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货币

Jul 13 2011

一个利用期限结构(term structure)的货币政策实践

抑制通货膨胀预期的政策选择通常是提高利率水平。但是在有资本流入(热钱)的情况下,提高利率会扩大国内外的利率差,鼓励更多的资本流入,也许反而无法抑制通货膨胀。这是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保持极低利率水平下,世界上许多国家央行面临的货币政策困境。 土耳其央行的一个金融实践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实证经验。土耳其央行在2010年末,为了抑制资本净流入带来的通胀压力,采取了相反的政策实践,他大幅降低了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的借入利率(Borrowing rate),从5.75%大幅降低400个基点到1.75%,也就是说,如果金融机构有额外的流动性要短时拆借给央行,收益率不足2%,而央行的借出利率(Lending rate)则保持在了9%的高位上,基本和通胀水平一致。通过扩大借入、借出之间的利率波动空间,央行希望能够增加市场上交易的到期时限,也就是鼓励长期的借贷交易而抑制短期资本的投机,当然,仅通过利率工具是无法实现这一目标的。 几乎与此同时,土耳其央行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准备金率(货币数量工具),从去年9月至今,短期存款的法定准备金率已经从5%提高到16%,而在今年一月,一次就把准备金提高了4个百分点。而且,法定准备金率和资产的类别和到期周期有关,短期债务的准备金率高,而长期资产的准备金率要低得多,超过一年到期的资产,准备金率水平只有5%,并对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停止付息。这样的法定准备金要求大幅增加了金融机构持有短期高风险资产的成本,鼓励其能够按照自身的资本充裕率来调整资产结构,减少短期的投机操作而进行较长期的投资。 制定这样有针对性的货币政策,使得不同到期时限的资产在市场上产生不同的利率回报,形成对应的收益率曲线。高准备金要求和低央行利率抑制了金融机构短期套利的冲动,而较高的市场短期利率水平抑制总需求,有助于控制通货膨胀,也保障了普通储户的利益。而较合理的长期利率水平有助于鼓励长期投资,稳定经济增长。 虽然这样的一个货币紧缩政策也遭遇了批评的意见,但我觉得针对特殊的情况(通货膨胀,资本净流入,经常账户赤字),结合准备金工具和利率工具利用时限结构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是可供参考的一个实践。而PBOC应该能从中吸取一些有益的经验。

