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读书

Feb 20 2011

网络小说版的讨论好深刻啊

发信人: bookreader (赌输赢), 信区: NetNovel 标 题: Re: 虎狼实在讽刺当年回国的科学家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Feb 20 16:13:30 2011), 站内 我从没说麦主义、苏联衰落这些历史事件有何逻辑联系 只是列出历史事实,反映所谓pussy价值的解释权是如何更替的 以前就讨论过,新自由主义地位的确立也是在70年代末,相关的pussy价值灌输干预模式就是这时候开始大行其道,这个就是和苏联衰落国际秩序的变化有关系的 如果追根溯源,你只要去仔细读读美国的宪法,以及美国国父们解释宪法和立国精神的《联邦党人文集》,就可以发现美国先驱在很多著作论述里都对所谓MZ进行批判甚至咒骂,美国的政治体制压根就不是他们现在宣扬的pussy价值定义的MZ体制,而是明明确确的强调制衡机制下强力政府的代议共和制,包括这次金融危机美国政府挽救华尔街、减税在内的一系列历史事实,都反映了美国这种资本控制权力的寡头专政共和体制的本质 源文档 <http://www.newsmth.net/bbstcon.php?board=NetNovel&gid=18201> 发信人: xu2008 (Reader版欢迎您), 信区: NetNovel 标 题: Re: 虎狼实在讽刺当年回国的科学家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Feb 20 22:13:44 2011), 站内 像你这样读书真不如不读。读书要从古到今通读,看一个事物是怎么逐步从消亡状态,又结合新的思想理念发展起来,变成现代社会占主流的理念这个过程,不能断章取义,根据自己的心意随意解读。 《联邦党人文集》里面对"民主的暴政"的怀疑,是因为那的确是有缺陷的, 必须引入逐步成熟的自由、宪政、共和等理念,对民主机制运行权力进行限制(任何权力都有可能制造暴政,民主体制下也一样,例如雅典) 今天讨论自由民主制度,是结合了这些理念以后的成熟制度,不仅仅是纯粹民主概念本身。 还要考虑一个历史背景,即当时各个州主流民意并不欢迎一个联邦在其之上(刚赶走王权,不想再来一个婆婆),所以就打着民主的口号想方设法限制联邦发挥作用,所以《联邦党人文集》对这种一味强调民主的论调是警惕的、反对的。 对今天要了解民主的人来说,《联邦党人文集》依然是推荐读物,是因为他代表了那个发展阶段的对民主缺陷如何弥补的思想潮流。 源文档 <http://www.newsmth.net/bbstcon.php?board=NetNovel&gid=18201> 发信人: tongban (铜板), 信区: NetNovel 标 题: …

Continue reading »

Jul 15 2010

《经济史的趣味》

pdf下载 经济史的趣味 以下转载自《经济史的趣味》书摘 ~~~~~~~~~~~~~~~~~~~~~~~~~~~~~~~~~~~~~~~~~~~~~~~~~~~~~~~ 最近,我读完了(台湾)赖建诚教授的《经济史的趣味》一书。 它是一本通俗读物,就像书名所说,确实有不少好玩的内容,我做了一些摘录。 2009年,浙江大学出版社曾经出过简体字删节版。但是,你完全不用读这个版本,因为赖教授已经将全书放上网,提供免费下载。进入赖教授在"台湾清华大学经济学系"的教师主页,点击"个人著作"(Writing)当中的第三部分"译著"(Translation)",即可下载(Word文件,6.26MB)。 这里还有一个电台访谈(点击右键"另存为",mp3文件,20.5MB),也值得一听。 最后,顺便说一句。与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经济史其实是很有用的学科,它可以使你从整体上理解"人类历史"。只有理解了古人的经济生活,才能真正理解古代,进而才能理解我们的时代,理解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又要去向哪里。 ================================

Jul 09 2010

ZZ:采访祖先

《枪炮、细菌与钢铁》确实是本很有意思的书,作为了解前工业社会,人类文化演进的一个不错的参考。 以下为转载,有空想看看这个纪录片。正文很长,慎入。

Continue reading »

Oct 30 2009

制度因素与经济发展

某师兄看了《枪炮、细菌和钢铁》,于是讨论了一下环境决定论,我基本同意,环境因素显然非常重要,影响了人类学特性,社会学特性,文化历史传统,地缘政治,blablabla... 不过,我认为,对于现代社会来说,现在讨论更多的是制度因素。因为现代工业革命以后,技术进步使得财富的创造很大程度上脱离了传统的地理环境,贸易与技术的发展,使得像新加坡、香港可以脱颖而出,使得日本可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使得硅谷可以成为新财富的中心。 而我所谈的制度因素,实际上是现代意义下的制度与财富创造的关系。2000 前后,有若干篇发展经济学的研究,都探讨了不同的殖民传统对独立后经济发展的影响,他们发现,不同的自然环境与原始财富水平,影响了殖民者在当地建立的殖 民政府形式,从而影响了独立后的制度结构,从而影响了当代的经济发展水平。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曾经富裕、强大的国家、地区,今天总是相对贫穷,就是所谓的“南方”,包括富有金银矿藏的南美洲,南部非洲,南亚以及东南亚。如果你做一个回归,用到赤道距离来解释人均GDP,你会发现有很强的解释力。 当西方殖民者来到一片新的大陆, 可能缺乏金银财富,但环境清爽干燥,土地肥沃(北美、澳大利亚),没有黄金,但新移民可以安居乐业,建立新家园(新法兰西、新英格兰),建立与欧洲大陆相似甚至更优的制度体系。 可能拥有丰富的财富,但原来当地的强大帝国已经有稳定的社会结构,新的制度很难建立(印度)。 可能拥有丰富的财富,但是并不适合殖民者的生存,疾病、瘟疫肆虐,不妨扶持傀儡政权,建立攫取财富的殖民地(南美、中南部非洲)。 最后,这些由于历史、环境因素而形成的不同的制度,延续到现代,从而出现了现在经济发展上的不同。

