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电影

Jul 09 2012

牛逼神作《普罗米修斯》--剧透慎入

作为《异形》系列的前传,《异形》、《银翼杀手》、《角斗士》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带来瑕不掩瑜的神作《普罗米修斯》,剧中大量细节、隐喻、隐晦的情节,引发影迷们各种讨论。   ========剧透慎入==========   造物者为什么要创造人类?——普罗米修斯的隐喻 故事开篇,就是在远古的地球上,巨大的圆形飞行器遮天蔽日的在空中飞过,镜头穿过峡谷,在瀑布的岩顶上(Dettifoss Waterfall,Ireland),一个外星人,皮肤晶莹剔透,身披斗篷,形似僧侣,在进行一项神圣的仪式。遥望飞船远去,开启圣杯,饮下一杯黑液,落下悬崖,化作尘土,而生命的秘密结构、重生。 希腊神话,巨人普罗米修斯用泥土创造人类,又盗取圣火为人类带来文明,隐隐和开篇相合。本剧中,多次出现使用普罗米修斯一词,比如飞船的名字,还有Peter Weyland的TED短片。 为什么创造人类,可能有几种说法。 人类可能是外星人进行的一项实验。查看不同的可能性,是一项"上帝"推动的生物演化实验(有可能)。 被放逐的原罪。普罗米修斯被宙斯放逐,而所创造的人类也被放逐出伊甸园。人类的创造可能是某个被放逐的外星人团体的意外行为,类似"五月花号"的清教徒被从欧洲排挤到新大陆(不太可能,和后面星图的解读不一致)。而且,在网上的未公布剧照显示,悬崖上的外星人可能不止一个。 生命创造生命。高等生命在文明与技术达到一定程度后,自然的产生创造生命的欲望,去掌握"神"拥有的权力,目的就是为了成为神。(这一思路贯穿全片,从Peter Weyland 在TED 2023年演讲介绍人造人技术的宣传视频http://www.imdb.com/video/imdb/vi2390728985/ ,以及他在本片中不断追寻"永生"这种"神权"的努力,可以看出,创造和本体相似的智能体也许是智能体一种本能)。 综上,比较可能的原因是1+3的混合。 有网友分析表示,"造物主"自我分解重组的原因可能是要分解DNA按照地球的有机物环境重新翻译重构。 众多人类先民为什么崇拜同一个星图? LV-223是什么地方? 本片的星球LV-223和《异形》一代的星球是不同的。从本片的设定看,这片谷地的巨型金字塔群应该是一片军事基地,存储着足够毁灭文明的"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这里恐怕是在吐槽美苏冷战储备的巨量核武库,一旦失控,可能不仅会自我毁灭,还会毁灭来者)。 崇拜同一星图表明"造物者"曾经不间断的访问过地球,表明"创造"不是一个简单的第一推动,而很可能是一个不断有人工干预的演化过程。而星图指向的目标是象征武力与权威的军事基地,那么,"造物者"希望留给地球人的是高高在上、不容置喙的威严。这也必然和文明演化最终产生自我意识产生矛盾。当实验品化身成为人,进而掌握神的力量,天平的位置也就发生了转变。 人类和外星人的DNA为什么会完全吻合? 同样,在"第一推动"的框架下,基因的完全吻合成为硬伤,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453865/。 不过,如果"造物主"曾经多次造访监督人类的发展史,并干扰修正了人类的进化过程,那么就可以凑合解释得通。 两千多年前发生了什么? 造物者怎么毁灭了自己? 比较直接的猜测是生化武器泄漏,证据是在神庙门外的外星人头部上发现某种"感染"症状。以及在隧道的某个通道尽头堆满的外星人的尸体。而在神庙外隧道里的全息影像也表明,事件发生时,外星人似乎被什么东西追赶着,逃向神庙躲避。如果这一理由成立,那么随便摘掉头盔就是自寻死路。 造物者在临死前正要做什么? 前去毁灭人类。装满"炮弹"的飞船,引导程序已经设计为前往地球,毁灭人类也许是最合理的猜测。 造物者为什么要毁灭人类? 培养异形。据网友说,在神庙墙壁上有"异形"的雕刻,说明"造物主"已经创造过,甚至主动研究如何制造异形。而按照本片结尾以及系列电影的设定,变异肉虫细胞以造物主/人类为宿主会成长为"异形"。因此,培养类似自己的"人类"种群可以大量生产"异形"生物(就像人类用猩猩或者猿进行研究一样)。 宗教因素。造物主的神庙里供奉着一尊头颅巨像,表明也许他们信奉一神论,自然,他们也可能在地球传播一神论,他们有超凡的能力,引导信徒过上幸福生活(和犹太教的起源有点眼熟)。电影中还多次出现了十字架,而上帝之子的殉难也正好两千多年。因此,有网友猜测,是因为耶稣的殉难使得造物主认为人类脱离了掌控,进而决定前往地球。 不同的群体与社会制度。开场的殉难造物者形象更接近于修行的僧侣,而LV-223是一座座军事基地,出现的外星人穿着铠甲,应该是战士。有理由猜测,造物主的社会形态在漫长的岁月里也发生了变化。一个军事文明清除掉一个潜在的威胁文明,也是很合理的推测。 前后两种黑色液体是一种物质么? IMDB上的网友认为是一种,This liquid was the same substance dripping out of the vessels before the Giant Head. 源文档 <http://www.imdb.com/title/tt1446714/faq#.2.1.29> 我认为不是。开头的黑色液体是至少百万年前造物者吞食的"圣药",用金属小碗封存,比较粘稠。而后面人造人大卫用来做实验是金属罐中小炸弹里封存的黑色液体,看起来比较清,只有两千多年历史。 人造人为什么要用黑水做实验。 …