Dec 23 2010

货币乱象

兲朝大国,富有四海,气象万千。自番邦归乡之学子,耳濡目染帝都之风物,细数街头巷尾之闻,以记叙华夏之昌荣。 慷慨的银行 最近,我爸说要搞某银行的某贵宾卡,说是能享受机场登机服务,甚至还可以优惠到医院挂号。心中有点奇怪,提供这些服务可并不便宜啊。 我妈跟我说,她今年运气颇好,在某银行存存款,取取钱,居然中了两次奖,百十块的手机充值卡,虽说不值一提,但也让人高兴不是。 表姐前天收到一袋大米,据说是某地区银行的积分奖励。 任何事在一再二,不能再三,全家中奖就不是运气的问题,而是银行的问题了。依稀记得,以前上课的时候有老师讲,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中央银行规定最高存款利率的时候,如果市场中的机构需要更多的存款,那么形形色色的中奖、积分、返点就会层出不穷,把货币利率转换成实物利率。更高的利率就代表更高的存款,然后更多的贷款,增加货币供给,也就部分的抵消了央行的政策。在网上稍微查了一下,这个事今年年初和年中就被报道了两次,但是市场是强大的,而行政监管是收效甚微的。 http://money.sohu.com/20100128/n269885990.shtml http://money.163.com/10/0713/14/6BFQKEMO00253B0H.html 影子金融机构 北京的商业气氛是越来越浓了。在餐厅上厕所,闲时无聊就瞄两眼贴在墙上的笑话或者是广告,一个金融公司似乎在各大餐厅的厕所里投了不少广告,"1万-1000万贷款,1-3个月,京户房产抵押,当日可取"甚是吸引眼球,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房产抵押再融资么。 亲戚的亲戚的一个亲戚(总之就是八杆子打不太着)在内蒙古参股搞了一个小额信贷公司,名义上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发放小额贷款,但似乎实际上是一个金融公司,吸收资金,发放贷款,利息还不低,据说年息甚至能达到30%。 房产抵押再融资(refinance)和信贷金融公司都是所谓金融创新的产物。房产抵押融资在由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泡沫引发的金融危机中,都起到了相当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是日本80年代末还是美国的次贷危机,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在地产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对房产进行再融资是非常方便稳妥的融资手段。100万的一处房产,如果市场价值已达到150万元,且抵押贷款的利率很低(风险小),那么,找金融机构再进行一次抵押,融资150万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仅可以迅速还清初次的贷款,从而获得房产,得以抵押给金融机构,剩下的50万,可以再购买2套房产进行投资或者消费。这就大大降低了"炒房"的资金门槛。 信贷金融公司,无论名义上是私募债券,还是合伙人筹资,本质上都是吸收资金进行信贷。而由于这些资金不是储蓄,从而避免了对商业银行的许多监管,央行的所谓准备金率和资产充足率都难以适用,更不必说许多是处在灰黑色的区间的。这样一来,央行控制货币供给的政策,在这里部分的失效了,不是存款就没有存款保险,也没有法定准备金要求,当经济上升期,信贷需求旺盛,小额信贷是高风险,高收益,资产增殖迅速。但是一旦出现拐点,出现"挤兑"性的债务追缴,大量的此类金融公司可能会面临问题。中国对此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还是很严格的,经常把人以"非法集资"之类的名义抓起来。但目前看,监管是越来越困难了。不知道还有人记不记得不久前被杀的亿万富警夫妇,他们现在的主营业务就是放贷。如果警察都在搞金融公司,谁能去调查与监管呢? 央行的两难 极低的储蓄利率,极高的法定准备金要求,僵化的信贷额度,绑定美元的汇率控制勾画出了货币政策的大轮廓。 低利率的直接结果就是, 低存款回报以及存款意愿,商业银行争相提供非利率回报吸收存款。 低贷款成本,高贷款需求,信贷资金推高资产价格。 高准备金率, 抑制了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银行需要维持较大的存贷款利差还保证盈利。在夹缝中生存的银行,其实也面临未来政策变化的影响。实际上,准备金率的控制应该是收效甚微的,否则也就不需要规定信贷额度来进一步控制货币供给了。 信贷额度控制, 抑制了银行的信贷量,为了盈利,银行不仅要维持高利差,还要决定贷款给谁,低风险,高收益为最优。 资金流向低风险的资产,或者是政治风险低的资产,国企、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产抵押贷款。 其中不知多少又通过土地与期房预售,又流入了房地产市场,推高资产价格。 绑定美元的汇率政策, 出口顺差带来的是货币被动发行,国内利率过低则使得央行的对冲操作越来越困难(发行央票)。 如果提高国内利率,则热钱的涌入将难以避免。 但是,目前观察到的表象反应,央行的种种调控措施都是以一种扭曲代替另一种扭曲,而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各种绕过监管的情况越来越多的发生,金融机构的行为开始从地上转入地下。 央行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些情况,很难理解为什么他选择推迟加息,也许这说明背后的情况有多么的恶劣,目前想到以下几点: 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可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一旦利率上升,可能有大量的违约发生。 国内外的利差会引发大量的热钱流入,恶化货币供给。 央行本身是人民币的最大借贷方,无论是对存款准备金付息还是对央票付息,利率变化对央行的经营有直接的影响。 地方政府、国有企业难以承担高利率。 我预计,明年的宏观经济可能同时出现外需疲软,产能过剩的需求冲击。以及国内原材料、能源价格上涨、农产品上涨、资产价格带动的服务业价格上涨,也就是成本推动的供给冲击。经济中可能一定程度上会出现"滞涨"的现象,也就是通胀处于高位而经济增长放缓。在这个情况下,央行对于加息会更加谨慎,猜测最多加息1-1.5%。但是,货币乱象已经形成,如果不果断调整利率,抑制资产价格泡沫,日本和美国的前车之鉴尚未走远。何去何从,不妨拭目以待。

