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环境

Nov 01 2014

对北京PM2.5数据的初步分析

103114_1825_PM252.png

抛砖引玉。 ~~~~~~~~~~~~~~~~~~~~~~~~~~~~~~~~ 美国大使馆提供了自2008年4月8日以来,到2014年8月31日的中国主要城市pm2.5历史数据,包括一天24小时,365天。 数据链接:http://www.stateair.net/web/historical/1/1.html。 根据这一数据,我采用最简单的OLS回归分析方法进行了简单的计算,结果很有意思。 首先,pm2.5的统计量均值为97.7,和其他数据的估计基本吻合。 Variable Obs Mean Std. Dev. Min Max pm25 50478 97.73793 88.20039 0 994   其次,我构建了若干潜在的解释变量,比如 用白天(8~20点)来刻画一般性的人类活动; 用rush_hour(7~10以及16~19)刻画与私家车出行以及堵车的相关影响; 用冬季采暖期winter_heat来控制冬季燃煤采暖; 用春节假期(初一到初六),国庆长假(10月1到7日),和2008北京奥运会比赛日,来控制周边地区工厂生产的因素; 另外,我控制了年变量(2008年为基准)和月变量(1月为基准)。 回归结果如下: 结果表明, 高峰期变量不显著,表明堵车对污染物排放的影响也许不显著,也许在时间上有滞后。 白天的污染水平比夜晚显著偏低,且点估计超过平均污染水平的10%。这个我无法解释,也许光照对控制pm2.5有帮助。 冬季采暖的对污染物排放的贡献显著。 国庆节、春节、奥运会期间的污染排放显著偏低,特别是春节,平均可降低三分之一。 从2008年以来的污染水平没有明显的改善/恶化趋势。 以月份看,4、5、8、9四个月的污染水平相对较低。

