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资产泡沫

Jul 13 2011

一个利用期限结构(term structure)的货币政策实践

抑制通货膨胀预期的政策选择通常是提高利率水平。但是在有资本流入(热钱)的情况下,提高利率会扩大国内外的利率差,鼓励更多的资本流入,也许反而无法抑制通货膨胀。这是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保持极低利率水平下,世界上许多国家央行面临的货币政策困境。 土耳其央行的一个金融实践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实证经验。土耳其央行在2010年末,为了抑制资本净流入带来的通胀压力,采取了相反的政策实践,他大幅降低了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的借入利率(Borrowing rate),从5.75%大幅降低400个基点到1.75%,也就是说,如果金融机构有额外的流动性要短时拆借给央行,收益率不足2%,而央行的借出利率(Lending rate)则保持在了9%的高位上,基本和通胀水平一致。通过扩大借入、借出之间的利率波动空间,央行希望能够增加市场上交易的到期时限,也就是鼓励长期的借贷交易而抑制短期资本的投机,当然,仅通过利率工具是无法实现这一目标的。 几乎与此同时,土耳其央行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准备金率(货币数量工具),从去年9月至今,短期存款的法定准备金率已经从5%提高到16%,而在今年一月,一次就把准备金提高了4个百分点。而且,法定准备金率和资产的类别和到期周期有关,短期债务的准备金率高,而长期资产的准备金率要低得多,超过一年到期的资产,准备金率水平只有5%,并对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停止付息。这样的法定准备金要求大幅增加了金融机构持有短期高风险资产的成本,鼓励其能够按照自身的资本充裕率来调整资产结构,减少短期的投机操作而进行较长期的投资。 制定这样有针对性的货币政策,使得不同到期时限的资产在市场上产生不同的利率回报,形成对应的收益率曲线。高准备金要求和低央行利率抑制了金融机构短期套利的冲动,而较高的市场短期利率水平抑制总需求,有助于控制通货膨胀,也保障了普通储户的利益。而较合理的长期利率水平有助于鼓励长期投资,稳定经济增长。 虽然这样的一个货币紧缩政策也遭遇了批评的意见,但我觉得针对特殊的情况(通货膨胀,资本净流入,经常账户赤字),结合准备金工具和利率工具利用时限结构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是可供参考的一个实践。而PBOC应该能从中吸取一些有益的经验。