Nov 17 2010

经济危机的经济学

由于快到期末了,要把手头借图书馆的书在回国前翻一下,然后还回去,不能白白在家里积灰啊…… 今天在看的一本书是克鲁格曼同学在一篇书评《The Slump Goes On: Why?》里推荐过的Richard Koo同学写的《The Holy Grail of Macroeconomics: Lessons from Japan's Great Recession》,我顺手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位老兄,觉得他的观点挺有意思的,对理解日本经济以及处理经济危机,有不少启示。 日本经济停滞有若干目前经济学理论难以理解的特性,在不同的专家的建议下,日本在过去的20年中,几乎尝试了所有的宏观政策手段,货币政策:低利率、零利率、数量宽松;以及规模空前的长期财政刺激,目前日本政府的债务大概是GDP的两倍,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这些医生每个都是满身的头衔,振振有词,款款而谈,而下的也都是猛药,可惜日本经济却不见起色,蹒跚而行,货币投放量不小,可是通胀看不到,通缩的紧箍咒倒是压得头疼,Carry Trade让投行们赚了个钵满盆满。日本企业的产品不是卖不出去,而是全球大卖,特别是借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大赚特赚,外汇储备堆满了仓库,可是国内消费就是低迷。 按照Koo同学的解释,日本的危机实际上是资产负债表危机,也就是说由于资产泡沫的破裂,企业的负债不变而资产缩水,实际上是资不抵债,但是企业的运转仍然正常,有健康的现金流,因此,企业经营者最合理的操作就是用现金流来偿还债务,这在微观上是最优的策略。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私有部门都在偿还债务,就没有人借贷,因此,货币政策就失效了,即使利率水平非常低,因为没有借贷的需求,经济仍然低靡。当私有部门忙于修复脆弱的负债表,唯一可以避免经济陷入深重衰退的部门就是政府,持续的经济刺激以及不断上升的政府债务是最终的选择,而在这个情况下,政府支出并不会有对投资的挤出效应,因为私有部门的投资不足。 这一理论不仅可以用于理解日本的经济困局,还可以和29-31年大萧条进行类比,因为大萧条也是由资产泡沫引发的,而现在美国、欧洲正在经历的后金融危机时代,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视频地址: 墙外:http://www.youtube.com/watch?v=6k0_a1JS5hU&NR=1 墙内: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zMzE4MTcy.html 一个可以参考的演示文档下载: http://ineteconomics.org/sites/inet.civicactions.net/files/INETOS-KooPresentation.pdf

Sep 29 2010

黄益平:中国错误总结了日本的经济教训

讲的还是不错的,起码日本经验那部分值得看一下。不过他货币主义的倾向比较重,至少农产品价格上涨,我不完全认为是货币数量论在起作用,产业结构调整,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相对价格的变化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不过他对政府的政策困境看得还是比较清楚,至少说中了房地产泡沫的关键是利率、利率、利率。抑制需求、行政调控的作用都是水中捞月。 视频地址:http://money.163.com/special/zfhuangyiping/

Continue reading »

Jul 01 2010

评论《旧日重现》

前几天,我刚刚通过央行存贷款数据讨论上一次经济波动与最近经济活动的比较。今天就看到这篇文章,比较值得注意的是广义货币M2的增速减缓以及粗钢产量的增速下降。今天,影帝同学说:"中国将继续推进经济调控政策。"如果继续这样对调控加码的话,我不负责任的说,房价回稳下跌也不无可能吧,没钱但有耐心的同志们不妨等到2011年。无独有偶,今天还看到另外两篇文章《关于中国经济前景的随想》和《该加息了》,也给出了相似的推断,我很同意他升储蓄利息而暂时稳定贷款利率的观点,在《中国银行们的垄断利润》一文中,我已经讲到银行业的垄断利润空间并不小。而一个更好的选择,可能是放开储蓄利率与贷款利率的管制。在《该加息了》一文中,上海市场银行间拆借利息高于储蓄年利率,就说明这样的行政管制,制约了银行的运作。 重要的实际上不是经济下一步的走势,而是中国经济仍然没有能够脱离一放就热,一收就死的怪圈(吴晓波《激荡三十年》),本质上还是银行业受到过度的行政管制。央行行使国内的货币政策,调整货币供给有两个工具,利率或者是准备金率。法定准备金率关系到货币创造乘数,准备金的调整,对货币供给的影响较大,一般并不是政策调控的首选。调控利率更为灵活、而且效果比较温和,直接帮助存款人抵御通胀风险,拉高贷款利率,缩减贷款规模。 中国人民银行作为央行,为什么只通过频繁改变存款准备金率,而不通过利率工具来调节货币政策呢?我不清楚央行自己的考量,也许至少有以下几点吧: 提高利率,可能会给热钱带来套利的机会,外汇涌入,会加重央行控制通胀与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提高利率,会提高以政府、国有企业主导的固定资产投资的成本,不利于遍布神州的基础设施建设。甚至,中国各级政府层层遮掩的债务偿还,可能也依靠低利率的支撑。 央行发行央票,对冲货币供给,需要支付利息,低利率有助于控制操作成本。 提高利率,储蓄回流银行,不利于拉动内需。 但是,这种放弃利率工具,长期保持较低利率水平的政策,就无法解决投资欲望旺盛的问题,因为借贷的成本低,那么资本收益就总是很高高;资产价格上升,贷款炒房有利可图;居民储蓄收益始终太低,贫者愈贫,消费始终不足;一切激励都在向扭曲的方向上越走越远。 这种由分配问题引发的投资、生产能力与消费能力之间的结构问题,似乎被称消费不足理论(underconsumption theory),已经被凯恩斯的宏观概念所代替,不过有空还是应该参考一下。 中国经济需要适度的紧缩来调整结构,退一步方可海阔天空。