Sep 10 2012

转基因这个生意的性价比太低,谨慎推进为佳

"黄金大米"事件本身和转基因的关系不大(见拙作罗生门之黄金大米),不过习惯跑题的大家最后还是转到转基因的题目上来了,基于我高中水平的生物知识,班门弄斧的也聊聊转基因。欢迎专业人士批判。 我个人认为,转基因这桩生意,中国做起来要谨慎,所得不多,潜在威胁有不少,总之一句话,性价比太低了。产业化还是稳妥一点好。从三个方面来扯吧: 生态方面 转基因首先是很有价值的一项技术,为了实现不同的特征有不同的组合:甜玉米应该是为了好吃;能产生抗生素、杀虫剂的作物是为了在去除病虫害的同时,减少杀虫剂的使用;抗旱、抗倒伏也都是为了稳定产量。总而言之,转了基因,又好吃,产量有保证,种植起来还简单,多好。 对转基因作物的质疑与批评也从未停息。 引进新物种,是否会影响本地原有的生态环境。比如当年把兔子带到澳大利亚的老兄肯定没想到,可爱的兔子也能成灾。打规模引种转基因作物,本地作物的多样性如何保证。 转基因作物本身,是否容易受到其他潜在病患影响。比如,共同植入某一基因的全部作物,会不会同时具有一个共同的基因缺陷,而导致被某种病毒同时感染,导致大减产。爱尔兰大饥荒的阴霾不要散得太快。 爱尔兰大饥荒是 一场发生于1845年至1852年间的饥荒。在这7年的时间内,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人口锐减了将近四分之一;这个数目除了饿死,病死者,也包括了约一百万因灾荒而移居海外的爱尔兰人。造成饥荒的主要因素是一种称为晚疫病(Phytophthora infestans)的卵菌(Oomycete)造成马铃薯腐烂。马铃薯是当时的爱尔兰人的主要粮食来源 。 源文档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8%B1%E5%B0%94%E5%85%B0%E5%A4%A7%E9%A5%A5%E8%8D%92> 如果多种作物都加入了共同的转基因特征,比如"抗旱",那么就存在同时被感染的可能。 转基因作物的遗传结构是不是稳定,植入的基因会不会向周边环境扩散。比如能分泌杀虫剂的作物如果扩散了,会不会培养出超级病虫,就像滥用抗生素一样。 转基因作物会不会产生新的变异。比如,据美国CBS报道2012年6月,美国德克萨斯州某农场发生奶牛食用牧草后中毒死亡的案例,牧草是杂交培养的,之前已经安全使用了超过15年。当然,如果转基因作物培育过程准备足够充分,理论上稳定性应该超过杂交。 人畜使用转基因产品后,是否有副作用。比如,曾看到抹黑转基因的文章声称,食用可分泌除草剂的牧草后,牛的消化系统会有应激反应。 经济方面 中国目前不迫切需要转基因作物解决食品问题。实际上,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绿色革命,从技术上已经解决了人类的吃饭问题。农业生产问题已经转变成为能源问题,而转基因只能改善并不能进一步解决。 转基因并不适合中国农业的产业结构。转基因作物的优势在于通过植入异种基因,使得作物本身可以自动的完成诸多任务,减少人为干预,提高效率。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人均耕地少,而农村的劳动力人口还是比较多的,中国农业发展的方向在于提高单位产出,应该学习日本农业的精耕细作,以质量取胜。而且,随着收入的提高,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是生态农业与本地农业,着急上马转基因作物并不符合这一趋势。(换句话说,美国人可以种玉米炼燃料,中国人可行么?) 通过贸易,中国可以解决农产品的需求。中国不需要追求100%的粮食自给率,70~80%结合国家粮食储备足够抵御可能发生的粮食危机。美国的大豆、甜橙,加拿大的小麦,泰国的大米都比中国自产要有效率的多。 监管与发展 任何有外部性的市场都有可能出现市场失灵,需要政府或者第三方机构的监管。想依靠行业自律来保证信息公开,无意识痴人说梦。没有媒体曝光,没有饭店愿意公开市场上存在地沟油这种东西。同样,结合以上原因,对企业以及农户而言,容易打理的转基因作物显然是有利可图的。但是其潜在的威胁都由整个社会承担,这样的负外部性使得需要政府和社会机构的共同监督,以及相应的立法。 转基因作物可能会造福人类,但是这样的造福一定是在严格的监管,充分的研究,谨慎的推广之下实现的。我们对转基因作物也要逐一甄选,就像所有的事物一样,其中都有优劣之分,不可莽撞的一刀切。  