Oct 30 2008

读书札记——The new paradigm for the financial market by George Soros

这本书是远在袋鼠国的Bill同学强烈推荐的,于是就从隔壁图书馆借了出来,花了一个多星期,大概通读了一遍,有些不成熟的想法,大概也不拘泥于书中的内容,随便写写啦。   总的来说,索罗斯同学的这本书,写得还是比较浅显易懂的,书的框架很清楚,他老兄对金融市场的观察当然也是非常有深度的啦。不过他尝试建造的这个理论的核心观点——"易出错","测不准"确实离成熟还相去甚远——无法定量,无法证伪。 索罗斯的这个理论的基本内容大致有以下几点: 1. 社会科学不应该模仿自然科学的研究范式。因为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自然规律是相对稳定不变的,而且可以通过实验来对理论进行证伪(这基本上就是波普尔的观点)。而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人类社会,或者是人的行为规律是随着人的认识不断变化的,而且很少有能够进行可控实验的可能。 2. 人对外在条件变化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因此可能"测不准",而人们会倾向于过度的使用之际的知识,而这种有误的行为,又会反过来改变事物变化的趋势,使得"差错"更大,而反过来人又会做出进一步的行动,而这个交互的过程就是他的理论核心,反身性(Reflexivity)。这个动态的演化过程确实很重要。 3. 经济学假设市场有完备的信息,而且会向均衡点靠拢,是大错特错。即使放松了完备信息的假设,诸如理性预期等观点,仍不足以解释真实的市场行为。因此,20世纪20年代以来的金融自由化与全球化是错误的政策。 4. 金融市场中,每个人都是按照这个反身性理论来不断转换自己的角色,人们对自己的行为有自我强化(self-reinforcement)的作用,因此会不断的出现金融泡沫-金融危机(bubble-burst)的更替。   这个理论谈到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来简单说说,然后顺便"无力"的给经济学家辩解一二。 我的基本观点是,金融市场完全不同于实物交易的市场,这种虚拟财富的交易具有独特的机制,传统的均衡理论并不适用。现在较流行(其实就是我想到)的两种研究金融市场的方法之间有难以调和的矛盾。 1) 首先是经济学理论范式的局限性。除去上面说到的社会科学共有的困难,缺陷。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本身,也有其局限性,那就是绝大多数时候,考虑的都是封闭的、静态的问题,只能在假定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关注某一个或几个因素的边际效应。而这一前提假定是否成立,则缺乏有力的证据。 2) 具体到金融市场,这个市场上并没有严格的生产者、消费者的区别,决定一个投资者是"多"还是"空"的最重要的依据是对未来资产价格的期望,当"多空"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市场达到均衡。但是,如果市场受到某个方向的冲击或者由外部的资本流入,那就会改变这个市场的均衡状态。而这个市场上潜在的一个机制就是对冲击的放大,如果价格有上升的预期(无论是企业经营良好的正面消息,或者是外部资金的流入),那么需求就会上升到大于供给,价格就会确实上升,而又进一步强化上涨的预期,这就孕育了金融泡沫。但这样的趋势不肯能永远进行下去,当外部资金或者市场内部转移的资金不足以支撑这样的趋势的时候,预期就会反转,泡沫就会破裂。这就是最简单的泡沫-危机理论。 3) 另一方面,资产是有实际价值的。根据一些定价公式,我们能够简单得出对资产实际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价值,按照简单的均衡理论,那么市场就应该围绕这个价格而波动,而这个价格就是资产的长期价格。 4) 由于部分投资人的偏好是风险厌恶,而且缺乏耐心,那么,市场可能在下降的时期会远远偏离长期价格,因为投资人陷入了流动性陷阱,就是倾向于持有现金,而不论资产的价格如何。市场可能长期偏离均衡,缺乏流动性。也许,通过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可以减轻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融资的影响,但是,这样的政策会投入太多的货币进入市场,一旦市场转暖,流动性又会迅速的增加,进入另一个泡沫。 5) 这样的市场价格与市场价值的分离,使得建构金融理论变得非常的困难。一个简单的两难问题就是,一棵苹果树,终其一生结出的苹果价值100元,但是他的市值价格200元,而且预期明天的价格250元,你究竟买还是不买?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29年大萧条终结了古典经济学的统治地位;二战后30年的政策实践部分否定了凯恩斯宏观经济学;几乎同时期近4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部分否定了国家计划经济的共产主义理论。那么这次金融危机是否又要再次推翻自由主义经济学呢?我认为不会。我们不能简单的陷入非左即右的选择题中。自由主义经济学在维护公平、促进竞争,推动全球化的贸易与经济分工等领域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而且应当能继续发挥指导作用。但自由不代表没有管制,经济行为中有普遍的外部性问题,公共品,如教育医疗的提供,反垄断,控制环境污染,这都需要不同层次的管制,经济发生阵痛,也需要凯恩斯理论来拉动需求,缓和波动。同理,也可以包括金融市场必要的管制,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具体的方式、方法、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