Dec 23 2010

货币乱象

兲朝大国,富有四海,气象万千。自番邦归乡之学子,耳濡目染帝都之风物,细数街头巷尾之闻,以记叙华夏之昌荣。 慷慨的银行 最近,我爸说要搞某银行的某贵宾卡,说是能享受机场登机服务,甚至还可以优惠到医院挂号。心中有点奇怪,提供这些服务可并不便宜啊。 我妈跟我说,她今年运气颇好,在某银行存存款,取取钱,居然中了两次奖,百十块的手机充值卡,虽说不值一提,但也让人高兴不是。 表姐前天收到一袋大米,据说是某地区银行的积分奖励。 任何事在一再二,不能再三,全家中奖就不是运气的问题,而是银行的问题了。依稀记得,以前上课的时候有老师讲,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中央银行规定最高存款利率的时候,如果市场中的机构需要更多的存款,那么形形色色的中奖、积分、返点就会层出不穷,把货币利率转换成实物利率。更高的利率就代表更高的存款,然后更多的贷款,增加货币供给,也就部分的抵消了央行的政策。在网上稍微查了一下,这个事今年年初和年中就被报道了两次,但是市场是强大的,而行政监管是收效甚微的。 http://money.sohu.com/20100128/n269885990.shtml http://money.163.com/10/0713/14/6BFQKEMO00253B0H.html 影子金融机构 北京的商业气氛是越来越浓了。在餐厅上厕所,闲时无聊就瞄两眼贴在墙上的笑话或者是广告,一个金融公司似乎在各大餐厅的厕所里投了不少广告,"1万-1000万贷款,1-3个月,京户房产抵押,当日可取"甚是吸引眼球,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房产抵押再融资么。 亲戚的亲戚的一个亲戚(总之就是八杆子打不太着)在内蒙古参股搞了一个小额信贷公司,名义上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发放小额贷款,但似乎实际上是一个金融公司,吸收资金,发放贷款,利息还不低,据说年息甚至能达到30%。 房产抵押再融资(refinance)和信贷金融公司都是所谓金融创新的产物。房产抵押融资在由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泡沫引发的金融危机中,都起到了相当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是日本80年代末还是美国的次贷危机,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在地产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对房产进行再融资是非常方便稳妥的融资手段。100万的一处房产,如果市场价值已达到150万元,且抵押贷款的利率很低(风险小),那么,找金融机构再进行一次抵押,融资150万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仅可以迅速还清初次的贷款,从而获得房产,得以抵押给金融机构,剩下的50万,可以再购买2套房产进行投资或者消费。这就大大降低了"炒房"的资金门槛。 信贷金融公司,无论名义上是私募债券,还是合伙人筹资,本质上都是吸收资金进行信贷。而由于这些资金不是储蓄,从而避免了对商业银行的许多监管,央行的所谓准备金率和资产充足率都难以适用,更不必说许多是处在灰黑色的区间的。这样一来,央行控制货币供给的政策,在这里部分的失效了,不是存款就没有存款保险,也没有法定准备金要求,当经济上升期,信贷需求旺盛,小额信贷是高风险,高收益,资产增殖迅速。但是一旦出现拐点,出现"挤兑"性的债务追缴,大量的此类金融公司可能会面临问题。中国对此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还是很严格的,经常把人以"非法集资"之类的名义抓起来。但目前看,监管是越来越困难了。不知道还有人记不记得不久前被杀的亿万富警夫妇,他们现在的主营业务就是放贷。如果警察都在搞金融公司,谁能去调查与监管呢? 央行的两难 极低的储蓄利率,极高的法定准备金要求,僵化的信贷额度,绑定美元的汇率控制勾画出了货币政策的大轮廓。 低利率的直接结果就是, 低存款回报以及存款意愿,商业银行争相提供非利率回报吸收存款。 低贷款成本,高贷款需求,信贷资金推高资产价格。 高准备金率, 抑制了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银行需要维持较大的存贷款利差还保证盈利。在夹缝中生存的银行,其实也面临未来政策变化的影响。实际上,准备金率的控制应该是收效甚微的,否则也就不需要规定信贷额度来进一步控制货币供给了。 信贷额度控制, 抑制了银行的信贷量,为了盈利,银行不仅要维持高利差,还要决定贷款给谁,低风险,高收益为最优。 资金流向低风险的资产,或者是政治风险低的资产,国企、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产抵押贷款。 其中不知多少又通过土地与期房预售,又流入了房地产市场,推高资产价格。 绑定美元的汇率政策, 出口顺差带来的是货币被动发行,国内利率过低则使得央行的对冲操作越来越困难(发行央票)。 如果提高国内利率,则热钱的涌入将难以避免。 但是,目前观察到的表象反应,央行的种种调控措施都是以一种扭曲代替另一种扭曲,而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各种绕过监管的情况越来越多的发生,金融机构的行为开始从地上转入地下。 央行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些情况,很难理解为什么他选择推迟加息,也许这说明背后的情况有多么的恶劣,目前想到以下几点: 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可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一旦利率上升,可能有大量的违约发生。 国内外的利差会引发大量的热钱流入,恶化货币供给。 央行本身是人民币的最大借贷方,无论是对存款准备金付息还是对央票付息,利率变化对央行的经营有直接的影响。 地方政府、国有企业难以承担高利率。 我预计,明年的宏观经济可能同时出现外需疲软,产能过剩的需求冲击。以及国内原材料、能源价格上涨、农产品上涨、资产价格带动的服务业价格上涨,也就是成本推动的供给冲击。经济中可能一定程度上会出现"滞涨"的现象,也就是通胀处于高位而经济增长放缓。在这个情况下,央行对于加息会更加谨慎,猜测最多加息1-1.5%。但是,货币乱象已经形成,如果不果断调整利率,抑制资产价格泡沫,日本和美国的前车之鉴尚未走远。何去何从,不妨拭目以待。