Jul 30 2012

既然王子如此神奇,与其排污治标,不如治污治本

摘要:江河水环境治理容易发生市场失灵,需要政府介入建立可靠的监督执行机制。放弃启东污水管不是长江的末日,利用排污预算提高上游企业污水标准反而可能改善长江水质。   赞水木好文,除了关于德先生的部分不是完全认同。 近来散步事件多发表明广大群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对公共表达的认同,当然是好事。人多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每最后以闹剧,甚至悲剧收场,需要双方去学习,去讨论,去约束,去划清规则的边界。 环境问题的讨论通常其核心在于产权的界定,无论是什邡,还是启东,隐含的假设是当地居民拥有(或者是自认为拥有)一个相对来说较安全的空气/水环境的权利,来支持目前当地的产业,比如启东的渔业。也就是在是否修建工程上,居民可以说不。 问题是不是到这里就解决了?还差得很远。每当牵扯到环境、水资源、江河湖海的利用,产权的界定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环境与河流很大程度上由不同的利益主体所共享。如果启东人民能对在家门口征地修建并排污到后院的污水管线说不,那么上海人民能不能对排入长江的污水说不?很遗憾,上海并不拥有保证长江口水质洁净的权利。如果产权得不到定义,那么上海就不能阻止南通市向长江排污,也不能干预镇江、南京等地的工业发展,更不要说中上游的武汉与重庆了。在这里,市场机制彻底的失败,需要政府的干预,而政府的环境标准就成了避免长江成为"工地悲剧"的最后一道保障。政府的策略有两种,一个是各自为战的对每个企业的排放标准进行规定,合格的才能生产,不合格的要停业整顿。另一种是建立污染物总量控制,建立污染物的交易市场来买卖排污指标。在目前的政府执行力水平下,两种办法的可行性都让人缺乏信心。 当然,政府还可以承担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新角色就是进行所谓的"独裁",鼓励大家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比如说禁止新项目向长江排放污水(尽管长江上游有无限的企业在排污),而有创造性的修一条管道排污入海。作为一个外行,我考虑把同样的资金用来加强长江上游企业的污水排放,恐怕对长江水质的还会有正面影响。 在政府之上,还有国际合作,这其中的无可奈何就更多了,上游要修水库,下游担心未来会缺水之类的。 ~~~~~~~~~~~~~~~~~~~~~~~~~~~~~~~~~~ 发信人: flybox (不要), 信区: Nantong 标  题: 我来说说关于最近的启东事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l 29 15:14:07 2012), 站内 关于这两天启东的事情,随便扯几句,有些事情也许大家知道,有些小道消息也许大家不知道。大家看看就好,就别转到微博上去了。 很多人(包括李大嘴)其实对王子造纸项目和这个排海工程缺乏一些基本的背景知识,简单说一下,也纠正一些流传很广的谬传。 王子造纸项目是南通市开发区引进的项目,而排海工程的初衷是为了排放王子造纸厂处理的污水,后来也顺便把开发区其他几个化工企业的污水一并排了。排海工程就是建设一条大型排污管道,从南通开发区一直通到吕四那边的海边,把污水排进海里。王子项目是日本和中国建交后一次性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它的审批级别远超很多人的认识: 王子造纸是南通引进的项目,经过省政府审批,国家发改委审批,因为是造纸这样的可能造成污染的项目,发改委不敢定夺,交到国务院办公会议,当时会议上是温JB亲自批准的。所有的评估报告也都是相关部委(环保总局、农业部、海事局等)直属机构进行的评估。微博上有人说要告到南通市政府,有人回复说,王子就是南通的项目,去南通市政府没用,要告到省政府。如果说的是王子造纸这个项目,其实你告到温手里,恐怕也没用。 现在最大的谬传是,启东市市委书记孙建华卖启东求官,其实他真是被冤枉的。这个王子项目是05,06年时候的事情了,排海工程和王子项目的规划基本是一起的,是在当时的启东市委书记沈ZX手里批准的。不过你想找沈去讨说法的话也可以歇息一下了。沈前几天刚被shuanggui了,当然并不是因为王子排海工程的事情。 别看现在风平浪静,这事情接下来面临的问题,远远要比昨天的散步更复杂,更棘手。 排海工程取消了,王子的排水怎么办? 答案是继续排长江! 而下游几十公里远的地方,就是上海最主要的取水口:青草沙。所以前几天微博上一个流传很广的帖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说排海工程污水直排青草沙,我看了有点哭笑不得:没了排海工程,污水才是直排青草沙。可怜很多被蒙在鼓里的上海人,包括韩寒、马伊琍、六六在内,估计都被这句话激起来了,结果造成了微博上更大的声浪。可现在的结果却是,本来污水排海的工程取消了,污水真的永远"直排青草沙"了,不知道上海人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想。 而且,这次事件已经发展为一个外交事件了。在昨天之前,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已经多次致电南通政府方面沟通事件进展要求保障日企权益了。昨天朝日的记者又被打了,这下外交部和江苏省估计都很火大了,我估计温JB都知道了吧。中日关系最近很紧张,又火上浇油了。 接下来,我估计启东的孙和徐官职都很难保住了。如果他们真被撤了恐怕也会下海去吧。南通这些年很多级别不低的官员都下海了,当官现在确实是个高危行业。这事情对于孙,的确是个飞来横祸,当然他自己确实也没处理好。 关于这次的王子事件,我觉得南通的各级政府应该有以下一些反思: 第一,政府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民众的呼声? 