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金融

Jan 11 2012

存贷比75%是问题么?

网易做了一个专题,援引央行官员的一本著作,认为存贷比上限设定为75%,是不合理的,是滞后的,导致了银行争储和贷款不足。所谓的法定存贷比真的是一个问题么?稍微看一点数据就知道似乎根本没这么回事…… 锐色齿曰:存贷比75%上限对存贷款总额变化不构成约束,外汇占款的变化趋势和存贷比变化趋势有一一对应的关系。实际上是外汇占款大幅挤占了贷款额度,与网易原文逻辑相反。 简析如下: 粗略的看一下央行的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按部门分类),统计了所有人民币的存贷款情况,使用“各项存款 Total Deposits”作为存款总额(商业银行内应不计政府存款,此处忽略),使用“各项贷款 Total Loans”作为贷款总额,可得下图:99年末贷存比是86%,之后持续减少,到2009年末是67%。从图上看,所谓75%的存贷比上限在数据区间内不构成影响要素。 什么因素可能影响存贷比的变化呢? 一个直接的想法是总体上不断提高的存款准备金率(上图右侧指标)。易见远在准备金率调整之前,存贷比已形成长期下降的趋势,而06-08年之间的准备金率调整,对这一趋势的影响微乎其微。 准备金率的调整应对的是不断增长的外汇占款,计算外汇占款和存款总额的比值(上图绿色曲线),可见外汇占款比例与存贷比变化有较强相关性,可能是主要的影响因素。 再看原文提到的发达国家经验,下图是美联储发布的美国储蓄性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不得不说人民银行的数据发布做得太烂了,提供一个下载接口很难么?)。原文引用110%存贷比数据实际上是错误引用了信贷(Credit)存款(Loan)比值(下图中蓝色曲线),这一数值在99年底和07年底(两次金融危机前夜)都超过了130%。与存贷比对应的统计口径应该是总贷款/存款比(下图红色曲线),在金融危机前夜都超过100%,而长期均衡水平应在90%甚至更低。

Continue reading »

May 22 2011

“金融创新”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ontinue reading »

