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贸易

Dec 08 2011

简评:蔡洪滨:扩内需难在何处?

蔡洪滨这篇评论的后半部分挺精彩,前半部分比较扯。有兴趣直接跳到后面去吧。 蔡洪滨:扩内需难在何处?  发布日期:2011/11/30 8:40:54 来源:[《财经》杂志 ]    浏览:[537]  评论:[0]        字体:大 中 小  增长驱动力的失衡,是目前中国经济最严重的结构性问题之一。经济协调发展,需要驱动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均衡发力,形成共同拉动经济的格局。 但当前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过高,内需相对不足;而内需之中,投资过度强劲,内部消费需求显著不足。近年来世界经济动荡,出口增速下降,但投资占GDP的比重持续升高至50%,消费占比逐年下降,经济增长仍然过度依赖投资拉动。 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的经济结构增长方式不能持续,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要转变到依靠内部消费需求上,已经成为举国共识。 温家宝总理今年3月在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全体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进一步扩大内需特别是居民消费需求。" 我国"十二五"规划中也将"构建扩大内需长效机制,促进经济增长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作为未来五年政府工作的重要目标。 如何实现经济增长方式向依靠内部消费需求转变,无论是理论还是政策层面,思路并不清晰。要找到实现转变的正确路径,首先要把握清楚消费不足的原因。 消费不足源于市场难开拓 对消费不足的原因,目前流行的主要看法包括: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较低,而较低的收入就会只有较低的消费;由于养老、医疗和教育等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建立,使得人们有后顾之忧不敢消费;收入差距日益扩大,高收入者消费意愿不强烈,而低收入者有较强的消费意愿却没有消费能力。 这三个因素看上去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仔细思考后我们发现,这些因素和内需不足的因果关系,即到底谁是因谁是果,实际上不是很清楚。即使认为这三个因素是导致我们现在内需不足的根本原因,近期之内这些问题也很难得到解决。 增加劳动收入当然会增加消费,但增加劳动收入的前提是劳动生产率的普遍提高,而这又取决于经济增长。虽然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设立了明确的劳动收入增长目标,但市场经济一个最基本的原理是劳动收入由劳动生产率决定,而劳动生产率由技能的提高和整个社会的技术进步决定。 这不是由政府通过简单行政命令的方法所能实现的。因此通过增加劳动收入增加消费的说法,其实因果不清,至少近期内于事无补。 另一个流行的看法是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解决消费者的后顾之忧。但提高保障水平依赖于国家财力的提高,短期内建立一个全面的福利社会使得大部分人没有后顾之忧是不可能的。 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绝大部分老百姓依然有后顾之忧,也有医疗保险、养老等诸多的问题,也一样要为子女上大学存钱。 事实上没有多少国家能真正实现绝大部分人一辈子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而我国现在人均GDP刚过4000美元,这样的经济发展程度远不到建立全面福利社会的时代,所以这样一个药方也无法解决我们当前面临的消费不足的问题。 最后来看收入分配格局。收入分配当然是最重要的,也是社会上现在最关注的热点,但收入分配格局不是通过简单调整一点个人所得税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短期之内通过政府的一些税收和财政的补贴政策就可以解决的。 收入差距的扩大,有经济发展阶段的必然性,也有我国经济体制转型的特殊性。收入分配格局的改善,需要相对的时间,也涉及深层次的体制改革问题,不可能成为解决内部需求不足的有效药方。 因此,以上关于内需不足的这几个观点,要么看似很有道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要么即使有道理,短期内也难以解决。因此我们需要有新的角度去思考,针对内需不足的问题找到一些近期可能有效的方法。 正题从这里开始。 我认为,内部消费不足,不简单是一个总量不足的问题,它更多是一个结构的问题,也就是说是需求和供给的不匹配,是巨大的潜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人们常说我们的消费需求不足,是指实际实现的消费总额。但我国潜在的消费需求其实是非常大的。 这从几个角度就可以说明:比如就奢侈品消费而言,2010年底,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已攀升107亿美元。