事实上这次不管是启东市政府还是南通市政府,处理得都非常糟糕。我们且不说"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人民公仆"连一个平等对话沟通的渠道都没有创造,甚至没有给予一个这样的机会。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甚至是举手之劳的事情都没有去做。举个例子,我记得当初开建王子造纸的时候,南通电视台专门去日本的王子造纸拍摄,制作了一个专题片,介绍日本的王子造纸生产线,讲他们如何对污水进行循环处理,排放的污水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并到海边的排放口进行了实拍,同时声称王子公司保证南通项目的污水将以同样环保标准处理。这是当时为了为王子项目开建排除阻力做的工作,这样的东西都已经是现成的了,从政府方面来讲你完全可以拿来理性地和老百姓讲,王子将来的污水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是怎样怎样的,政府也会严格监测排放水的质量等等等等。理性沟通也许不一定完全解决问题,但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是这次,政府并没有提供任何沟通渠道,而得知民众要散步后,唯一采取的行动就是打压,甚至可以说是威胁。说到底,还是一个地方政府对老百姓的心态问题,像南方有些地方已经有所改观,但是南通的政府,在这方面做得很差,说难听一点就是没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所以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和民众的对立程度。顺便说一句,南通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开设一个政府官方微博。就这种比较初级的,很多西部地区都已经开始做和民众互动的渠道,南通都没有去做。 第二,这种污染项目究竟应该如何推进?有没有征求民众的意见,要不要征求民众的意见? 确实,当年引进王子的时候整个民众的公民意识和对污染工业的环境意识比现在要薄弱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反对声远没有现在那么强烈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南通市政府也没把民众的意见太当回事。所以,本着以GDP为主的发展观,就引进了。而现在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在为当年的流程不完善还债。政府不能以为现在能把事情搞定就行了。一个项目持续多少年,不完善的流程漏洞,将来很可能就会在某个时点爆发形成危机,特别是在现在民众的意识和体制都在不断增强完善的今天。像王子排海工程事件,现在去补救,根本已经没法补救了! 如果政府因为担心民众对污染项目的情绪无法接受而导致项目失败,那仍然是把老百姓摆在对立面,预设立场认为老百姓是不讲理的。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如果南通王子项目真的能达到日本王子造纸厂的处理水平,我认为是它是南通目前的经济发展程度可以接受的项目,当然你必须要说服我这个项目的污水处理水平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如果这个项目政府尽最大能力仍然无法说服民众,那就不要去做。 第三,这次事件真的推动了中国所谓的minzhu进程吗? 整个启东事件从头到尾完全不是minzhu的,甚至完全不遵从法制。我们且不说那些街头掀翻车辆的人们,冲进市政府打砸抢的人们,是不是代表了minzhu的进步。即便是这个项目被永久取消本身,宣布永久取消排海项目,是政府说取消就能取消的吗?取消走了法定程序了吗?当然,也许真的都走了法律程序,人大批准一下嘛!但是人民代表大会真的代表了人民了吗?如果真正代表了人民,当时为什么会批准排海工程?所以,人民代表大会不能代表人民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所谓minzhu就是扯淡。公知们,扒了市长的衣服不代表minzhu进步了,相反,这仍旧是一种暴政,是暴力下的政治妥协。 第四,回过头来说,启东市政府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 首先要说的是,所有解决办法的基础就是建立在第一点提到的真正和民众良好的沟通和解释上,这是最根本的。其次,启东市政府必须意识到,排海工程对吕四的经济打击是很大的。即使真的如环评报告所述,对海洋环境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排海工程对吕四海产品消费者的信心打击也是很大的。在启动排海工程的时候,启东市政府就应该对吕四的产业转型下大力气了。同在南通,不管是如东还是海门,在沿海开发战略上都已经从传统渔业向港口经济转型,如东的洋口港就不说了,海门东灶港也建起了5万吨级通用码头。但吕四从来就不是启东市政府关心的地方,启东的领导从来都是一心只想接轨上海,当"北上海""小上海"。排海工程建成后,吕四的渔业如果真的很受打击,吕四的人民怎么办?启东的市领导恐怕并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昨天,很多人都在欢呼胜利了。真的胜利了吗?谁胜利了?除了吕四的渔民,我觉得没有谁真正胜利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反而是失败了,包括公知嘴中的所谓minzhu。为什么会走到现在的地步,政府应该好好反思。