Oct 30 2008

读书札记——The new paradigm for the financial market by George Soros

这本书是远在袋鼠国的Bill同学强烈推荐的,于是就从隔壁图书馆借了出来,花了一个多星期,大概通读了一遍,有些不成熟的想法,大概也不拘泥于书中的内容,随便写写啦。   总的来说,索罗斯同学的这本书,写得还是比较浅显易懂的,书的框架很清楚,他老兄对金融市场的观察当然也是非常有深度的啦。不过他尝试建造的这个理论的核心观点——"易出错","测不准"确实离成熟还相去甚远——无法定量,无法证伪。 索罗斯的这个理论的基本内容大致有以下几点: 1. 社会科学不应该模仿自然科学的研究范式。因为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自然规律是相对稳定不变的,而且可以通过实验来对理论进行证伪(这基本上就是波普尔的观点)。而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人类社会,或者是人的行为规律是随着人的认识不断变化的,而且很少有能够进行可控实验的可能。 2. 人对外在条件变化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因此可能"测不准",而人们会倾向于过度的使用之际的知识,而这种有误的行为,又会反过来改变事物变化的趋势,使得"差错"更大,而反过来人又会做出进一步的行动,而这个交互的过程就是他的理论核心,反身性(Reflexivity)。这个动态的演化过程确实很重要。 3. 经济学假设市场有完备的信息,而且会向均衡点靠拢,是大错特错。即使放松了完备信息的假设,诸如理性预期等观点,仍不足以解释真实的市场行为。因此,20世纪20年代以来的金融自由化与全球化是错误的政策。 4. 金融市场中,每个人都是按照这个反身性理论来不断转换自己的角色,人们对自己的行为有自我强化(self-reinforcement)的作用,因此会不断的出现金融泡沫-金融危机(bubble-burst)的更替。   这个理论谈到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来简单说说,然后顺便"无力"的给经济学家辩解一二。 我的基本观点是,金融市场完全不同于实物交易的市场,这种虚拟财富的交易具有独特的机制,传统的均衡理论并不适用。现在较流行(其实就是我想到)的两种研究金融市场的方法之间有难以调和的矛盾。 1) 首先是经济学理论范式的局限性。除去上面说到的社会科学共有的困难,缺陷。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本身,也有其局限性,那就是绝大多数时候,考虑的都是封闭的、静态的问题,只能在假定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关注某一个或几个因素的边际效应。而这一前提假定是否成立,则缺乏有力的证据。 2) 具体到金融市场,这个市场上并没有严格的生产者、消费者的区别,决定一个投资者是"多"还是"空"的最重要的依据是对未来资产价格的期望,当"多空"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市场达到均衡。但是,如果市场受到某个方向的冲击或者由外部的资本流入,那就会改变这个市场的均衡状态。而这个市场上潜在的一个机制就是对冲击的放大,如果价格有上升的预期(无论是企业经营良好的正面消息,或者是外部资金的流入),那么需求就会上升到大于供给,价格就会确实上升,而又进一步强化上涨的预期,这就孕育了金融泡沫。但这样的趋势不肯能永远进行下去,当外部资金或者市场内部转移的资金不足以支撑这样的趋势的时候,预期就会反转,泡沫就会破裂。这就是最简单的泡沫-危机理论。 3) 另一方面,资产是有实际价值的。根据一些定价公式,我们能够简单得出对资产实际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价值,按照简单的均衡理论,那么市场就应该围绕这个价格而波动,而这个价格就是资产的长期价格。 4) 由于部分投资人的偏好是风险厌恶,而且缺乏耐心,那么,市场可能在下降的时期会远远偏离长期价格,因为投资人陷入了流动性陷阱,就是倾向于持有现金,而不论资产的价格如何。市场可能长期偏离均衡,缺乏流动性。也许,通过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可以减轻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融资的影响,但是,这样的政策会投入太多的货币进入市场,一旦市场转暖,流动性又会迅速的增加,进入另一个泡沫。 5) 这样的市场价格与市场价值的分离,使得建构金融理论变得非常的困难。一个简单的两难问题就是,一棵苹果树,终其一生结出的苹果价值100元,但是他的市值价格200元,而且预期明天的价格250元,你究竟买还是不买?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29年大萧条终结了古典经济学的统治地位;二战后30年的政策实践部分否定了凯恩斯宏观经济学;几乎同时期近4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部分否定了国家计划经济的共产主义理论。那么这次金融危机是否又要再次推翻自由主义经济学呢?我认为不会。我们不能简单的陷入非左即右的选择题中。自由主义经济学在维护公平、促进竞争,推动全球化的贸易与经济分工等领域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而且应当能继续发挥指导作用。但自由不代表没有管制,经济行为中有普遍的外部性问题,公共品,如教育医疗的提供,反垄断,控制环境污染,这都需要不同层次的管制,经济发生阵痛,也需要凯恩斯理论来拉动需求,缓和波动。同理,也可以包括金融市场必要的管制,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具体的方式、方法、程度。

