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社会

Jul 27 2011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有人说,别以为微博会反映什么舆论,什么民意,想删除,可以删除的干干净净。我想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删除不掉的,一个叫做良心,一个叫做人性。

Continue reading »

Jul 09 2010

ZZ:采访祖先

《枪炮、细菌与钢铁》确实是本很有意思的书,作为了解前工业社会,人类文化演进的一个不错的参考。 以下为转载,有空想看看这个纪录片。正文很长,慎入。

Continue reading »

Jan 09 2010

关于唐家岭——阮一峰

继续转载 ~~~~~~~~~~~~~~~~~ 关于唐家岭 阮一峰 发表于 2009年11月 8日 | 分类:首页 -> 档案 -> 社会 1. 前天的《华尔街日报》推荐了一本新书《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 》。 中国的大学毕业生跟蚂蚁有何共同之处?新书《蚁族》描绘了北漂大学毕业生的生活,他们就像蚂蚁,头脑聪明,但作为个体微不足道,只有在群落中“聚族而居”才能获得力量。 这本书采访了600个北京的低收入大学毕业生,根据他们的经历写成。其中大多数人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他们在北京郊区租下简陋的房屋,像蚂蚁一样挤在一起。 网上有此书的前三章,读完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很真实,没有任何夸大,很多大学毕业生的生存现状确实如此;其次,就是感觉很震撼,你知道有人在咬牙忍受,但是亲眼看到他们怎样忍受,还是令人十分动容。我很推荐此书,国内难得有这样直接反映社会现实的调查著作。 2. 书中主要写了一个叫做“唐家岭”的地方,“(它)是个小村庄,距天安门广场20公里,本地村民大约3000人,但外来人口已超过50000人,其中 多数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毕业生。这些学生住的都是当地农民修建的五六层高的楼房,每层12间房,每个房间在10平米左右,两三个人挤一间。最多有七八十人共 用一个厕所和厨房。整个社区由许多小街小巷组成,小理发店、诊所、杂货店和网吧遍布其间。” 我一时好奇,就在地图上搜索它的位置。下图中,箭头A所指的地方就是唐家岭。 再放大一点。 书里说:“这是北京市海淀区最靠边的一个村子,隶属西北旺镇,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再往西一点,就是昌平区的地界。”地图上的位置,与书中的描述是一致的。 从地图上看,唐家岭离北京市中心并不远。根据Google的数据,它距离天安门广场25.9公里,距离清华大学8.7公里。即使是公共汽车,在不堵车的情况下,从市内到唐家岭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 3. 唐家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书中有一个片段,很形象地写出了一个大学生对唐家岭的第一印象。 洪建修一大早被领上城铁,往北坐了两站,在西二旗下车换乘公交,到目的地时,已是中午。 到站下车,他清醒了:"那哪里是北京啊,真是脏乱差!" 他看到狭小的街道上,车辆来回穿梭,裹起一团团的尘土,笼罩着一旁各种各样的小店,有的店招牌已经挂了很久,来一阵风便摇摇欲坠。租房的小广告贴满 了电线杆和目力所及的墙壁;抬起头,还是大大的广告牌,写着"招租"二字。没走几步路,不知从哪儿飘来的一个白色塑料袋缠在了脚底。 跟着别人在蜿蜒的小巷子里绕了五分钟,来到他未来的屋子里,洪建修一下就愣住了--房里只有一张硬板床。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别的摆设都没有。这样的一间房,二百八十块一个月,他和一个同来北京的朋友合住。 屋里没有卫生间,他每天都不得不去一个公共厕所--"熏死人不偿命",洪建修说,在里面待五分钟再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就知道什么叫做幸福。"没想到北京,也有这么垃圾的地方。" 北京的夏天热,他怕热。三十多度的气温,他花四十块买了个电风扇,"呼呼呼"吹出的都是热风。怕走电字,他给电扇定了时,每晚只开一小时。 可洗澡是个难题。楼里没法洗,外面的浴室又远又贵--要四块钱一次。他平时就随便拿凉水冲冲,直到房东在卫生间弄了个公共浴室,才能"凑合着洗洗"。洪建修每天都要洗澡,怕出汗,洗完了就躺在床上不动,可还是热得睡不着觉。 最可气的是他的同屋,每天倒头就睡,还爱打呼噜。烦啊,洪建修"直想踹他"。 可哪能真踹,白天还要和他一起出去找工作。 4. 百度有一个“唐家岭吧”。我从里面找了几张照片,请大家欣赏一下唐家岭的“市容”。 5. 大学生们为什么要住在唐家岭?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房租便宜。根据前面的引文,每月只要280元,就可以租下一个床位,前提是你能忍受与他人合住一屋,而且没有任何家具,也没有卫生间,上厕所要去一二百米以外的公共厕所。不过,就算是配备厨卫的单间,每月的租金也只有六七百元。 除了房租的原因以外,书里还提到了一些其他原因。 唐家岭的生活环境算不上好。然而其优势也是明显的。首先,这里生活成本远较市内低。而遍布于这条街道的二元店、三元店里,很多生活日用品都可买到。就是吃食,譬如牛肉面,别的地方卖五元,这里卖三元。 更重要的是,这里离中关村、上地软件园都在一个小时的车程范围内。从2006年,北京公交降价以后,拿着公交卡,只要花上四毛钱,他们就能够坐上一两个小时的车,到需要去的地方。 6. 据说在唐家岭,外来人口有几万人。那么不难想像,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公共汽车站是多么拥挤和混乱。 一辆辆公交车缓慢地朝车站驶来,那些等车的人有如潮水一般沿着公车行驶的方向挤去。人们用力敲打着车门,又喊又叫地看着司机,希望汽车停在自己身边。 车子还未停稳,无数的年轻人便将车门团团围住;车门一开,人们立刻连冲带撞向车里涌去。靠近车门的人使出浑身力气只想再往前挪动一寸;中间的人一手 弯曲着往前推,而另一只胳膊护在身后,杵着后面人的脖子,为自己挤出一点呼吸的余地;有的人嘴里还塞着早餐,一边咀嚼一边向人堆里蹭,以便寻找突破口;而 身后还有许多人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望洋兴叹,对目前这趟车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原本空空的车,瞬间已是人贴人,车里的每个人都变成了压缩饼干,叫嚷声乱成一 片。车门处的人尽力抓住可能抓住的任何东西,以免一时大意被挤下车。 …