Continue reading »

Jul 01 2010

中国银行们的垄断利润

PS: 补充刚看到的一篇文 《银行的坏账》。 《经济学家》上引述《银行家》杂志的一份对世界各大国家主要银行盈利排行,2009年,中国的大银行们大赚特赚,中国的四大国有控股银行三个位列前茅,工商银行税后利润1294亿人民币(爱存不存),与建设银行包揽前二名,而扶不起的阿斗农行也能排名14,他们凭什么?高效的管理?复杂的衍生工具?丰富的个人金融服务?恐怕都不是吧,央行规定的垄断存贷利息差是个重要的因素。 中国银行业,存贷款利息差(一年期),在1996年8月跳升到2.61%,并于1999年达到最高的3.6%,现在是3.06%,而之前则保持在1%的水平。之前的低利差水平,倒是和林毅夫的国企改革理论一致,国企尾大不掉,需要金融输血,因此银行业只能保持低利息差。而国企改革启动后,则金融信贷得以解放,而1996-1999正是国企改革、下岗的高峰期。 而今天中国各大银行的风光,其实和后来持续不断的改革与注资分不开,以下为转载的统计表。 源文档 <http://www.pbcti.cn/main/show.php?id=794011> 饮水不忘挖井人,银行赚了钱,别忘了注入血汗的纳税人。每当中国的银行们挥金如土的时候,还是多想想,你凭啥?

Continue reading »

Jun 26 2010

趣读数据

昨天在琢磨金融压抑的时候,去IMF的IFS数据库上查中国的储蓄数据,只有利率的数据,于是又转战央行的数据库,不得不说央行养的那帮人实在是太烂了,居然都没有时间序列数据的下载,只能一年一年的自己查,花了点时间。我只是看了一下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的状况,从1999年12月到2009年12月。房价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居然其中还莫名其妙少了一个月……不过,还是有几个挺有意思的现象来分享一下。 图1:企业存款、居民存款、流通货币的与上月的变化率 上图中,流通货币的增长率有着明显的周期性,每年一月流通的货币量会有大幅增长,我猜测应该和春节假期,回乡过年,以及企业的年终奖金发放有关,与而对应的居民储蓄与企业储蓄也有对应的变化趋势,居民储蓄大幅增长而企业的储蓄减少。 图2:存款变化,房屋销售价格变化,存款准备金率 企业存款在年初都要周期性的减少(年终奖金)。在2006年之前,居民储蓄增长与企业储蓄增长基本保持一致。 从2005年末到2007年末,居民存款增速显著下降,特别是定期存款增速锐减到负增长,此时,中国股市正经历从1000点疯长至6000点的大牛过程,无论何种原因导致了初始的上涨,全民炒股,存款搬家的过程无异于是对这次股市长红过程的最强有力的支撑。 同时期,企业存款的高增长,可能反映了资本市场的繁荣以及融资渠道的畅通。 全国房价在2007年的迟迟启动,也许反映了房屋销售是股市繁荣的副产品,而不是这次繁荣的主角。 央行对这次经济过热的药方是提高存款准备金,降低货币乘数。股市泡沫增速的后继乏力,在央行打压之后,终于重重的跌倒。我们看到的是,存款,特别是定期存款的高速增加。而同期,由于信贷的紧缩,企业存款与房价同时走低。 2009年春节后,紧缩的信贷使得房价跌到谷底。而央行为了配合4万个亿救市政策,在此时放弃了近3年内货币紧缩的果实,放松了信贷。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与其说是放开货币乘数,不如说是一个信号,放开了窗口指导之下的近似于行政管制的贷款配额。 企业存款在2009年三月启动的急速增长是对这次信贷大跃进的最直接的写照。而房屋价格的应声而起,也似乎表明的这部分资本所前往的目的地。房价是这次繁荣的主角,持币观望的居民闻风而动,存款再次搬家,居民储蓄增速的大幅回落与企业存款的高速增长,似乎推动了房地产泡沫的迅速膨胀。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不差钱,地王层出不穷,似乎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另外,这里使用的是全国的平均价格指数,对于部分热点地区,波动可能会更为剧烈。 数据结束于2009年,从各条曲线的走势来看,这场大战可能会继续到2010年末,2011年中。而从企业与居民储蓄率此消彼长的变化趋势来看,这次大战,应是个零和游戏,没有胜者。愚钝如我,还是租着房子,搬个小板凳,继续围观吧。