Nov 17 2010

经济危机的经济学

由于快到期末了,要把手头借图书馆的书在回国前翻一下,然后还回去,不能白白在家里积灰啊…… 今天在看的一本书是克鲁格曼同学在一篇书评《The Slump Goes On: Why?》里推荐过的Richard Koo同学写的《The Holy Grail of Macroeconomics: Lessons from Japan's Great Recession》,我顺手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位老兄,觉得他的观点挺有意思的,对理解日本经济以及处理经济危机,有不少启示。 日本经济停滞有若干目前经济学理论难以理解的特性,在不同的专家的建议下,日本在过去的20年中,几乎尝试了所有的宏观政策手段,货币政策:低利率、零利率、数量宽松;以及规模空前的长期财政刺激,目前日本政府的债务大概是GDP的两倍,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这些医生每个都是满身的头衔,振振有词,款款而谈,而下的也都是猛药,可惜日本经济却不见起色,蹒跚而行,货币投放量不小,可是通胀看不到,通缩的紧箍咒倒是压得头疼,Carry Trade让投行们赚了个钵满盆满。日本企业的产品不是卖不出去,而是全球大卖,特别是借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大赚特赚,外汇储备堆满了仓库,可是国内消费就是低迷。 按照Koo同学的解释,日本的危机实际上是资产负债表危机,也就是说由于资产泡沫的破裂,企业的负债不变而资产缩水,实际上是资不抵债,但是企业的运转仍然正常,有健康的现金流,因此,企业经营者最合理的操作就是用现金流来偿还债务,这在微观上是最优的策略。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私有部门都在偿还债务,就没有人借贷,因此,货币政策就失效了,即使利率水平非常低,因为没有借贷的需求,经济仍然低靡。当私有部门忙于修复脆弱的负债表,唯一可以避免经济陷入深重衰退的部门就是政府,持续的经济刺激以及不断上升的政府债务是最终的选择,而在这个情况下,政府支出并不会有对投资的挤出效应,因为私有部门的投资不足。 这一理论不仅可以用于理解日本的经济困局,还可以和29-31年大萧条进行类比,因为大萧条也是由资产泡沫引发的,而现在美国、欧洲正在经历的后金融危机时代,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视频地址: 墙外:http://www.youtube.com/watch?v=6k0_a1JS5hU&NR=1 墙内: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zMzE4MTcy.html 一个可以参考的演示文档下载: http://ineteconomics.org/sites/inet.civicactions.net/files/INETOS-KooPresentation.pdf

Sep 29 2010

黄益平:中国错误总结了日本的经济教训

讲的还是不错的,起码日本经验那部分值得看一下。不过他货币主义的倾向比较重,至少农产品价格上涨,我不完全认为是货币数量论在起作用,产业结构调整,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相对价格的变化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不过他对政府的政策困境看得还是比较清楚,至少说中了房地产泡沫的关键是利率、利率、利率。抑制需求、行政调控的作用都是水中捞月。 视频地址:http://money.163.com/special/zfhuangyiping/

Continue reading »