Aug 13 2010

波士顿大图,舟曲的山体滑坡与泥石流

波士顿大图,舟曲的山体滑坡与泥石流. 波士顿大图,舟曲的山体滑坡与泥石流 原始来源:http://www.boston.com/bigpicture/2010/08/landslides_strike_zhouqu_count.html 译文来源:http://www.dongxi.net/b01SX 2010年8月8日,周日的午夜,在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由最近一次山体滑坡造成的堰塞湖在舟曲县上游溃决。沿河谷倾泻的水形成了泥石流,横扫县城的房屋建筑,夺走至少1144人的生命——其中600多人被报失踪。超过一万名士兵和救援人员快速到达现场,在掩埋舟曲部分县城、堆积如山的淤泥中展开搜救。工程师们爆破了随洪水穿过县城的建筑残骸,这些物体部分阻塞了白龙江、加重了洪灾。本系列41幅照片是关于中国西北部受山体滑坡影响地区的,也是最近亚洲强降雨造成的一系列灾难之一。 1. 2010年8月9日,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这里发生了山体滑坡。工具几乎只有铲子、锄头的中国搜救人员工具在寻找这场特大泥石流的幸存者。人们来受灾现场寻找自己牵挂着的失踪的亲人。(路透社/ Aly Song) 2.2010年8月10日,舟曲县,妇女在自己亲人身旁哭泣。(路透社/ Aly Song) 3. 2010年8月8日,洪水引发的致命山体滑坡后,舟曲县的鸟瞰图。(STR/ 法新社/ Getty Images) 4. 2010年8月11日,来自国家测绘局的一张舟曲县发生山体滑坡前后的对比照片:左:摄于2008年7月,右:摄于2010年8月。(法新社/ Getty Images) 5. 2010年8月11日,中国的救援人员仍在搜寻舟曲的幸存者。(STR/ 法新社/ Getty Images) 6. 2010年8月8日,舟曲县遭遇泥石流后的楼群、交通工具和道路。(美联社照片/ 新华社,Gong Zhiyong) 7. 2010年8月11日,工作人员准备给受山体滑坡影响得舟曲街道作消毒。(路透社/ Aly Song) 8. 2010年8月12日,舟曲县,人们帮助士兵将山体滑坡后泥土中的岩石、瓦砾等物清理掉。(FREDERIC J. BROWN/ 法新社/ Getty Images) 9. 2010年8月11日,舟曲街道上,工作人员在消毒。(路透社/ Stringer) 10. 2010年8月11日,舟曲县,一位受害者的手从地里伸出来。(路透社/ Stringer) 11. 2010年8月11日,周三,一位中国士兵在残骸中做消毒工作。(美联社照片) 12. 2010年8月12日,舟曲县,山体滑坡发生后,一张旧沙发漂在街上。(STR/ 法新社/ Getty Images) 13. …

Continue reading »