Apr 15 2008

也聊聊股市、楼市与政府行为

股市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经济的人是不炒股的,因为股市更多的是一个心理与信息的战场,而不是理性人的决策之地。历史上著名经济学家中,能在投资中发财的也就是凯恩斯大叔啦。具体到中国股市这样一个远没有成熟的市场,大涨与大跌同样危险。熊市之时,股民资金被套牢,固然是损失了国民财富。但当牛市大涨之时,每月20-30%的增长幅度,令一切其他的投资渠道黯然失色,在国际热钱的带动下,"存款搬家"使得大量国民创造的财富进入股市,脱离了投资价值而转变为投机行为的股市泡沫不断膨胀,终有一天到达某个临界点,汇市升值结束,经济快速增长结束,国际游资离开,股市泡沫破裂,大盘急转直下,投资者陷入恐慌,十数年间辛勤积累的财富被资本大鳄卷走,企业破产,投资者破产,而带来整个经济的倒退(日本泡沫经济破裂),这才更是给他人做嫁衣。     因此,去年在讨论到股市的问题时,股市的上涨是一个公共的预期,但是潜在的危机却是上涨与上涨的预期会推动股市中的非理性投资。因此,需要担心的是何时、在何种条件下,股市泡沫会破裂。如果国际的金融条件与内部的平衡可以维持一个长期的高速增长,比如日本股市80年代的狂飙突进,当美梦终结的时候,却发现10年光阴,10年劳作,都成为一枕黄粱,而财富流到了有准备的资本手中。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北京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那么,所有的政策导向应该是制造股市的波动,影响投资人的行为。北京确实是这样做的,但实际上,这样的政策几乎都收效甚微。没想到国际金融环境的风向在2008年岁末变了,美国的房地产次贷风波席卷全球(我都有点怀疑是我党捅出来的消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利滚利的钱,就要利滚利的还啊……结果就是,金融机构惜贷,游资银根吃紧,投资人信心不足,中国股市跌回原形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不过应该游资们已经是满载而归了……这就是经济的力量,我们不想给,可是你不得不给。所以,股市在中国经济中,还远远谈不上核心,中国金融机构还远没有成熟。   楼市     06-07年房价的飞涨实在是让人有点目不暇接,实在是天朝目前最让人无奈的现象。从供给方看,房地厂商囤积居奇,追求暴利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另一方面,国民财富积累推动的城市化进程,大量人口涌入中心城市,高校扩招,大学生留在城市就业,进程务工者寻求一个安身的小家,中国人"安居"的思想,民间资本的推波助澜,都在短期内推高了房价。而房价上涨的事实又建立了房价上涨的预期,更促进了房屋的销售、房产的投资,使得价格可以继续上涨。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异常增长,目前的房价已经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在这样一个高位下的需求已经达到饱和,我认为在这个价位会保持一段的稳定。然后,如果房地产商的资金链问题暴露出来,那么房价的崩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只要房价出现明显的下跌趋势,那么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购房者,都可能会改变其对未来房价走向的预期,进一步改变投资行为。投资人可能会出售现房套现,而购房者尽管增加了购房的期望,但同时可能会有进一步观望的趋势,如果无法实现短期的均衡,即供给需求均衡,以及恢复房产企业的资金链,那么继续的走低就无法避免。而木桶的承载量是由短板决定的,同样,房地产商可能的疯狂是由资金链最薄弱的小投资商决定的。其实这个也很危险……     不过这都很不完整,还需要数据,用事实说话。   政府的进退维谷     面对物价的上涨,一个很自然的要求就是政府进行价格管制。但是,很明确的,我坚决反对进行价格管制。市场经济告诉我们,价格管制解决不了问题。     比如就农产品价格而言,你管住了玉米价格,农民就会去种小麦,然后你就也要管小麦价格,但是大家还可以种棉花,最后的结果就是什么都要管。但是你都管住了(50年代实行统购统销),可能农业生产就无利可图了,农民可以让土地抛荒,不干活。你要么逼农民干活(人民公社化),要么就要压低农资产品价格,农业机械、农药、化肥、种子、饲料……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永远没有尽头。     除去价格管制,政府应该干什么呢?很简单,干政府应该干的事情,我在N年前的文章中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具体而言就是:(1)维护公平的底线,(2)解决外部性,(3)维护、改进市场规则。     好心不一定能够办好事,而很多挂着美丽名目的坏事就是这样干出来的,经济有自己运行的法则,他基于人贪婪逐利的本性,道德在利益面前只是一块遮羞布。所谓的"经济适用房"就是这样的一种制度。政府补贴而按照商品住宅标准修建的限价住宅,似乎是一种物美价廉的商品。但是,不要偏离,政府的这项政策是要解决人民大众的住房问题,而不是解决所谓的中产阶级的住房问题。即使"经济适用房"按照目前商品住宅的半价销售,我仍然不认为真正社会底层,每月靠出售劳力,拿微薄工资,渴望一点爱,梦想着可以有一个家的人,能够拿出这笔钱来购买这样的住宅。因此,谁会买这样的住宅呢?首先是具有一定收入的人,但是很有可能,他们有购买的能力,但却不符合购买的资格(因为目标人群是属于城市低收入者)。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宁愿付稍高的价格(仍低于市场价),来获得这样的住宅,因此,这部分额外的支付意愿,就转变成了寻租行为。然后我们就观察到了,各种假证明的涌现,代人购房,甚至是公务员的腐败(比如修改规划变成大户型更好卖),于是,这样的商品房根本流不到目标人群的手中,却创造了无谓的交易费用。     这是国人的一个误区,只有拥有产权,才能够算是自己的居所。客观上,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每个经济人的决策周期确实很短,因此甚至房屋的租、卖变化也是随时变更,租房确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很麻烦。但是,如果政府可以引导建立相应的法规体系,规范租房制度,租房会慢慢成为一个选择。这种规则保护的不是交易中的一方,而是双方。以蒙特利尔市的房租法规要求而言,租期的长短(通常是一年),长租约的保护(连续超过3年的租约,房东不能轻易终止),房租上涨的额度(1-3%),房租的支付方式以及各种责任……当然啦,这个并不符合国情,不过这样的制度是合理的方向。        针对真正社会底层的人,提高工资是不靠谱的建议。工资是市场均衡的结果,目前产业工人的低工资固然是因为没有工会的斗争,社会保障千疮百孔,也是因为这个价格对应的是农业的收入,如果工资上涨,就会继续有劳动力进入劳动力市场,直至新的均衡。真正解决路有冻死骨的问题,只有廉租房制度。廉租房需要很残忍,户型要足够小,使得有钱人不会惦记,在这个基础上,价格要足够低,使得真正的穷人能够承担。而这样的低收入聚居区,又会产生新的社会问题,比如青年的成长,教育的环境,上升的渠道,就业的前途。现代社会的城市化进程,这才刚刚开始。