Continue reading »

Jan 23 2007

一个大国的崛起,我们正在见证历史

最近国内的动作很多阿…… 从去年年底J-10的公开,到 1.11的反卫星导弹试验(Jan 23 Confirmed ),在军事技术上的动作一个接一个,让我感到了一个政治军事大国崛起。既高兴,又紧张,不知此条大路前途究竟走向哪里。      国内的腐败问题已经根深蒂固,国家强制力保护下的特权阶级蠢蠢欲动,在经济发展的表面繁荣之下,政府的手脚申的太长,与民争利,真不知这饮鸩止渴到了何样的程度。小孩长大,要迈过几道坎,一个国家其实也是一样,在我的心中,中国的崛起,无法逃避的是以下几次艰难的转变: 信用制度—— 全国范围内统一互联的信用体系是这个国家人民安居乐业,互相信任,待人平等,诚实奉公的基石。也减少了腐败、欺诈、偷逃税款的可能。 政治改革—— 中央集权的政治结构已经难以适应现代化社会的发展。当自然科学已经进入分子生物学、量子力学的时代,微观结构的自组织性,自稳定性才是自然界的准则。全局的优化,自上而下的控制,越来越难以达到所期盼的结果。宪政、地区直选、自由贸易、松散的户籍制度与无所不在的社会保障与信用体系应该是和谐社会的基本要素。在地区之上是某些精英团体(政治+ 学术),由他们编制宪法,炮制意识形态;其中的某些人(独立产生)组成联邦政府,管理统一的国防与外交,补贴地区差异;二者的这些职能与权力,由直选产生的人民代表与全民公决来约束;在这之外的独立的司法机构,监督已有法律的实施,对法律的一致性提出建议,并保证法律的有效性。 ——恐怕,这应该是四权分立的制度 ——制度设计、立法、司法、行政分离。这里,补充的一个内容是制度(法律)设计与立法权的分离,政治、学术精英进行制度设计,将引入独立、具有实效性的知识,也许会有助于缓解在目前三权分立体制下,既得利益者对立法机构的游说。而立法机构的职能就减低为代表民众表达意愿、需求与提出建议。 税收改革—— 没有个人信用制度,税收改革就永远都是依据空话,只有将每个人,每个家庭的收入都清晰的纪录下来,各种可能的税制改革—— 按家庭收入纳税、更高的个人纳税起点、更陡的累进税制、对慈善、环保、健康投资的鼓励政策—— 才能够进行尝试。实际上,我并不建议税收制度过于复杂,而是尽量简单。税收纪录是每一个个人对社会贡献的某种衡量,清晰的税收纪录,有助于建设基本社会保障体系,并激励个体创造更多的价值。税收的结构,可以考虑北美的联邦、地方两级制,清晰的将两级政府的财权分开,有助于保证地方政策的独立性与透明性,而联邦税则体现了国家的整体性,并用以弥补地区差异。 金融改革—— 只有清晰的界定了政府的职能与财政预算,我们才能让政府把精力放到该放的地方去,才能让金融行业从束手束脚的境地中解放出来;只有信用体系的建立,才能降低金融信贷的风险,鼓励小额信贷市场在深度、广度上的发展。金融机构才能有利可图,才能吸引优良的资金流入金融市场。—— 政府可以认真地作为旁观者+警察,监管市场的操作。 社会基本保障制度的建立—— 关键在于基本两字。决策者一定要跳出平庸的大众,一定要在宪政的框架下,保证公民的"基本 "福利,而且,严格规定修正的流程,不能因为某些无能政客的空口承诺,而损坏整个框架。因为这样的政策,具有极高的刚性,特别是在民主社会,当所有人都几乎是既得利益者之后,损失的就是社会的长久利益。标准就是:有饭吃,能吃饱,有地方睡觉,有病能有人给治疗,不会冻死、疼死,可以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其他还有一些内容,就是鼓励国内贸易—— 这个似乎谈到的不是很多,似乎国际贸易提的更多。