Continue reading »

Feb 18 2011

现实这么悲摧,电影想编都不好意思啊

这周去朋友家拷贝了若干电影,囤着准备慢慢看,这两天看了两部,都很不错啊,不过可惜都是悲剧故事,可又是如此的真实,让人唏嘘不已。艺术高于生活,生活这么悲摧,再高也高兴不起来……还有一部《真相至上》,似乎也很悲惨……杯具太多,我要去洗洗睡了…… 《辛瑞那 Syriana (2005)》 这电影线索多就不说了,导演偏偏不好好说话,人物不仅多,而且出现的没头没尾的,前半个小时真是一头雾水……结局真悲惨,信奉自由民主的一家三口被自由民主共和国精确打击了……拉线木偶们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生活继续。想当"阿拉伯的劳伦斯"真是一个不容易的活,灰溜溜的回家带孩子比较靠谱……对于梦想着海龟当叫兽的卢瑟也是生动的一课。 《城市广场 Agora (2009)》 女数学家希帕提娅(Hypatia/Υπατία)姐姐最可爱了,野蛮暴徒神马的最烦人了;读一读《道德情操论》的"同情"或者《论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比信奉什么宗教都靠谱,何必找个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的八卦故事集和自己过不去呢…… Hypatia, painted by Charles William Mitchell in 1885. 摘抄 Heroes in My Heart (46) 开始说一下 mm 数学家 ...... :-)),打算 post3 篇 有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讲的是 Hypatia (西帕蒂娅),她处的时代就是 Plato 他们往后那么一点的时候。Hypatia 本身是个很优秀的数学家了(在那个时代),她的演讲很出名,而且解题也是高手,其父亲是亚历山大的一位数学教授。经常有一些数学家找他询问一些题目的做法,她也很少让大家失望。一个小故事说有人问她为什么不结婚,她回答说她已经和真理订了婚。不过 Hypatia 后来极为悲惨,有个叫做 Cyril 的什么教长之类的人,声称数学家哲学家这帮人为异端,对他们大加残害,手段令人发指。在一个封斋的日子里,Hypatia被从马车上拖到教堂,剥光衣服,身上的肉被一群狂暴的人用牡蛎的壳刮了下来。 -- 美丽有两种 一是深刻又动人的方程 一是你泛着倦意淡淡的笑容 ————————————————————————— 注:据维基百科,不是牡蛎壳,而是陶罐的碎片,不过应该和中华帝国的凌迟相似吧……谁能对为数不多的且没靠身体上位的女科学家下此毒手呢……