Dec 13 2006

期末已过,假期将至~

今天考完宏观,一个学期不经意间就被我混过去了……真的是混,不仅平时没咋学习,连复习考试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其实,混过纸上的考试不难,难的是混过自己心里的考试。 这两天玩了一下《大航海时代Online》,游戏做得不错,场景宏大精致,颇有大作的风范。不过可能是网络游戏的通病吧,游戏的节奏太慢的,常常在庞大的地图里,跑来跑去……让我很不耐烦,而且因为一失足,选了英国,周围的东西一点都不丰富……果然还是北方荒蛮之地阿。 其实吧,真正让我觉得比较感兴趣的是游戏的商业系统,网络游戏的物价系统,能不能进行经济学模型的试验呢?似乎挺有意思的。 In addition, 对Bill的评论,我还有几点想法,我最近一直在思考,跨国的工资水平与生产的关系。一个切身的体会就是,在加拿大,$800的购买力和¥800在国内几乎是一样的,就是温饱(这就是说我呢),但是如果是$1600,那就比¥1600要爽很多了,关键就是奢侈品的价格是基于汇率的,这样发达国家就很占便宜。但是,凭啥? 因为他们生产的东西多——这明显有扯淡的嫌疑,越来越多的东西都是发展中国家生产的,想买点洋货是越来越难,他们凭啥那那么多钱? 因为他们第三产业发达——这个我觉得也是扯淡,服务业就像经济学的笑话,给你5块钱打我一巴掌,再给我5块钱,打回你一巴掌,于是我们就创造了10块钱的2巴掌服务……服务业的发达与否,一方面和大家的无聊程度成正比,其产值也与物价水平息息相关。尽管¥5可以在中国理发,但是理发的服务是不能进口的,于是我要付$10在加拿大理发……如果把同样的服务进行等值定价,那么发达国家的第三产业产值,肯定缩水不少。 想了半天,腐朽资本主义正在创造价值的要素就剩俩了,一个是技术创新(土语叫R&D),一个叫资本市场(Capital market)。我没研究过版权税阿,专利权阿,这些东西对GDP的贡献,不过,5毛钱一张的光盘,微软可以卖到500刀,这MC=MR是咋算的,更多的成本与价值还是在专利与技术创新上吧。 尽管美国鬼子已经想尽办法挖人过去干活,我仍然不能相信4亿美国人都能依靠R&D养家糊口,于是,我觉得,真正养活发达国家的是资本市场,是作为生产要素的资本利得,为发达国家带来最重要(纯属臆断)的财富。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进行生产,销售获利,返回国内进行各种分配。 资本市场的发达,资本要素剩余的重要性,作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立国之本,就表明了传说中的资本密集型行业的发展。而 技术与创新+资本市场,就必然带来一个多元化,充分细化的金融市场与金融创新。投机与套利,其实是市场有效性的体现,正因为存在着投机与套利,才不断的有新的投机者进入金融市场,摊薄资本利润,让资本向更有价值的企业、行业、国家流动。 然后,我就似乎得到了发达国家资本(金融)市场发达的原因,因为这是当代他们之所以富足的原因,而资本逐利的性质也带来了生产的全球化,贸易的全球化、自由化。当然,我不是说发达国家的人民不够勤劳,我只是想搞清楚财富究竟从何而来,又将去向何方。 对中国而言,生产、就业、消费,可能在当前更紧迫吧。