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奢侈品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预计在2012年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 再比如海外购物,海外购物不一定是说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这些人在海外疯狂消费,在中国香港、美国、欧洲,去店里扫货的大部分是各种各样的中国人。此外,国内的收藏品市场现在也是异常的活跃。 人们一方面说我们消费不足,另外一方面又说我们流动性太多、钱太多,这两个问题加在一起意味着什么?所谓流动性多、所谓钱太多、所谓物价会被炒起来,其实就是说潜在的需求还是很多。 所有这些现象表明,并不是说我们国内没有足够的消费需求,而是相当的需求没有被满足,仍然只是潜在需求。 如果我们承认国内有巨大的潜在需求没有被满足,为什么中国企业不去积极挖掘这个身边的巨大市场?从供需匹配角度看,我们必须思考中国企业的行为和选择,思考造成他们行为背后的原因。 我们现在一方面是最大的出口国,拥有巨大的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国内又有巨大的潜在需求没有满足。并且,由于国际市场容量有限,近两年来受世界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影响,很多出口企业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 与此同时,令人困惑的是,本国企业挖掘本国市场的积极性却不高。很多中国的企业没有太多动力去开拓国内市场,而更有动力去开拓国外市场。原因何在呢?让我们从国际贸易理论来理解中国企业出口的行为。 国际贸易中有一个比较优势理论,认为一国将出口其要素禀赋丰裕度较高的产品。中国劳动力禀赋较为丰富,相对而言,物资资本及人力资本水平丰裕度较低。按照比较优势理论,中国应该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 国外有学者做了详细的研究,把中国出口商品的种类做了划分之后却发现,中国企业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和资本含量,数倍于中国现在收入水平的国家的标准,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出口真正劳动密集型的产品,也就是说违反了基本的比较优势贸易理论。 中国可能完成的是资本密集产品的劳动密集部分,比如iPhone的组装。 其次,现在有所谓的"新新贸易理论",认为在同一产业内,因出口企业要承担较高的固定成本,在海外市场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因此,能够成功出口的企业通常生产率水平较高。也就是说,"新新贸易理论"认为效率低的企业不出口,效率高的企业先占国内市场然后再出口。 但最近有研究发现,中国企业的出口行为跟这个理论正好相反。中国制造业部门数据分析显示,行业内参与出口的企业其生产率水平与非出口企业相比更低。比如每个工人的销售额,中国的出口企业是不出口企业的91%,美国、德国、中国台湾地区都是出口企业的效率比不出口企业的效率高好几十个百分点。 这点很有趣,如有文献引用就好了。 更奇怪的是,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其主要市场在国外,基本不做国内市场。这与世界上大多数贸易大国的情况迥然不同。 具体来说,在美国的出口企业中,外销产量为总产量10%以下的企业占了66%,德国为50%,而中国的企业要不就不出口,要不就基本上全出口, 其中近40%的出口企业其出口比例超过90%。即使去掉加工贸易企业,还是会发现同样的规律。中国企业的出口行为直接与国际贸易实践及新新贸易理论相悖。 中国企业出口行为有悖于国际贸易理论,原因在于中国的经济实际与这些理论的基本假设相反。这些理论往往假设开拓国际市场难于国内市场,而中国正好相反。对于很多中国企业而言,开拓本土市场可能难于开拓国际市场。 所以,虽然国内潜在的消费需求很大,虽然这个潜在的市场就在身边,但中国企业面对开拓国内市场的高额成本和风险,只能望而兴叹,转而开拓国际市场。 开拓国内市场四大困难 对于很多中国企业来讲,内贸比外贸更难做。原因在于,国内市场环境不够健全完善,市场一体化程度低于国际市场, 市场整合程度低,国内市场分割,同时市场营销渠道不畅,营销成本高。 这些因素使得中国企业开拓国内市场的积极性不高,使得国内大量潜在需求得不到满足,最终导致内需不足。具体而言,导致内贸难做的原因有四点: 其一,商业环境不完善,国内交易成本高。 良好的商业环境的形成和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目前的商业环境还不够理想。2010年世界银行用商业环境量表(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dex)对183个国家和地区的商业环境进行了测量和排名,中国总体排在第79位,其中保护投资者、税收负担的排名在100名左右,在开始进行商业活动、营业许可等方面的排名甚至在150名之后。商业环境不够理想决定了中国企业内贸的艰难。 其二,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市场进入门槛高。 除了商业环境之外,地方保护主义也是扩大内需的一大障碍。虽然经过二三十年的市场化改革,我国的地方保护主义应该说仍然非常严重。 …