Jun 26 2010

趣读数据

昨天在琢磨金融压抑的时候,去IMF的IFS数据库上查中国的储蓄数据,只有利率的数据,于是又转战央行的数据库,不得不说央行养的那帮人实在是太烂了,居然都没有时间序列数据的下载,只能一年一年的自己查,花了点时间。我只是看了一下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的状况,从1999年12月到2009年12月。房价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居然其中还莫名其妙少了一个月……不过,还是有几个挺有意思的现象来分享一下。 图1:企业存款、居民存款、流通货币的与上月的变化率 上图中,流通货币的增长率有着明显的周期性,每年一月流通的货币量会有大幅增长,我猜测应该和春节假期,回乡过年,以及企业的年终奖金发放有关,与而对应的居民储蓄与企业储蓄也有对应的变化趋势,居民储蓄大幅增长而企业的储蓄减少。 图2:存款变化,房屋销售价格变化,存款准备金率 企业存款在年初都要周期性的减少(年终奖金)。在2006年之前,居民储蓄增长与企业储蓄增长基本保持一致。 从2005年末到2007年末,居民存款增速显著下降,特别是定期存款增速锐减到负增长,此时,中国股市正经历从1000点疯长至6000点的大牛过程,无论何种原因导致了初始的上涨,全民炒股,存款搬家的过程无异于是对这次股市长红过程的最强有力的支撑。 同时期,企业存款的高增长,可能反映了资本市场的繁荣以及融资渠道的畅通。 全国房价在2007年的迟迟启动,也许反映了房屋销售是股市繁荣的副产品,而不是这次繁荣的主角。 央行对这次经济过热的药方是提高存款准备金,降低货币乘数。股市泡沫增速的后继乏力,在央行打压之后,终于重重的跌倒。我们看到的是,存款,特别是定期存款的高速增加。而同期,由于信贷的紧缩,企业存款与房价同时走低。 2009年春节后,紧缩的信贷使得房价跌到谷底。而央行为了配合4万个亿救市政策,在此时放弃了近3年内货币紧缩的果实,放松了信贷。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与其说是放开货币乘数,不如说是一个信号,放开了窗口指导之下的近似于行政管制的贷款配额。 企业存款在2009年三月启动的急速增长是对这次信贷大跃进的最直接的写照。而房屋价格的应声而起,也似乎表明的这部分资本所前往的目的地。房价是这次繁荣的主角,持币观望的居民闻风而动,存款再次搬家,居民储蓄增速的大幅回落与企业存款的高速增长,似乎推动了房地产泡沫的迅速膨胀。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不差钱,地王层出不穷,似乎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另外,这里使用的是全国的平均价格指数,对于部分热点地区,波动可能会更为剧烈。 数据结束于2009年,从各条曲线的走势来看,这场大战可能会继续到2010年末,2011年中。而从企业与居民储蓄率此消彼长的变化趋势来看,这次大战,应是个零和游戏,没有胜者。愚钝如我,还是租着房子,搬个小板凳,继续围观吧。

Jun 25 2010

一个关于财富转移的逻辑

最近看了两篇文章,分别是郭凯的《通胀来临?》以及光华的客座金融教授 Michael Pettis 的《China: where's the inflation?》,两个疑问句结尾表明了他们的态度,那就是高通胀时代未必会到来。他们都提到了金融压抑(Financial Repression)的作用。 所谓金融压抑,指的是中国现有的一个扭曲的金融银行体系,低利率使得储户的收益很低,而政府、企业因为贷款利率也较低,有旺盛的投资需求,实际上,这是一种对借款人的补贴。因此,能获得贷款的人就在资源分配中占有了优势。央行实际上是人民币发行者,也是最大的债务人,因为为了回收流通中的人民币,央行像商业银行大量发行央票,而低利率保证了央行进行这种操作的低成本。 我想,那么在这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中国经济发展中,应该发生了以下这一系列财富的转移。 低估人民币拉动外需,实际上是补贴了外国的进口商以及消费者(较强的外汇购买力)。 强制结汇,以及出口退税,补贴了本国的出口商(出口订单变得有利可图),收结的外汇账款有较高的购买力,也就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工人收到工资,存入银行。由于较低的利率,使得工人实际上在补贴借款人。 强制结汇发放的人民币使得经济中有通胀压力,央行通过像商业银行发行央票回收货币,支付利息,央行有维持低利率水平的需要。为了控制货币乘数抑制通货膨胀,央行也大幅提高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并且制定了贷款配额。从而把大量货币冻结在了央行里。 银行贷款成为紧俏商品,只有特权阶层才能够获得,比如政策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国有企业,资金的流向集中向小的几个领域,带来产能过剩与资产泡沫。 储蓄的低收益与资产价格的高增长,使得一般劳动者的财富状况恶化,消费低靡,需求不足。 资产泡沫本身,支撑着金融机构的负债表,消耗着剩余的产能。资产泡沫的破灭,可能会带来部分家庭财富缩水,银行坏账率增加,产能过剩加剧。 人民币升值,并伴随央行适度升息的紧缩政策,也许有助于抑制产能的继续增加,逐步回复利率的价格作用,终结资产泡沫并提高劳动者的实际收入。经济硬着陆可能无法避免。 因此,我认为《通胀来临?》的判断是有道理的,解决问题需要釜底抽薪。