Nov 28 2009

请关注环境保护——通向哥本哈根之路

和坚定的环保主义者宁同学不同,作为狡诈的经济学研究生,我是一个贪婪、自私、现实的利己主义者,但我还是试图能在一个安逸的生活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之间,寻找到某种平衡。 一个人的环境态度和他生活的环境以及教育有很深的联系,生活、成长在缺水的北京的我就深知缺水对城市发展的影响,就感受过沙尘暴的威猛,也就知道环境危机是虚言还是预言。另外,科尔同学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以及灾难片《后天》,其实让我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看《后天》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温暖的公寓里,外面大雪纷飞,主角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美国北部的人要自求多福,加拿大的愚民们被完全无视……北冰洋冰川迅速融化、崩塌影响大西洋的洋流——其实听起来还挺靠谱的。《2012》的故事就更惨烈点,虽然我对地球坍塌没啥兴趣,不过当灾难到来,“领袖们”继续领导人类复兴,我们这些小卒子早已坠身海底了吧。 冰川是最容易观察到的气候变化现象,梅里雪山的明永冰川在以每年50米的速度退去,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顶慢慢消失,加拿大的哥伦比亚冰原也在变薄、崩塌,我们损失的 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还有城市赖以生存的稳定的水源。中亚多少文明古国兴起又消逝的故事,很多都和水的变化有关。 温暖富裕的北方,水深火热的南方 经济学中,用北方代表富裕的发达国家,而用南方指代贫穷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这来源于北半球经济发展的分布状况。不过,这一分割也越来越被用来描述环境变化的国际影响——北方制造的温室气体,带来的影响却要南方承担。气候变暖,使得原来寒冷难耐的北方地区变得温暖湿润。而本来就欠发达的南方要承受海平面的上升,更剧烈的对流天气,更多的极端气候,冰川融化枯竭,河流消失,湖泊干涸,水体污染,大气污染接踵而至,农业变得脆弱,财富被环境危机掠夺的干干净净。 我们可以怎样做 首先,你可以逃走,移民到什么美国、加拿大去享受越来越温暖的冬天,开着油老虎的SUV,用着100w的灯泡,灯光长明,买着中国、印度、越南、马来西亚,或谁知道在哪的国家生产的打折商品,哪管世界上的其他人在血汗工厂里做工,在与干旱或洪水斗争。 或者考虑以下的事情, 推崇无车文化,不开车,骑自行车或者做公共交通,即使买车也选择混合动力或者小排量的乘用车; 使用节能灯具、电器,使用充电电池,节水,减少使用空调; 力所能及的支持环保科技的研究,推动鼓励节能的法规的推出; 自我教育以及影响身边的人。 网易《通向哥本哈根之路》专题做得很好,有空可以看一下。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3TUP/shthebigblue.html 盘点十大消融中冰川:中国明永冰川上榜(组图)

Jan 19 2009

You must see this.