Continue reading »

Apr 07 2011

转载:到底是谁的储蓄过高引起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

到底是谁的储蓄过高引起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 Posted onApril 7, 2011by zuyeye| Leave a comment 根据定义,一个国家的经常项目平衡等于它的储蓄减去投资。国民储蓄有三个来源:企业,家庭和政府。给定投资,储蓄越高一个国家的经常项目顺差越大。所以说中国的经常项目不平衡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总体储蓄率过高。这就是为什么目前有很多关于中国储蓄的研究。 但目前所有的研究都集中在家庭和私营企业的储蓄。这些研究认为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主要是因为家庭和私营企业存款过高引起。这些部门高存款的原因有不同解释,比如金融部门的低效率或者企业和家庭防范风险性的储蓄。比较有名的一些研究可以看宋铮和他合作者在AER上的文章,康奈呢大学的Prasad和他合作者的一系列文章,以及圣路易斯联储文一最近的文章。哥伦比亚大学的魏尚进和IMF的童晖也有一篇实证文章比较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间储蓄率的问题。另外,魏尚进和他的合作者有文章用中国的性别不平衡解释中国家庭的储蓄率以及经常项目不平衡。 这些文章对理解中国的高储蓄率很有帮助,但是他们没有抓住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本质。我在以前的几篇文章中讨论过(链接,以及里面提到的其他文章),真正引起中国从2005以来飞速上涨的经常项目顺差的是国有企业和政府储蓄过高的原因,而不是私营企业和家庭储蓄。中国的经常项目真正快速增长是从2005年开始 。 在上面图中,从2004年到2007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从3.5%上升到10%,增加了6.5个百分点。而在这个时期中国家庭储蓄和企业储蓄率没什么增长,尽管这些储蓄率和其他国家的储蓄率相比偏高。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黄毅(音译Huang, Yi)最近发给我他的一篇关于中国储蓄的文章(文章链接尽管有些文章结论和我的不一致,但我仍然认为这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尤其是出自一个博士学生之手。对于希望了解中国经济的人,建议一读)。文章中的一幅图非常有意思。 在图中我们看到,从2004年以来,中国的家庭和公司储蓄占GDP的比重没有明显上升。相反,公司储蓄占GDP的比例还略有下降。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府储蓄。政府储蓄占GDP的比重从2004年的5%上升到2007年的12%,上涨了7个百分点。这和同期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重上升的幅度基本完全吻合!在这些数据面前你再说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是家庭和企业储蓄造成的,我就真的无语了。 结束语:为什么我认为黄毅的文章很优秀?他的文章并没有用什么很复杂和花里胡哨的模型和工具。但做的是非常踏实的数据工作,这些数据对于我们认识中国经济的帮助要远远高于一个什么花里胡哨的模型。 源文档 <http://zuyeye.wordpress.com/2011/04/07/%e5%88%b0%e5%ba%95%e6%98%af%e8%b0%81%e7%9a%84%e5%82%a8%e8%93%84%e8%bf%87%e9%ab%98%e5%bc%95%e8%b5%b7%e4%b8%ad%e5%9b%bd%e7%9a%84%e7%bb%8f%e5%b8%b8%e9%a1%b9%e7%9b%ae%e9%a1%ba%e5%b7%ae/>

Jun 23 2010

人民币的国际结算

对于中国来说,人民币的国际结算,可能比人民币汇率机制更重要。 在乱谈主权债务中,我谈到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其实并没有那么紧迫,因为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日本,他们的主要债务都是用本币发行的,因此,只要有独立的货币,都可以部分通过本币贬值还进行偿还。 而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外债通常是用外汇结算的,比如美元、欧元,因此一旦发生债务危机,本币贬值,外债的债务负担实际上会大幅增加,比如1998年的俄罗斯债务危机,以及同时期的亚洲金融危机,外债实际负担的飙升是拖垮企业、政府以及金融市场的重要因素。 人民币实现国际结算,是人民币走入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由于中国的贸易份额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体系中的地位也会逐步提高,会成为地区其他国家外汇储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本国借贷的基础货币,这对为未来中国金融体系的建设都有长远的影响。值得慢慢跟进关注。 关于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_部委动态_新浪财经_新浪网.

Continue reading »