Apr 17 2009

ZZ:陆川过关——《南京,南京!》观感

略有剧透。 水木上有人问,你们回去看《南京,南京》么? 几乎所有的回帖都是不愿意去,不相信中国导演的作品,不愿意回顾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呵呵,无可厚非,大家都喜欢轻松、浪漫,谁又愿意回顾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不幸呢。 不过,有一个小问题,连自己都无法面对的过去,你凭什么让别人去道歉? 战争是人性的极致,我们并未远离战争——据统计,二战之后,三分之二的国家经受过不同程度的局部战争或内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52a0aa0100cztl.html?tj=1 陆川过关——《南京,南京!》观感 雪夜冰河 在去看陆川的院线版《南京,南京!》之前,我总有些担心,这样一个沉重的题材,一触即痛的民族记忆,他该用什么视角和方式来展开才能表达出一种新的理解? 我既怕他拍成稀里哗啦的《屠城血证》,又怕他拍成洋为中用的《辛德勒名单》,那样我就不看了,因为我似乎可以想象出它古怪的样子。掰着指头数了下,我看过 的所有有关南京大屠杀题材的电影,大多局限于事件本身,对人性的探讨和对事件原因的剖析都较为肤浅。这些片子血淋淋地塞满了我的记忆,脑子里挤得满坑满 谷,除了畜生和鲜血,难以记住别的什么。开演之前,小放映室寂然无声。我反常地因为看一部电影而紧张,双手竟攥出了汗。看看周围的观影者,男男女女都面色 肃穆,不苟言笑,甚至有人咳嗽两下也低低地压着嗓子,电影就这样开始了。 影片有个英文名字,City of Life and Death,直译“生死之城”,标题的意思和标题方式与中文的片名完全不一样。我当然更喜欢前者,它更纯电影,更让人想象和思考,也透出一丝温暖和希望。这个英文名让我放松了一些,于是我提醒自己,你只是在看一部电影。 “当官的都跑了,放我们出去!”我对影片的记忆从这里开始。陆川电影中处处可见这样的精彩,一个镜头或是一个演员的一句话,往往包罗万象,让观者有着拍案 一叹的冲动。这是第一幕大戏:守城残兵要从南城门出逃,守城门的刘烨等将士不放,欲逃跑者说得无奈,要阻拦者听着心酸。我一直怀疑,国民政府对南京保卫战 根本就毫无信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句常挂在老蒋嘴边的话,一次次被他无奈保全的行为击碎。全城上下,能跑的全跑了,偌大一个民国,也算名将云集, 却只留下一个不入流的唐生智来守国之都城,不到三天就土崩瓦解,最后连这人也跑了。如果我是那个拿枪的军官,本来还在苦战,得知城已陷落,将官跑光,数倍 于己的日军如疯狗般捕杀守城者,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像刘烨扮演的士官一样仍留下来抵抗。“明知不敌,毅然亮剑”这句牛X豪言,在这座城池却苍白得一文不值。 是的?为什么要留下?这一刻,国家和民族在哪里?谁在说着民族大义舍生取义而早早逃离?丘吉尔留在了伦敦,斯大林留在了莫斯科,连希特勒都留在了柏林,而 在南京,谁有权利让这些血战余生的战士与之共存亡?当然,如果也和咱毛主席一样讲究运动歼敌、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撤离延安,也可以,那就不要连蒙带骗 贴上十万将士和半城百姓的命! 气死我了,因此跑题,继续说电影。 从电影的角度,第一幕大戏顶得“杠杠的”。我们还没有看到日军的残暴,悲剧就开始了。要逃出城的战士和守城门的战士相互践踏,死者枕藉,每个战士的双眼都 写着绝望,他们已经被遗弃在这座必死之城,屠杀尚未展开,整个城市就已经死去。纵是歼灭了一小股日军,刘烨等自发凝聚在一起的散兵游勇仍不出意料地被俘, 和千万战俘一起被日军有组织计划地屠杀在江边。愤怒、失望和羞耻让这个战士无话可说,他不愿坐着死去,选择沉默又勇敢地走向那无可奈何的归宿,弟兄们跟着 他,军人最后的尊严只能靠那几句日本人听不懂的口号来硬硬撑起。如果是我,我也定将和他一样死不瞑目。这是我看到过的刘烨兄弟最好的表演,他成功地塑造了 一位悲凉的被遗弃的英雄。