右转   台湾早期选举史….回应韩寒..让一部分的人先选起来 @王志安@贺卫方@王小山@林楚方@笑蜀@李承鹏@于建嵘@刘瑜@章诒和@任志强@韩志国@易中天@彭晓芸@左小祖咒@封新城@韩志国@潘欣@跨界旅人@程福如律师李宇晖_Huey@天佑中华A 查看大图|向左转|向右转

Jul 27 2011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有人说,别以为微博会反映什么舆论,什么民意,想删除,可以删除的干干净净。我想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删除不掉的,一个叫做良心,一个叫做人性。

Continue reading »

Aug 13 2010

轉載:箭鱼行动

最近看了西西河上一片長貼《劍魚行動》,感覺很有點意思,增長不少見識,和諸君分享。 【【原创】箭鱼行动(0)-----说说革命(代序) 【原创】箭鱼行动(1): 千金易得,一将难 【原创】箭鱼行动(2): 南方,南方 【原创】箭鱼行动(3): 醉里挑灯看剑 【原创】箭鱼行动(4):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箭鱼行动(外一篇)关于《教父》的小插曲 【原创】箭鱼行动(5): 世事如潮人如水,始叹江湖几人回 【原创】箭鱼行动(6):喝水兼预告片 【原创】小议一下对乾坤大挪移的知情权,response to大大的熊 【原创】箭鱼行动(7):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潮汕英豪(历史篇 补充材料,zmx 【文摘】潮人的历史渊源和发展变迁 【文摘】从“河洛”到“潮汕” 【贴图】潮汕英豪的一哥 【原创】箭鱼行动(7):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潮汕英豪(政经篇) 【纪事】对的,时间上应该改为1993年,花一下,再补充一些史料. 【原创】箭鱼行动(7):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潮汕英豪(外一篇) 【贴图】打虎英雄 【保卫西河-原创】箭鱼行动(7):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潮汕英豪(结局篇上) 补充材料:Javacai:一则旧闻:局长坠楼 【原创】我所知道的情况 【【纪事】护照大法浅析 【保卫西河—原创】箭鱼行动(7):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潮汕英豪(结局篇下) 【好人好事】箭鱼行动全部联结,更新中 (原来 虎老大 已经把东西都收集好了,唉,看来我是画蛇添足了。不过善始善终,开了头,我就要把工作做完吧) 【原创】箭鱼行动(8):天下风云出我辈之远华之殇(石油篇) 补充材料,无知苍狼: 新浪消息:加拿大移民部决定5月26日遣返赖昌星 【文摘】又是被取消身份后遣返的,不知这老兄现在作何感想 【原创】箭鱼行动(8):天下风云出我辈远华之殇(官山海)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1)夜游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2)掘坟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3)分赃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4)传位 补充材料 孔老大:面临生存压力,宗族的作用倒在其次了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5)风水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6)姐夫 补充材料 一刀: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谓祸国殃民,往往是好人办了坏事 浅水鱼:也对,但是那个国家领导人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更富强一点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7)奥援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8)过河 起初的动机都是私心 【原创】箭鱼行动(跑题9)亡命 【原创】尾声-填坑完毕! 补充材料 aniu :箭鱼的定义 …

Continue reading »