Continue reading »

Apr 15 2008

也聊聊股市、楼市与政府行为

股市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经济的人是不炒股的,因为股市更多的是一个心理与信息的战场,而不是理性人的决策之地。历史上著名经济学家中,能在投资中发财的也就是凯恩斯大叔啦。具体到中国股市这样一个远没有成熟的市场,大涨与大跌同样危险。熊市之时,股民资金被套牢,固然是损失了国民财富。但当牛市大涨之时,每月20-30%的增长幅度,令一切其他的投资渠道黯然失色,在国际热钱的带动下,"存款搬家"使得大量国民创造的财富进入股市,脱离了投资价值而转变为投机行为的股市泡沫不断膨胀,终有一天到达某个临界点,汇市升值结束,经济快速增长结束,国际游资离开,股市泡沫破裂,大盘急转直下,投资者陷入恐慌,十数年间辛勤积累的财富被资本大鳄卷走,企业破产,投资者破产,而带来整个经济的倒退(日本泡沫经济破裂),这才更是给他人做嫁衣。     因此,去年在讨论到股市的问题时,股市的上涨是一个公共的预期,但是潜在的危机却是上涨与上涨的预期会推动股市中的非理性投资。因此,需要担心的是何时、在何种条件下,股市泡沫会破裂。如果国际的金融条件与内部的平衡可以维持一个长期的高速增长,比如日本股市80年代的狂飙突进,当美梦终结的时候,却发现10年光阴,10年劳作,都成为一枕黄粱,而财富流到了有准备的资本手中。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北京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那么,所有的政策导向应该是制造股市的波动,影响投资人的行为。北京确实是这样做的,但实际上,这样的政策几乎都收效甚微。没想到国际金融环境的风向在2008年岁末变了,美国的房地产次贷风波席卷全球(我都有点怀疑是我党捅出来的消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利滚利的钱,就要利滚利的还啊……结果就是,金融机构惜贷,游资银根吃紧,投资人信心不足,中国股市跌回原形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不过应该游资们已经是满载而归了……这就是经济的力量,我们不想给,可是你不得不给。所以,股市在中国经济中,还远远谈不上核心,中国金融机构还远没有成熟。   楼市     06-07年房价的飞涨实在是让人有点目不暇接,实在是天朝目前最让人无奈的现象。从供给方看,房地厂商囤积居奇,追求暴利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另一方面,国民财富积累推动的城市化进程,大量人口涌入中心城市,高校扩招,大学生留在城市就业,进程务工者寻求一个安身的小家,中国人"安居"的思想,民间资本的推波助澜,都在短期内推高了房价。而房价上涨的事实又建立了房价上涨的预期,更促进了房屋的销售、房产的投资,使得价格可以继续上涨。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异常增长,目前的房价已经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在这样一个高位下的需求已经达到饱和,我认为在这个价位会保持一段的稳定。然后,如果房地产商的资金链问题暴露出来,那么房价的崩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只要房价出现明显的下跌趋势,那么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购房者,都可能会改变其对未来房价走向的预期,进一步改变投资行为。