那个眼睛会说话、俨然一副老兵模样的小豆子也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中国电影从未出现过的新人物形象,这个还没有步枪高的孩子,麻利 地干着比《拯救大兵瑞恩》里厄本同学都要熟练和勇敢的事。枪林弹雨中,他熟练地拧开一颗颗手榴弹,给机枪手装子弹带,冒着鬼子的炮轰为刘烨送枪。痛心之 际,不禁为之喊酷,谁说中国小朋友只能在鬼子面前哇哇大哭,或是莫名其妙地喊出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小豆子的诞生该当喝彩。 日军小队进教堂这一幕仍有震撼。我们看到,当日军小队哆哆嗦嗦地推开大门,对日寇的生疏和恐惧象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在教堂的人群中弥漫,从老者到残兵, 从青壮到幼儿,都对着七八个小日本鬼子举起了双手。城破之际,民众尊严荡然无存,只求莫死。我喘了一口气,这里没有出现挺身而出挡鬼子的共产党员似的英雄 人物。几个日本人演得很好,角色中,他们比那些举手的人更害怕。恐惧就在这种状态中向仇恨演化着。日本兵角川因为恐惧和误解而杀人,而从那扇忏悔室门里排 涌出来的女性尸体,却是血淋淋的事实。忏悔室的门和南京的城墙一样,阻断了攻守双方的视线,夸大了双方的恐惧想象,营造出更多的流血空间。这是任何一场战 争都可能出现的无奈结局。因此,日本人在冲绳岛全部自杀,美国人在广岛投下核弹。南京城一个小小的教堂,让侵略者变成禽兽,让投降者变成炮灰。我们也不应 去质疑为什么几百人向几个日军举手(虽然听无数人说过:拼了也好过这样……),而应该思考,我如果在那里,对教堂之外一无所知唯剩恐惧,除了举起双手,还 能做什么? 影片中,日军在南京奸淫妇女的段落,我不想过多评述。以往的各种题材多着重表现:禽兽日军做了禽兽事,天经地义,自然而然,不做就不是鬼子了。我丝毫没有 为日本鬼子开脱的意思,我只是发现,日本人在南京的禽兽之举也不过是大多数战争的副产品而已,它的发生与民族无关,与主义无关,甚至与邪恶和正义无关。以 绅士自居的英国人在日不落时代做了,以拯救欧洲和东北的苏联红军做了(这个要特别强调下,社会主义苏联红军攻占柏林后两年,据说强奸了200万德国妇 女),以建立东亚新秩序输出民主的美国大兵在日本和越南也做了。我们如果有一份自省之心,回头看看我国历史,从春秋到共和国成立,在中国十六次超大规模血 腥战争之中,奸淫烧杀罄竹难书,破一城屠一城,男丁杀光,女子淫尽,清清楚楚写在我们的史书里。就在南京城破前不到十年的中原大战,类似的事件仍然不少。 战争中,个体人格往往被湮没在被冠以“国家”、“民族”、“阶级”甚至“异类”等名头之下的“战争人格”之中,制造着源源不断的罪恶和仇恨,如是因循往复 陷入死劫。我们痛恨日军在南京所为,但是我不希望中国民众以善良者自居,将自己置于道德审判者的至高点来控诉和谴责。偶尔浏览一些反日论坛,诸如将南京惨 案在东京复制的说法,仍然是很多人的声音。自诩文化博大精深海纳百川标榜宽容恕道的我们,究竟何时才能明白,战争是人类制造的最邪恶的矛盾解决方式,只要 我们一天为人,就会在战争中万事为恶。日本人也罢,中国人也罢,我们有着同样血腥的记忆,也有着同样嗜血的天性。记住战争里的罪恶和仇恨,但更应该警惕如 何不让它再次发生!为此,我们首先要做到的,是如何让自己不再重蹈覆辙。生在和平时代的我,曾一度怀疑这人性的恶,它们真的发生了么?为什么我见到的德国 人,日本人,俄国人,美国人,以及经过文革的中国人,都是正正常常的普通人?文革期间有多少双手沾血的造反派是今天慈祥的老人?时过境迁,我却只听见单纯 的指责和伤痕的陈列,却没听到真正的忏悔和反思。 因此,关于日军奸淫和“女神承受”这一大段,我拒绝评论。陆川将日本籍慰安妇拉来垫背,在这个层面的探讨上故意浅尝辄止,虽然遗憾,却也已经走出了一大步。中日网友的板砖或许铺天盖地,五花八门,这哥们的脑袋一定要够硬。 …

Continue reading »

Mar 10 2009

The Thirteenth Floor

很好的一部片子,世界观和黑客帝国极为相似,不过更为真实,而且他们居然都是1999年推出的。 其实问题,很简单,我们可以创造灵魂么?就人类而言,一个受精卵+十月怀胎,就能够产生一个有自我意识的智慧生命个体,那么,一个复杂的反馈系统,能不能产生自我意识,甚至产生灵魂呢? 我没有答案。 Are we 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