Jun 20 2010

人民币汇率改革漫谈

其实还没太想清楚,先乱写这些吧。 ~~~~~~~~~~~~~~~~ 央行趁着周六,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那就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央行鼓捣了半年多,再把周其仁等人搞进货币委员会快三个月,放了无数各种风之后,终于有点雨点下来了。本来原来想的题目是"人民币要不要升值",不过既然升值很可能就要来了,也就不用再问了。现在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改革时机,由于欧元的大幅贬值,人民币币值问题有所缓解,潜在的调整幅度会比较温和。但是不能低估市场上无处可取的资本涌入中国的可能性,央行要对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最好准备。 我个人是支持人民币汇率根据进出口与资本流动的状况进行调整的。但是,并不是说,开始汇率改革就万事大吉,而是机遇与挑战才刚刚开始。下面想了几个问题,试图去讨论一下,有些是逻辑的推演,有些是别人的结论,有些只是猜想。 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会是怎样?对主要货币的趋势会是如何?浮动区间怎么控制? 参考央行的官话,汇改初期,人民币汇率应该还是会按照2005年汇率机制改革的方式,实际上还是比对和美元汇率,在央行有干预的情况下,按照某个小的浮动区间进行缓慢升值,尽量将汇率变化对出口贸易的冲击减到最低。 汇改的目的,最终应该是实现人民比汇率按照贸易比例加权(所谓一篮子货币),实现较大范围内的浮动,甚至完全浮动,有升有降,缓解外部经济冲击对内部经济的影响,解放利率工具,实现引导投资、生产从外需向内需转变。 2.汇改对中国经济可能的影响有那些方面? 廉价的进出口作坊会收到主要的冲击,而已经形成上下游产业链的行业则可以在这样的变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升值对中国制造业的冲击,不会有那么严重。而中国的企业也并不是如此弱不禁风。可以参见这篇博客文章,"居民储蓄从90年代以来基本没变,而国营企业和政府的储蓄从2000年后飞速上升。"实际上是企业和政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赚了一把外快。 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会提高,相当于部分的提高了工人的工资。央行可以减少对流通货币的控制,以央票形式冰冻起来的货币可以逐步进入流通领域,进一步拉动需求。原来专注于生产出口产品的企业会为国内消费者生产产品(其实现在到中关村买东西,就经常会碰到出口转内销的东西),商品与货币同时增加,不一定会带来通货膨胀,而是让普通百姓可以分享到生产力的提高。 用人民币计价的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会减慢,但用美元计价的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加速或不变,也就说,中国创造的实际财富的增长并不会减慢。当然,中国经济的增长会从外需拉动像内需转变,这对一个仍然管制森严,收入分配问题严重的国家是新的挑战。 3.人民币升值会解决中美贸易之间的不均衡么? 实际上,目前的研究结果的结果是人民币汇率的调整无法解决中美之间贸易的不均衡问题。因为中美贸易很大程度是互补的,中国生产的玩具、运动鞋,即使价钱提高50%,在美国生产也仍然并不划算。而且,从汇率到价格之间的联系实际上也并不紧密,也就是说,汇率波动因素,常常由企业通过金融市场上的金融工具来规避,或者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而价格上的反应比较温和。 但长期看,人民币汇率改革会逐步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矛盾,一方面跨国企业会向劳动力更低廉的国家移动;另一方面,中国需求的增加会拉动进口。贸易的平衡,表明中国创造的财富被中国人民以交换的方式享受到了,而不是换了一堆虚拟的金融票据。 4.中国会走日本的老路么? 对汇率改革的一个质疑就是这是美帝的金融战争,而日本的悲惨遭遇似乎也映证了这一说法。 我的观点是,日本悲剧的源头不是汇率升值,而是资产泡沫。房地产与股票市场的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价值的飙升以及破灭,使得日本的企业、银行和个人都陷入了连环套的重重的债务负担之中,而这样的债务负担使得经济陷入停滞。 因此,为了避免日本的悲剧,如何调控资本市场,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因该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5.中国需要在政策上关注那些问题? 减少行业管制。政府要从游戏的玩家推出,而去做政府应该做的工作——提供公共品。 对医疗、教育等公共产业进一步改革。 推动收入分配改革,让工会为工人服务。 面对即将汹涌而来的热钱,如何避免资产泡沫是个大问题。加征房产税,进一步推动中西部城镇化进程可能会有效。 下为央行通告原文:

Continue reading »

Mar 18 2010

两个坏小子,德国+中国

作为世界上两大出口国,两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在经济危机中显得格外惹眼,被Martin Wolf称为Chermany,“两个坏小子”。 中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更坏一点,因为好像他抢了所有人的饭碗。不过在欧元区里,德国也同样是一个坏小子,他对其他欧元国家,有持续的贸易顺差,是希腊的大债主。中国和德国的辛勤劳动、积极储蓄,似乎都变成了坏事,问题在哪呢?我的答案是货币联盟惹的祸。 这里有两个货币联盟,欧元区16国自不必说,人民币绑定美元也形成事实上的一个货币联盟,两个货币联盟大有不同,但一个关键点是,两者内部国家间都有巨大的不同,消除了汇率这个调整的机制,消除这种不同,任重而道远。在欧元区,货币的整合背后面临的是地域、语言、文化的不同,这些不同使得劳动力的流动大为落后于资本的流动。 有些国家富裕、生产率高,增长快速,有些国家落后些,增长的慢,这种差别,本来可以通过汇率变化反映出来,生产效率高的国家币值升值,多消费一点;生产效率低,增长慢的国家,币值贬值,少消费一些。但统一货币后,由于工资、价格的粘性,以及落后国家很容易得到信贷,这种潜在的差别只会越来越大,外国消费品充斥市场,本国的制造业只会继续萎缩。直到有一天,借钱消费的发现已经无法继续借贷了,就发生了“金融”、“主权债务”等金融危机。 在欧洲,德国是大债主,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是透支消费的可怜虫。在中美之间,中国是大债主,美国是透支消费的“受害者”。在这样的比较中,美国还比较幸运,起码还可以通过提高关税或让人民币升值来解决问题。而对于欧元区,德国制造业的强大,让其他国家只能通过通缩来解决问题。另外,欧元的持续升值,实际上反映了汇率机制平衡商品市场的巨大作用,当然,也同时带来了欧元区内更加的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