Jun 25 2010

一个关于财富转移的逻辑

最近看了两篇文章,分别是郭凯的《通胀来临?》以及光华的客座金融教授 Michael Pettis 的《China: where's the inflation?》,两个疑问句结尾表明了他们的态度,那就是高通胀时代未必会到来。他们都提到了金融压抑(Financial Repression)的作用。 所谓金融压抑,指的是中国现有的一个扭曲的金融银行体系,低利率使得储户的收益很低,而政府、企业因为贷款利率也较低,有旺盛的投资需求,实际上,这是一种对借款人的补贴。因此,能获得贷款的人就在资源分配中占有了优势。央行实际上是人民币发行者,也是最大的债务人,因为为了回收流通中的人民币,央行像商业银行大量发行央票,而低利率保证了央行进行这种操作的低成本。 我想,那么在这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中国经济发展中,应该发生了以下这一系列财富的转移。 低估人民币拉动外需,实际上是补贴了外国的进口商以及消费者(较强的外汇购买力)。 强制结汇,以及出口退税,补贴了本国的出口商(出口订单变得有利可图),收结的外汇账款有较高的购买力,也就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工人收到工资,存入银行。由于较低的利率,使得工人实际上在补贴借款人。 强制结汇发放的人民币使得经济中有通胀压力,央行通过像商业银行发行央票回收货币,支付利息,央行有维持低利率水平的需要。为了控制货币乘数抑制通货膨胀,央行也大幅提高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并且制定了贷款配额。从而把大量货币冻结在了央行里。 银行贷款成为紧俏商品,只有特权阶层才能够获得,比如政策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国有企业,资金的流向集中向小的几个领域,带来产能过剩与资产泡沫。 储蓄的低收益与资产价格的高增长,使得一般劳动者的财富状况恶化,消费低靡,需求不足。 资产泡沫本身,支撑着金融机构的负债表,消耗着剩余的产能。资产泡沫的破灭,可能会带来部分家庭财富缩水,银行坏账率增加,产能过剩加剧。 人民币升值,并伴随央行适度升息的紧缩政策,也许有助于抑制产能的继续增加,逐步回复利率的价格作用,终结资产泡沫并提高劳动者的实际收入。经济硬着陆可能无法避免。 因此,我认为《通胀来临?》的判断是有道理的,解决问题需要釜底抽薪。

Continue reading »

Jun 23 2010

人民币的国际结算

对于中国来说,人民币的国际结算,可能比人民币汇率机制更重要。 在乱谈主权债务中,我谈到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其实并没有那么紧迫,因为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日本,他们的主要债务都是用本币发行的,因此,只要有独立的货币,都可以部分通过本币贬值还进行偿还。 而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外债通常是用外汇结算的,比如美元、欧元,因此一旦发生债务危机,本币贬值,外债的债务负担实际上会大幅增加,比如1998年的俄罗斯债务危机,以及同时期的亚洲金融危机,外债实际负担的飙升是拖垮企业、政府以及金融市场的重要因素。 人民币实现国际结算,是人民币走入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由于中国的贸易份额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体系中的地位也会逐步提高,会成为地区其他国家外汇储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本国借贷的基础货币,这对为未来中国金融体系的建设都有长远的影响。值得慢慢跟进关注。 关于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_部委动态_新浪财经_新浪网.