投资人可能会出售现房套现,而购房者尽管增加了购房的期望,但同时可能会有进一步观望的趋势,如果无法实现短期的均衡,即供给需求均衡,以及恢复房产企业的资金链,那么继续的走低就无法避免。而木桶的承载量是由短板决定的,同样,房地产商可能的疯狂是由资金链最薄弱的小投资商决定的。其实这个也很危险……     不过这都很不完整,还需要数据,用事实说话。   政府的进退维谷     面对物价的上涨,一个很自然的要求就是政府进行价格管制。但是,很明确的,我坚决反对进行价格管制。市场经济告诉我们,价格管制解决不了问题。     比如就农产品价格而言,你管住了玉米价格,农民就会去种小麦,然后你就也要管小麦价格,但是大家还可以种棉花,最后的结果就是什么都要管。但是你都管住了(50年代实行统购统销),可能农业生产就无利可图了,农民可以让土地抛荒,不干活。你要么逼农民干活(人民公社化),要么就要压低农资产品价格,农业机械、农药、化肥、种子、饲料……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永远没有尽头。     除去价格管制,政府应该干什么呢?很简单,干政府应该干的事情,我在N年前的文章中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具体而言就是:(1)维护公平的底线,(2)解决外部性,(3)维护、改进市场规则。     好心不一定能够办好事,而很多挂着美丽名目的坏事就是这样干出来的,经济有自己运行的法则,他基于人贪婪逐利的本性,道德在利益面前只是一块遮羞布。所谓的"经济适用房"就是这样的一种制度。政府补贴而按照商品住宅标准修建的限价住宅,似乎是一种物美价廉的商品。但是,不要偏离,政府的这项政策是要解决人民大众的住房问题,而不是解决所谓的中产阶级的住房问题。即使"经济适用房"按照目前商品住宅的半价销售,我仍然不认为真正社会底层,每月靠出售劳力,拿微薄工资,渴望一点爱,梦想着可以有一个家的人,能够拿出这笔钱来购买这样的住宅。因此,谁会买这样的住宅呢?首先是具有一定收入的人,但是很有可能,他们有购买的能力,但却不符合购买的资格(因为目标人群是属于城市低收入者)。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宁愿付稍高的价格(仍低于市场价),来获得这样的住宅,因此,这部分额外的支付意愿,就转变成了寻租行为。然后我们就观察到了,各种假证明的涌现,代人购房,甚至是公务员的腐败(比如修改规划变成大户型更好卖),于是,这样的商品房根本流不到目标人群的手中,却创造了无谓的交易费用。     这是国人的一个误区,只有拥有产权,才能够算是自己的居所。客观上,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每个经济人的决策周期确实很短,因此甚至房屋的租、卖变化也是随时变更,租房确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很麻烦。但是,如果政府可以引导建立相应的法规体系,规范租房制度,租房会慢慢成为一个选择。这种规则保护的不是交易中的一方,而是双方。以蒙特利尔市的房租法规要求而言,租期的长短(通常是一年),长租约的保护(连续超过3年的租约,房东不能轻易终止),房租上涨的额度(1-3%),房租的支付方式以及各种责任……当然啦,这个并不符合国情,不过这样的制度是合理的方向。        针对真正社会底层的人,提高工资是不靠谱的建议。工资是市场均衡的结果,目前产业工人的低工资固然是因为没有工会的斗争,社会保障千疮百孔,也是因为这个价格对应的是农业的收入,如果工资上涨,就会继续有劳动力进入劳动力市场,直至新的均衡。真正解决路有冻死骨的问题,只有廉租房制度。廉租房需要很残忍,户型要足够小,使得有钱人不会惦记,在这个基础上,价格要足够低,使得真正的穷人能够承担。而这样的低收入聚居区,又会产生新的社会问题,比如青年的成长,教育的环境,上升的渠道,就业的前途。现代社会的城市化进程,这才刚刚开始。