但是,实际上,只要是贸易,就会带来社会福利的改进,在一个国家的框架下,贸易的成本更低,因此,自由、统一的国内市场对国家的好处更大,对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的贡献也更大,因此一定要约束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 又回到了政治改革对地方政府权力的约束。   德先生与赛先生 这两个从那个园子里飘出来的词,挂在我们的嘴边已有快一个世纪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对此熟视无睹,以为已是自然。殊不知,当我们思考中国的问题的时候,发现,究其根源,我们的位置竟和一百年前是一样的, 从我们的教育、到我们的国家政治经济结构,我们仍然缺乏 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基本素养。没想到,挣扎了一个世纪,回头一看,离起点并不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哪里有捷径可走呢?   关于民主与集权的寓言一则 这个话题,其实讨论得已经太多了,某日心血来潮,构造寓言一则,与诸君把玩。 话说中央集权的造型就如一把雨伞,拎住把手,便可挥洒自如,所有的支段末节都需跟随中心而动,那是进可攻、退可守。不过一但有一根龙骨坏掉了,由于紧密与中心相连,牵一发、动全局,要么扔掉换一把伞,要么只能将就——等到未来的某一天扔掉换新伞。所以,结局就是换新的。 民主就像支帐篷,3-4支杆子顶起一块布,看似不牢固,摇摇晃晃,互相牵扯,但是,不仅每根杆子可以因地制宜,选择不同材料、不同长度,而且,一旦有损坏,可以更换一支杆子,而帐篷不会报废…… 呵呵,太过牵强附会了,某天看到我那把破伞想到的……   灌了这么多,总结一下,还是没跳出西方启蒙主义思潮以后的伦理、政治体系,毕竟不是卢梭那些大牛,可以创造出如此早熟的三权分立政体。看过我写的东西以后,发现竟然很像加拿大这个无聊又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现行政体结构……真是郁闷。 跳不出框框,就不跳了。不过呢,翻来覆去,觉得中国在老路上很难走通,几千年的官吏非无能便腐败,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十年中解决。培养民主素养,建立人与人之间基本的平等与信任,也许才是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   另外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作为人类文明、社会进步、国家强大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1.         国际地位无人可动摇,想打谁打谁,相杀谁,就杀谁; 2.         人民安居乐业,每天很无聊,干些灌水+涂鸦的事情; 3.         所有人都想消费的更多,占有的更多,每天为追求更多的消费能力活着; 4.         科学技术空前进步,不断能够探索未知,领先时代; 5.         小国寡民,维持某种现状,严格控制消费。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