Continue reading »

Jun 20 2010

人民币汇率改革漫谈

其实还没太想清楚,先乱写这些吧。 ~~~~~~~~~~~~~~~~ 央行趁着周六,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那就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央行鼓捣了半年多,再把周其仁等人搞进货币委员会快三个月,放了无数各种风之后,终于有点雨点下来了。本来原来想的题目是"人民币要不要升值",不过既然升值很可能就要来了,也就不用再问了。现在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改革时机,由于欧元的大幅贬值,人民币币值问题有所缓解,潜在的调整幅度会比较温和。但是不能低估市场上无处可取的资本涌入中国的可能性,央行要对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最好准备。 我个人是支持人民币汇率根据进出口与资本流动的状况进行调整的。但是,并不是说,开始汇率改革就万事大吉,而是机遇与挑战才刚刚开始。下面想了几个问题,试图去讨论一下,有些是逻辑的推演,有些是别人的结论,有些只是猜想。 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会是怎样?对主要货币的趋势会是如何?浮动区间怎么控制? 参考央行的官话,汇改初期,人民币汇率应该还是会按照2005年汇率机制改革的方式,实际上还是比对和美元汇率,在央行有干预的情况下,按照某个小的浮动区间进行缓慢升值,尽量将汇率变化对出口贸易的冲击减到最低。 汇改的目的,最终应该是实现人民比汇率按照贸易比例加权(所谓一篮子货币),实现较大范围内的浮动,甚至完全浮动,有升有降,缓解外部经济冲击对内部经济的影响,解放利率工具,实现引导投资、生产从外需向内需转变。 2.汇改对中国经济可能的影响有那些方面? 廉价的进出口作坊会收到主要的冲击,而已经形成上下游产业链的行业则可以在这样的变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升值对中国制造业的冲击,不会有那么严重。而中国的企业也并不是如此弱不禁风。可以参见这篇博客文章,"居民储蓄从90年代以来基本没变,而国营企业和政府的储蓄从2000年后飞速上升。"实际上是企业和政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赚了一把外快。 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会提高,相当于部分的提高了工人的工资。央行可以减少对流通货币的控制,以央票形式冰冻起来的货币可以逐步进入流通领域,进一步拉动需求。原来专注于生产出口产品的企业会为国内消费者生产产品(其实现在到中关村买东西,就经常会碰到出口转内销的东西),商品与货币同时增加,不一定会带来通货膨胀,而是让普通百姓可以分享到生产力的提高。 用人民币计价的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会减慢,但用美元计价的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加速或不变,也就说,中国创造的实际财富的增长并不会减慢。当然,中国经济的增长会从外需拉动像内需转变,这对一个仍然管制森严,收入分配问题严重的国家是新的挑战。 3.人民币升值会解决中美贸易之间的不均衡么? 实际上,目前的研究结果的结果是人民币汇率的调整无法解决中美之间贸易的不均衡问题。因为中美贸易很大程度是互补的,中国生产的玩具、运动鞋,即使价钱提高50%,在美国生产也仍然并不划算。而且,从汇率到价格之间的联系实际上也并不紧密,也就是说,汇率波动因素,常常由企业通过金融市场上的金融工具来规避,或者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而价格上的反应比较温和。 但长期看,人民币汇率改革会逐步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矛盾,一方面跨国企业会向劳动力更低廉的国家移动;另一方面,中国需求的增加会拉动进口。贸易的平衡,表明中国创造的财富被中国人民以交换的方式享受到了,而不是换了一堆虚拟的金融票据。 4.中国会走日本的老路么? 对汇率改革的一个质疑就是这是美帝的金融战争,而日本的悲惨遭遇似乎也映证了这一说法。 我的观点是,日本悲剧的源头不是汇率升值,而是资产泡沫。房地产与股票市场的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价值的飙升以及破灭,使得日本的企业、银行和个人都陷入了连环套的重重的债务负担之中,而这样的债务负担使得经济陷入停滞。 因此,为了避免日本的悲剧,如何调控资本市场,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因该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5.中国需要在政策上关注那些问题? 减少行业管制。政府要从游戏的玩家推出,而去做政府应该做的工作——提供公共品。 对医疗、教育等公共产业进一步改革。 推动收入分配改革,让工会为工人服务。 面对即将汹涌而来的热钱,如何避免资产泡沫是个大问题。加征房产税,进一步推动中西部城镇化进程可能会有效。 下为央行通告原文:

Continue reading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