Apr 06 2008

关于通货膨胀

Quote: 人民群众曾经以为故事的主角是一头猪,听着听着于是跟着讲起来,讲着讲着却发现故事只是从一头猪开始的,主角其实还有很多,多到大家记不住名字:鸡鸭鱼,牛羊蛋,方便面,食用油,连小餐馆墙上的盖浇饭也被老板贴上了调高的新价签。 有"权威人士"分析认为,CPI的上涨几乎都是由农产品和以农产品为原料的消费品价格波动引起的,"剔出食品价格因素,其它领域的的消费品价格上涨的涨幅不超过1%"。当然,根据中国国情,这个物价指数的统计是不包括居民最大的消费支出——住房的价格的。 ——某人签名档 通货膨胀是对内的掠夺——马克思。   无人不晓的CPI指数 昨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俺娘居然问我这边物价如何,我说好像涨了点,然后我俩居然聊了聊国内的物价,CPI指数以及退休金等问题……娃哈哈。也没找到数据细细的研究,就随便基于一些现象说两句吧。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先假设一把。其实去年猪肉、食用油价格上涨的时候,就和Tang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我们就预计到潜在的持续通胀的可能性,但是也没有预料到会如此集中、快速的暴露出来。 通货膨胀的双刃剑 弗里德曼说:"通货膨胀是一种普遍的货币现象。"这种现象的具体表现是普遍的商品价格上涨。就2008年1-2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暂且相信之),价格上涨的动力还集中在农产品与能源,而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表明,还有潜在的物价上涨的空间。但是,我们大可不必太过担心,高通胀是对中国经济的又一次挑战,而不是什么世界末日。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93-95年,中国出现过超过15%的年通货膨胀。   价格上升的原因     既然通胀是一种货币现象,那么第一个观察的角度就是政府的货币政策。从货币经济学的角度,目前正在发生的通货膨胀有如下几个因素, (1) 1998-2005年之间实行的对美元的固定汇率政策,以及接下来的缓慢升值; (2) 同时期持续的经济高速增长; (3) 2003年后美元的持续快速贬值。 固定其他因素,只考虑(1)和(3)的结果就是人民币相对主要货币政策性的贬值,带来的是出口的大幅增长,推动了(2),拉动了就业,也同时产生巨额的贸易顺差,而05年汇率改革后,人民币的持续升值预期,带来了更多的外汇投资。 高就业与经济增长产生了财富效应,就是工作的阶层获得了更多的名义货币收入;而贸易顺差与外汇投资使得央行进行被动的货币投放(外汇必须换成人民币才能进行投资、消费)。于是大量的货币就进入了市场,通货膨胀无可避免。 从商品市场的角度看,由于美元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贬值,原材料价格、能源价格上涨,而技术进步使得生物燃料对矿石燃料的代替拉高了农产品的价格,于是,我们就面对着生产成本的上升,最终会转到商品价格、人力价格上升。而农产品的价格上涨,我个人认为农村劳动力的空巢效应应该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综上,我的观点是,本轮物价上涨无可避免,而且将持续一定时间。   通胀的影响 先说好处: (1) 由于名义工资具有一定的价格刚性(只升不降),因此通胀实际上降低了实际工资,这使得工资具有了一定的弹性。有助于稳定就业——不至于有个风吹草动就要裁员。 (2) 鼓励投资,因为持有货币(纸币)实际上变得很不划算,因此,鼓励了各种投资行为,加快了资本的流通。 (3) 货币幻觉,作为个体厂商很难判断短期商品价格的上涨是由于通胀还是由于商品的短缺,会自然而然的增加生产,推动了经济的发展。   缺点也同样明显: (1) 增加经济活动中的不确定性,难以预测的未来价格水平,增加了交易中对价格谈判的难度——实行维持一定通胀水平的货币政策; (2) 低收入、领取固定工资(养老金、奖学金)的人遭受损失,他们的收入实际减少了,增加了收入的不公平; (3) 工薪阶层支付"通胀税",因为名义工资随通胀调整,而税收的累进标准短期不变,上交了更多的收入税——这终将推动建立个税标准定期调整的制度;   适度的通货膨胀(比如2%)有助于经济的健康运行,而通货紧缩不利于经济发展(如日本经济),而过快的通货膨胀(超过10%)也将较严重的影响社会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