Video: http://it.sohu.com/20090118/n261821261.shtml 视频:揭电子垃圾链 污染重镇贵屿现状触目惊心 发布时间:2009年01月18日21:37 | 我来说两句 (164) | 来源:搜狐IT 内容介绍: 【搜狐IT消息】CBS近日对电子垃圾产业链进行了跟踪,拍摄了特别节目《60分钟(60 MINUTES)》。以下为本视频的部分中文实录: 有毒物质的来源是美国的家庭、学校和办公室。这是一个关于再循环产业的故事,你将看到你的环保热情是怎样变为地下阴沟,从美国流向国外的废弃之地。 答案就在数字时代的第一条规则之中:更新的东西更好。人们购买新产品,丢弃旧电视、旧电话和旧电脑。这些被丢弃的电子产品被称作"电子垃圾"。 计算机被认为是时髦的高科技奇迹。但计算机内部是什么呢? "铅、镉、水银、铬、聚氯乙烯。这些材料都是有毒的,会对大脑造成损伤,并引发肾脏疾病和癌症。"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负责垃圾管理的专家艾伦-赫什科维茨表示。 电子垃圾带来的问题主要是,它们在城市垃圾中所占的比例正在快速增长。 你所说的快速增长指什么? 美国目前每天丢弃13万台电脑。 仅仅是美国一个国家吗? 是的。而且我们每年丢弃的手机数量达到1亿部。 事情确实是这样。在丹佛的一个再循环项目中,我们发现,汽车一辆接着一辆的驶过一个街区,持续数小时。他们前去那里是为了丢弃电脑、PDA、电视和其他电子垃圾。 大部分排队的人都希望做正确的事,并希望他们的电子垃圾能够在一个美国的"艺术级"工厂中被处理。然而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垃圾的去向。再循环产业正在爆炸式发展,一些所谓的再循环公司只是将垃圾运往海外,然后从材料中提取贵金属。 科罗拉多州恩格伍德地区的Executive Recycling公司负责了这一再循环项目。该公司在网站主页对公众作出承诺:"你们的电子垃圾将得到妥善的处理,就在美国这里,而不是被倾倒在其他地方。" 这样的策略帮助该公司CEO布兰顿-李希特获得了丹佛市的合同,并将业务拓展到西部其他三个州。 能否谈谈将电子垃圾运往海外将带来什么危害? 你知道,那里的劳动力很廉价,因此他们并没有合适的工具和安全设备来处理这些材料。 该公司在内部完成再循环工作,但我们惊讶的发现,一些集装箱正在从该公司的科罗拉多州场地中被运出。我们看见,一个集装箱中装满了显示器。这是 非常危险的,因为每一个彩色显象管,或者称为阴极射线管,都含有数磅重的铅。在没有特别许可的情况下将它们运出美国是非法的。我们拍下了集装箱编号,并跟 踪它到华盛顿州的塔科马市,在那里它被装船。 当集装箱离开塔科马市之后,我们跟踪它长达7459英里,来到这里:香港的维多利亚港。 很明显,这个离开丹佛的集装箱只是上千个通过非法走私线路运输的集装箱之一,这些集装箱把美国的电子垃圾运到远东。 我们一路上的向导是吉姆-帕克特,他是Basel Action Network的创始人。这是一家监督机构,其任务是阻止富国将有毒垃圾倾倒在穷国。帕克特正开展一个项目,对遵守职业道德的再循环公司进行认证。他向我们展示了在香港堆积的垃圾。 那里有几英亩的计算机显示器,进口这些东西到香港是不是违法的? 是这样。这是绝对违法的,无论根据香港法律,还是根据美国法律或中国法律。但事情确实发生了。 我们跟随帕克特来到他在中国南部发现的一个地区,这是电子垃圾的"切尔诺贝利",小镇贵屿。然而,我们并未能在那里呆很久。警察发现了我们并将我们带往镇政府,我们向镇长表示,我们希望参观再循环产业。 镇长办公室就在前面,谢谢。 很好的汽车。 于是镇长自己驾车带我们去一家商店。 让我来解释一下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被带到镇长办公室,镇长告诉我们,我们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不过他可以向我们展示一个分解电脑的场所,这就是他说的地方。这是一个干净的商店。镇长告诉我们,我们也可以去看看镇上的其他地方,不过明年镇上将不会欢迎我们的访问。 于是,我们被允许在这里进行5分钟的拍摄。然后我们回到镇长的汽车。并回到镇政府。我怀疑,我们将被请喝最后一杯茶,然后毫无疑问将在警方的护送下离开贵屿。 我们确实离开了贵屿。但是第二天,通过另一辆车,走不同的路,我们又进入了贵屿。 这真是电子时代一个肮脏的小秘密。 这里是一些显像管外壳,他们在这里分解显像管。 他们在这里进行焚烧。 绿色和平组织在贵屿周围进行了拍摄,记录下再循环工作。妇女们使用煤炉加热电路板,拆下芯片,去除含铅的焊锡。男人们则使用一种酸性液体从中提 取金子。污染已经毁掉了小镇。饮用水受到严重影响。科学家研究了这一地区,发现贵屿当地致癌的二恶英水平是全球最高的。他们还发现,当地的流产几率是平均 水平的6倍,而当地70%儿童的血液中铅超标。 开放的、不受控制的塑料焚烧。全球都知道,绿色的溴化物塑料是导致聚氯、聚溴二恶英排放的主要原因。这些都是地球上已知的最有毒的化合物。我们目前的情况是,21世纪的有毒物质被在17世纪的环境下管理着。 这些再循环从业者都是些愉快的农民,他们无法靠土地为生。他们需要处理上千的电子垃圾才能获得每天8美元的收入。绿色和平组织向我们介绍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他们显得很害怕,并且不愿意被摄像机拍下。然而,正是他们的双手分解了来自美国的电脑。 我每天呼吸的空气非常刺鼻,我能感觉到这种气体在我的气管里,并影响到我的肺。这使我经常咳嗽。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