Jun 18 2010

《凤凰周刊》:朝鲜病人

《凤凰周刊》:朝鲜病人 作者:周宇 来源:《凤凰周刊》 来源日期:2010-5-15 本站发布时间:2010-6-18 20:58:15 阅读量:358次 尽管朝鲜被认为是世界最封闭的国家,但现代科技正使这个国家变得透明起来,在Google Earth上,全世界各种“朝鲜研究爱好者”们正努力把朝鲜每一寸国土上的建筑都标注上用途。 在过去的一年里,金正日同志用一系列惊世骇俗举动牵动着全球关注:2009年4月导弹危机、5月地下核试验危机、年底货币改革危机直至2010年3月份枪决前计划财政部部长,再到持续至今的招商引资热。 来自天空和地面的无数双眼睛,几个月前就开始紧密盯着金正日同志何时访问中国。因为囊中羞涩的金正日将军领导下的朝鲜,不但已极度需要输血,他还面临着两件或许耗资巨大的任务:三子金正云的接班问题、父亲金日成100周年诞辰纪念(2012年)。 能拉金正日将军一把,为虚弱的朝鲜输血的,今天只剩下中国。 【导致市场休克的货币改革】 2009年11月29日下午,朝鲜各地银行及部分官员接到平壤电话,正在流通的货币将在第二天作废。 在罗先特区,全朝鲜著名的罗津市场里熙熙攘攘,这个与平壤商店的冷冷清清截然相反的市场扩建后,在朝鲜拥有特殊地位。这个下午,人们不知道他们卖出的是商品,收回的将是废纸。 极少数得到消息的人突然开始疯狂购物,尽最大可能花掉手中的朝元。平壤时间下午3点左右,一位当时囤积了约4亿朝元的中国炒汇大户得到消息,他紧急派出全部手下疯狂采购,不问价格,统统买下。下午6点,罗津大市场按时关闭,他未能把手中的钱花完。但他比另一位囤积大量朝元的中国商人幸运,后者第二天早上7点起来才得知货币改革的消息。 货币改革引发了休克式的混乱,从12月14日起,朝鲜各地市场陆续关闭。此前,朝鲜规定了严厉的旧币换新币措施。除了兑换时间的限制,朝鲜政府最初规定每家只能将10万旧币换成1000新币。此后上限被调整为100万旧币,允许存入银行,并不再追查资金来源。根据目前官方汇率,调整后朝鲜家庭可兑换的新币上限折合人民币约594元。 对没有多少余款的普通市民,以及手中只持有外汇,很少拥有朝币的特权阶层和大商人来说,朝鲜货币改革冲击并不大。他们只需要暂时观望,度过混乱即可。但那些维系朝鲜市场运行的小商贩和分销商则血本无归。 一位新义州的朝鲜批发商在银行有1000多万旧朝币存款,被告知10年以后再来取,否则只能承认约200万的旧朝币存款。罗先一名袜子和手套批发商,将价值80万元人民币的袜子以旧朝币作价分批给下级批发商和小贩,货款尚未收回,已成废纸。 第二波打击轮到了持有外汇的大商人。韩国对朝媒体《今日朝鲜》(DailyNK)12月28日引用“咸镜北道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朝鲜人民保安省12月26日发布朝鲜内阁公告,禁止居民使用和私藏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等外币。 如果个人通过交易获得外汇或使用外汇,将均视为非法活动,同时将没收个人拥有的外汇。韩国媒体认为,这是在向以外汇交易为主的朝鲜地下物资黑市和外汇黑市宣战。 《DailyNK》报道称,朝鲜公开枪毙了平壤市平川区2名涉嫌非法流通外汇的妇女,并驱逐其家属。此外,1月5日还公开枪毙了另外3名妇女,她们在咸镜南道咸兴市兴南区西湖里水产事业所交易得到人民币和美元后,非法使用了这些外汇。 货币改革最初获得了部分国营单位员工的拥护。从12月18日起,朝鲜政府对所有国营农场职工,每户发放了14000元新币的“国家奖励金”。以官方汇率,约合350美元,这相当于币改前一般劳动者29年的工资总和。 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朝总联”的机关报《朝鲜新报》称,货币改革后,朝鲜的矿工、集体农庄的农民成为新的高收入阶层。他们纷纷涌入平壤市内的百货店购买高价商品。 但物价随之飙升,人民币对新朝币的黑市汇率在2009年底就迅速飙升了170倍。 由于市场一度关闭以及货币的极度混乱,商人们开始囤积食品,米价暴涨,粮食危机出现。罗津一妇女因不愿出售3缸豆油遭举报。豆油全部没收,妇女被抓走。 受新朝元剧烈贬值影响,中朝贸易一度停滞。除非朝方能当场支付美元、欧元等外币,否则极少有人愿意卖货,而朝鲜禁止持有和流通外汇的法令更是雪上加霜——这等于切断了朝鲜90%以上的日用品和外来粮食供给。 由于朝鲜多年来无力提供足够的粮食配给,朝鲜人早已习惯通过市场寻找食物。货币改革令市场休克,导致朝鲜人即使手握大把钞票,也无法获得足够食物。 《DailyNK》2009年12月11日报道,两江道甲山郡甲山邑做面条生意的申某和11岁的大女儿因虚弱死在家中。申某死后,家中发现了9千元左右的旧币。按货币改革前的市场价,可以买到4公斤左右大米,但此时显然没有人愿意卖给她。 该媒体另一报道称,两江道丰西郡内浦里一名精神异常、不享受食物配给的父亲吃掉了15岁的女儿。为避免恶性事件再次发生,朝鲜政府开始采取措施发放食品。 此前,当地只在1990年代中期的大饥荒时代出现过吃人事件。《DailyNK》报道称,1997年,当地有18人因此被判刑。 新一轮粮食危机一直蔓延到3月。2010年3月4日,脱北者团体“NK知识分子连带”称,在咸镜北道富宁郡古茂山站,部分居民欲劫持载有中国大米的火车,与武装护送人员发生冲突,一居民中枪身亡。 货币改革成功打击了朝鲜政府无法控制的市场和商人,但市场瘫痪后,政府显然无力支撑朝鲜人日常生存消耗。雷霆万钧的货币改革只能草草收场。 1月9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称,“金正日说,未能贯彻给人民吃‘米饭和肉汤’的金日成首领遗训……目前朝鲜不仅在政治思想方面,而且在军事方面,列入强国队伍,但人民生活确实有不足之处。” 韩国《朝鲜日报》将之解读为金正日承认朝鲜经济失败。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金强一教授则认为,这可以认为是金正日的道歉之言:朝鲜前主席金日成1946年以后,每年谈及“米饭和肉汤”,但朝鲜60多年一直未能实现。 《朝鲜日报》报道,2月10日,朝鲜总理金英日在平壤人民文化宫向在场的人民班长和普通干部宣读事先准备好的道歉稿:“事先未能充分做好准备,盲目推行了此次货币改革,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对此深表歉意。” 3月中旬,负责货币改革的朝鲜前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因“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在平壤附近射击场被枪决。外间一度曾怀疑消息真伪,但平壤人士向《凤凰周刊》证实了枪决的消息。该人士称,官方宣传朴南基是“南朝鲜派来的间谍,为了把朝鲜经济搞乱。” 朴南基被枪决前,朝鲜已放松市场监控。外汇也再次被允许使用,目前中朝边贸逐渐复苏,朝鲜人又回到了以市场维持生存的局面。但商人们警惕起来,朝币持有者会当天就到黑市兑换人民币,不让朝币过夜。

Continue reading »

Jun 11 2009

很不和谐

回来发现,若干人等更不和谐的space都能访问,就我这个又红又专的被和谐了……大叔很生气,没有后果…… 临走之前下载了走X前总书记的回忆录,在飞机上看了一下,还是挺有料的,感觉“古月”和“走X”确实是可惜了,属于有点生不逢时,当时保守势力实在是强大了点……呵呵。 不多说了。问个问题,据说国外流传了一份一9八9年5月份,在小平同志家开会的回忆记录,以及其他若干我党的相关文件,不知道哪里有啊?诸位消息灵通人士给俺私下传阅一下吧。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